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四十一章 杀人

第八百四十一章 杀人

    这场战斗从来都不是公平的。

    为了不让魔宗逃入南朝,这个渡口周围不知有多少隐秘而强大的北魏修行者到来,以众凌寡。

    然而对于北魏皇帝而言,这场战斗同样不公平。

    因为魔宗无须和他真正的分出胜负。

    魔宗只需要离开。

    魔宗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身负重伤,然而他无法这样战斗。

    因为魔宗可以像受伤的野狼一样躲在某处,暗暗的舔噬伤口,然而他不能。

    身在皇位上,他的每一步都是需要仔细权衡的结果。

    小山般的神将内里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即是为自己,也是为北魏的命运。

    紫晶铸成般的神将瞬间虚化,但他的眉心之中,却射出一条更为实质的光线。

    嗤的一声轻响。

    这条光线如入无物的穿过了浓厚的毒气,打在了被毒气遮掩的天地之中某处,发出了就像是戳破了一层窗纸般的声音。

    ……

    数十个呼吸之后,魔宗的身影在南方很远的地方显现了出来。

    这是一片菜园。

    菜园的不远处就有一片村庄。

    村庄里有些晚归的人还没有吃晚饭,到处还有炊烟袅袅升起。

    魔宗的身上全是血迹,他的脚上甚至沾满了泥泞,看上去十分狼狈,但更为触目惊心的是,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

    随着他的每一次呼吸,这个血洞还在往外流淌着一些粘稠的鲜血,鲜血里,甚至还闪耀着一些紫色的晶光。

    他紧抿着双唇,但是嘴角依旧有血线不断的沁出。

    和当年的很多次濒临死亡而言,今日他对于自己的生命有着绝对的掌控能力,可以说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所以他此时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慌乱和紧张,然而他也心有余悸。

    北魏皇帝的力量还是略微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不知道北魏皇帝最后用出了什么手段,付出了什么样的牺牲,但可以肯定的是,最后重创他的这股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北魏皇帝的境界本身。

    他略微停了片刻,想了想。

    无相环毫无声息的在他身前浮现出来,迅速的缩小,然后落在他额头上的血洞上。

    流淌出的鲜血没有继续滴落,而是围绕着无相环旋转。

    这个黑色的小环就像是他额头上伸出了一只黑色的魔眼,而这些鲜血诡异的变成了无相环上的血线。

    又一股独特的本命气息从他的身体里缓缓的散发出来。

    他的整个身体没有变得虚无缥缈,但是他的气机却和这片天地似乎彻底脱离了开来,哪怕此时有修行者和他隔得很近,在他们的感知里,他也似乎不再存在于这片天地里。

    魔宗继续往南而行。

    也就在此时,他感知到了一股宏大的气息。

    这股气息对于他而言都是神圣而完美。

    他笑了起来。

    他知道那是指引。

    他没有停留,他朝着那片气息散发的地方前行,然后看到了一片湖。

    这是东平湖。

    在他还没有看到那名给他指引的人的身影之前,一个很威严甚至对于他而言都可以用凌厉来形容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廓,“为什么偏偏要选这条线路,我先前希望你走的,并非这条线路。”

    魔宗笑了起来。

    他看向声音发出的方位。

    他看到南朝皇太后负手凝立在一株老藤下。

    这株老藤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它缠绕在一株大树上,却是反而将那株借以攀援的大树缠死了。

    “我没有想到你也会亲自来。”

    他朝着南朝皇太后走了过去,露出些疲态。

    “只可惜我也没有想到北魏皇帝会亲自来杀你,我慢了一步。”南朝皇太后冷笑着说道。

    魔宗走到了她身前不远处。

    他想要坐一坐。

    只是这株老藤的周围,却是连一块好些的大石都没有。

    他叹了口气,便不再挑剔,直接在乱草枯叶的地上坐了下来。

    “你现在最大的兴趣在于杀掉何修行的那名弟子,但对于我而言,他和我并无什么太大的仇怨,最多是阻挡在道路上的一块大石,如果这块大石太大,我难以搬动,我便没有什么兴趣去硬搬起来,那或许就会砸自己的脚。”他开始缓缓的调息,然后看着南朝皇太后说道,“我的兴趣在于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而且像我这样的人,终究还是有些独特的嗜好和执念。我在北魏多年,我想看看北魏那些之前绝对不会对我出手的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当年我是从这里入的北魏,我兴之所至,就也想从这里回南朝。但最关键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你的原因。”

    “我?”南朝皇太后眉梢微挑。

    “对于我这样的人,你当然谈不上喜欢和欣赏。那我剩下的,便自然只有利用价值。”

    魔宗笑了起来,“你要和我合作,我自然要让你看到有足够的利用价值,我能够这样走到你的面前,应该是最好的证明。”

    “你不止两件本命物。”

    南朝皇太后却并没有回应他的这几句话,她的目光在他的额头短暂的停留,然后道:“也不只三件本命物,我知道我们南朝有一门五绝相法,最多可以拥有五件不同的本命物。”

    魔宗点了点头,“不愧是南天三圣之一,你说的不错,看来你对我的来历,也有了些把握。”

    “我想要什么你很清楚。”

    南朝皇太后说道:“只是你想要回到南朝和我联手,你想要的是什么?”

    “你大概不想我比你变得强大。”

    魔宗笑了笑,道:“所以我不会要求你帮我变得比你还强大,但你至少能帮我和你一样,想杀什么人就杀什么人。”

    “杀人?”南朝皇太后有些嘲弄的看了他一眼,“除了我儿子不能杀,其余的人,你想杀谁就杀谁。你想杀多少人,我都无所谓。”

    ……

    “你醒醒吧。”

    北魏的水牢里,萧东煌拍了拍贺兰黑云的脸,说道。

    贺兰黑云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少酷刑,但或许是因为萧东煌的独特嗜好,在她的脸面上,他分外舍得用珍稀的药物,所以此时她的身上到处都是惨不忍睹的伤口,但她的一张脸,却反而干净的很,看不到什么伤痕。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