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不准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不准

    这名南天学院的女教习当然非寻常的修行者,她这一生中也经历过无数精彩绝伦的大场面,只是听着中山王元英的这句话,她知道除了荒园里何修行和沈约的那场战斗之外,她所经历的其余任何场面,都不会有今夜精彩。

    在北魏,只有北魏皇帝能够真正的一手遮天,只有他能够让任何情报机构的情报出现问题。

    就连中山王元英都以为他此时在洛阳的皇宫里,然而他却亲临到了此处。

    皇帝是人世间至高无上的存在,在南朝,即便是在萧衍起兵的年代,也几乎没有人见过萧衍的出手,哪怕人人都知道他肯定是修行者,但他的修行境界到底如何,到底擅长何种手段,却连南天院的教习都无法真正了解。

    在北魏,北魏皇帝的修为境界更加神秘。

    没有什么确切的记载记录过他的出手,但从北魏北方一些门阀的态度,迁都洛阳之前几次宫廷之变的悄然被镇压,处处迹象都足以让人推断,他恐怕是一名足以制衡魔宗的强大修行者。

    魔宗在水面上微微停顿下来。

    水面上荡漾起一层轻柔的波纹,他的整个人就像是一只水蜘蛛一样,轻若无物的停留在水面之上。

    他的面色真正凝重起来。

    在此之前,他说过的很多话,甚至很多神色变化,都不是真的。

    只有真正的紊乱无序,才能让人无法对他做出真正的判断。

    所以不管在任何境地之下,他就像是一个始终带了无数面具的戏子。

    只是此时他的凝重无比真实。

    今夜出现在这里的很多北魏修行者的确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但当北魏皇帝亲自降临这里,这些对手便都不能算是他的对手。

    在北魏,他真正的对手,便只有这一个。

    天地安静起来。

    一些芦苇絮温柔的飘荡起来,朝着天空飘去。

    “我没有想到你会来。”

    魔宗看着南边某处,认真的说道:“我更没有想到,你会从南边来。”

    一名身材颀长的男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这名男子身穿很寻常的便服,只是他静静的站在水边,却有着一种无上的威严。

    “只有我来,才足够有诚意。”北魏皇帝说道。

    魔宗道:“这和诚意无关。”

    “即便是路过而宿的客人,主人也要注意礼数,更何况魔宗大人对于北魏而言,并不只是一个旅客。”北魏皇帝对着魔宗行了一礼。

    周围很多修行者瞬间动容。

    魔宗微微皱眉。

    北魏皇帝接着说道:“你还是要走?”

    魔宗点了点头,微笑道:“你不想我走?”

    北魏皇帝道:“我不准你走。”

    远处小船上,南天院的那名女教习莫名的紧张起来,她的手心沁出了汗珠。

    她之前也从未见过北魏皇帝,对于她而言,北魏皇帝也是敌人,只是今夜,她却莫名的欣赏北魏皇帝。

    不想和不准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别。

    不准,意味着命令,意味着提醒。

    他在提醒魔宗,他是北魏真正的主人。

    “很多年前,你也未曾请我到北魏,我只是无意流落到了北魏,现在要走,你有什么资格留我。”魔宗微眯着眼睛说道:“我是南朝人,自然要回到南朝。”

    “不准就是不准。”北魏皇帝看了他一眼,异常简单的说道。

    南天院的女教习心中动荡,几乎拍手叫好起来。

    要讲什么道理。

    和魔宗这样的人,有什么道理可讲。

    魔宗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脸上没有什么怒意,只是随着他的这次呼吸,无数缕淡灰色的元气在天地之间生成,朝着他的鼻孔汇流而去。

    这些淡灰色的元气从四周的芦苇荡中生成,从水面下的淤泥之中生成,带着一种真正的死亡味道,就连上空之中那些渡鸦都感到了致命的危险,都惊慌的嘶鸣起来。

    “我想看看你真正的力量。”北魏皇帝说道。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身边出现了许多紫色的光星。

    无论是在南朝还是北魏,紫色都被认为是一种极为高贵的色彩,紫色的花朵在花市之中价格十分的高昂,在天地之中,纯正紫色的东西原本就十分罕见,而在修行者的世界里,元气呈现为紫色,更是罕见。

    此时的北魏皇帝占据了南方的方位,但他面朝北方。

    无数元气,就从北方而来。

    许多紫色的光星不断在空气里出现,从北而来。

    这些光星极为细小,就像是宝石磨制时掉落的粉尘,然而却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

    这种力量,就像是净化。

    那些空气里产生的淡淡灰色气流,在和这种光星接触的刹那就悄然的消失。

    其实不只是魔宗此时的元气力量,所有在场的修行者,那些飘洒入北魏皇帝这个领域的元气力量,都被净化,都被消融。

    无数紫色的光星净化着这片空间里其余的元气法则,然后不断汇聚到北魏皇帝的身上。

    北魏皇帝的身影沐浴在这些紫色的光星里,然后慢慢消失。

    无数紫色的光星堆积在他的身上,他的本体已经消失,围绕着他的身体,就像是出现了一具巨大的铠甲。

    这具铠甲,就像是一尊神将。

    他的身躯有魔宗身体的十余倍大小,就像是一尊小山矗立在天地之间。

    这尊神将的面容和北魏皇帝的面容极为相像,但更加威严。

    魔宗的身上响起了无数哔啵的响声。

    这种声音就像是有些烧制不好的瓷器,在火焰之中表面不断的剥落,崩碎。

    魔宗身体周围的气流无比紊乱,有无数光影在扭曲游动。

    他体内的真元原本在平缓有序的流动着,但此时他的真元就像是煮沸了一般,有无数细小的力量要脱离他的真元,朝着他体外散逸。

    “我没有想到北魏皇室,苍狼血脉的强大修行者,竟然拥有如此的手段,怪不得你可以安心用我很多年。”

    魔宗体内积蓄许多年的真元似乎就要纷纷离散,就像是无数孤魂野鬼脱离他的身体,但是他此时的面容上依旧没有任何恐惧的表情,只是有些感慨,有些疑惑终于得到解答般的释然。

    当他感慨的说出这句话时,一股极为精纯凝练的气息从他的体内释放出来。

    这种气息就像是经过了水流无数年冲刷而不动摇的磐石,是他的本命气息。

    所有观战的修行者的呼吸全部停顿了。

    魔宗的真元力量很多来自于食死,只是像魔宗这样天赋极高又修炼极为刻苦的修行者,他用自身的元气温养多年,融合于体内的本命物到底是什么?

    “呱”的一声响。

    有如蟾鸣。

    魔宗的头发如同活蛇一般飘舞起来,他的头顶就像是出现了一个超脱天地自然法则的孔洞。

    一团黑云之中,就像是有一只活物显现出来。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