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四十章 逃

第八百四十章 逃

    所有的人突然都感觉很恶心。

    哪怕此时所有的人都甚至无法看清这团黑云之中的东西到底是何等样的物事,然而哪怕只是感知触及到魔宗的这件本命物,所有的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感受。

    这种恶心感受,就像是下雨天行走在泥泞的道路上,突然不小心一脚踩进了道边被雨水遮掩的阴沟里,而这阴沟里腐烂的淤泥瞬间淹没脚背,那种腐烂黏|滑的东西,从脚趾间如蚯蚓般游过的那般恶心。

    只是那种恶心还不算危险。

    此时魔宗的这件本命物给人的恶心,却带着一种不可预知的危险之感,就像是那些腐烂肮脏的污泥吞没脚踝的时候,你的脚上正好还有许多伤口,那些污水和污泥,正在悄然的通过伤口渗入血肉之中。

    “是万蛊蟾。”

    南天院的那名女教习感知到这种古怪气息的刹那,便已经下了论断。

    对于修行者世间而言,巫和蛊的手段,尚且在炼气之前。

    寻常的蛊物只是一种另类的培育更强毒虫的手段,但万蛊蟾却并非是毒虫,而是最古老的法器。

    这种法器,也在于吞噬。

    它是蛊毒的天敌,它可以吞噬所有的蛊毒,然后像凝练天地灵气一般,凝练在自身之内。

    ……

    数十颗紫晶般的元气凝结物洒落在了魔宗的这件本命物上。

    紫晶般的元气凝结物穿过了黑云,天地之间又是呱的一声响,魔宗的这件本命物就像是真正的蟾蜍吞噬飞虫一般,将这些紫晶般的元气凝结物全部吞了进去。

    黑云震荡起来。

    北魏皇帝的这种拥有恐怖净化之力的元气并没有能够净化和瓦解这件本命物,而魔宗的这件本命物也无法吞噬这种元气化为己用。

    腐蚀和净化并存。

    大量的毒蛊元气,腐蚀和消融掉了北魏皇帝的这种独特元气。

    魔宗的神色依旧十分凝重。

    他看着矗立在自己身前的那尊如小山般的神将,摇了摇头。

    摇了摇头是因为他觉得不够,他对自己的手段还不满意。

    噗噗噗….

    他的身上出现了十数个细微的血洞。

    十数缕精纯而玄奥的气息带着一些细小的血珠从他的体内飞出。

    一圈黑色的精光就像是一条很粗大的腰带,围绕着他的腰身生成。

    这圈黑色的精光瞬间变成实质。

    这是一个黑色的巨环,巨环的表面看似粗糙,似乎没有任何的花纹,然而细看之下,却有无数个面,无数个大小都不规则,但看上去无比和谐的面。

    小舟上那名南天院的女教习顿时陷入巨大的惊愕之中。

    这个黑色的巨环上同样荡漾着魔宗独有的本命元气。

    这种本命元气和那万蛊蟾截然不同,但很明显也是精气神温养了多年。

    所以这件她不知来历的独特法器,同样是魔宗的本命物。

    然而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本命物之所以称为本命物,那是因为具有不可取代的独一性。

    就像是一个人只能够拥有一具血肉之躯一样,在此之前的任何朝代,都没有第二个修行者能够拥有两件本命物,而且这两件本命物还是截然不同的法器。

    这种不合情理的事情,就像是将一个人的神魂劈开两半,分别寄托在两个不同的容器里。

    她无法理解。

    “无相环。”

    中山王元英的脸上也难掩震惊。

    他低沉的寒声道:“无相环是我们北魏迁都洛阳之前,皇宫宝库之中遗失的重宝。”

    南天院女教习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古怪和精彩。

    中山王元英的这句话里并未包含对无相环的具体神妙的解释,而且此时的气氛也实在太过凝重,但不知为何,她却突然很想笑,实在是有些幸灾乐祸。

    北魏万民敬仰的堂堂魔宗大人,竟然还是一只硕鼠?

    他竟然还偷了北魏皇宫的东西,还偷偷将之炼成了自己的本命物?

    “魔宗,你果然不凡。”

    北魏皇帝抬头望向天空,他身外那尊紫色的神将随着他的动作也望向天空,他有些感慨的说道,然后朝着天空伸出手掌。

    神将的左手掌心透出了一道亮光。

    一柄和他的手掌相比显得十分细小的洁白如意透了出来,飞向天空。

    “七宝如意。”

    南天院女教习心中幸灾乐祸的情绪尽消。

    这是漠北苦行佛宗供奉的至宝,除了六种独一无二的陨晶镶嵌之外,这件七宝如意镶嵌的那颗最为重要的顶珠,传说是苦行僧众之中某位大能的眉心骨。

    这块眉心骨在所有修行者的记载里,被认为有莫大玄妙神通,甚至可以让一些物质在虚实之中转化。

    “哈哈哈哈….”

    魔宗突然大笑起来。

    他觉得很有趣。

    他窃取了北魏皇室的秘宝,但北魏皇帝却偏偏也得到了他一统的漠北苦行僧众的最高宝物。

    笑声里,他举起左手遥遥点向那件七宝如意。

    他的身前骤然响起一道暴烈无双的呼啸声。

    围绕着他身体的那件无相环突然脱离了他的身体,骤然变小,高速旋转,直接轰向那件七宝如意。

    这无相环并未直接打向北魏皇帝,因为他十分清楚,即便是以他的修为境界和手段,在对方祭出七宝如意之时,他也不可能直接威胁得到对方的身体。

    无相环周围的空气燃烧了起来。

    它的无数个不规则的面都变得滚烫,变得通红,在和七宝如意真正接触之前,它的无数个面就已经开始熔解。

    无数条细小的岩浆从它内里流淌出来,喷洒在七宝如意的之上。

    天空变得通红,灼热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就像是有一座真正的火山在天空之中喷发。

    与此同时,魔宗看似平静的双眸之中突然闪现出一丝怪异的情绪。

    他头顶上那只万蛊蟾再次发出了“呱”的一声。

    一道很古老的气息从万蛊蟾的体内冲出。

    轰的一声,这件法器直接爆炸了开来。

    一片黑色的海洋直接生成,席卷了这片天地。

    滚滚的黑色毒气,变成了无数条横向飞行的龙卷风,朝着四面八方的天地卷去。

    无数声厉喝声和惊呼声伴随着无数元气的爆鸣声响起。

    黑色的海洋里亮起了无数光团。

    所有的修行者都毫不吝啬的疯狂喷涌自己的真元,竭尽所能将这些可怕的蛊毒排斥在外。

    “他竟然直接自爆本命物?”

    南天院的女教习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她以为魔宗会和北魏皇帝好生大战一场,然而就和魔宗一开始所说的一样,他最擅长逃,他只想逃。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