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三十五章 失手

第八百三十五章 失手

    这名红发少女叫做天都光,和贺兰黑云相比,她要更加年轻一些。

    年轻便往往意味着气盛。

    所以即便一个远在北魏,一个在西域,她却总是将自己和贺兰黑云相比。

    她觉得自己比贺兰黑云优秀,既然比对方优秀,那应该是自己得到更多的重用,只是西域的舞台,对于她而言太小了。

    优秀不优秀,自然要证明。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证明,贺兰黑云就已经在北魏的那座寺庙里出了事情。

    她对贺兰黑云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她当然有些幸灾乐祸。

    她才不管贺兰黑云的对手是中山王元英等人,在她看来,能够动用魔宗在北魏全境的力量,却输得那么一败涂地,那是贺兰黑云自己的事情。

    对于营救贺兰黑云这件事,她也不怎么上心。

    她可不是那种一定要救出对手,然后证明自己比对手优秀的蠢货。

    现在她更大的乐趣在今日的追捕对象元燕身上。

    能够从一个被人鄙夷的“野种”成为北魏长公主,再到竟然能暗中和如日中天的剑阁主人林意勾结,这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少女的确太过出乎她和魔宗的预料。

    所以这无疑是一个比贺兰黑云更为有趣的对手。

    元燕虽然明面上叛逃出皇宫,但只有傻子才会真正以为她对于北魏皇帝和北魏皇太后不重要。

    只要能够抓住元燕,北魏潜伏在南朝的很多细作都会被拔出来。

    因为西域太远,她也从未真正出现在南朝和北魏修行者们的视线,所以她根本不用隐匿自己的行藏,根本不用担心天楼洞这里的人会将她和魔宗的部众联系在一起。

    她是一个兴致勃勃,专心狩猎的猎人。

    她今日狩猎的对象,是按照确切情报,今日必定会出现在这一带的北魏长公主元燕,隐秘的苍狼隐性血脉的继承者。

    隐性血脉在修行者世界的典籍里也是很稀罕,很神秘的东西,即便是连原道人和云棠那样的人物,也对隐性血脉没有多少真正的了解。

    只是荒漠之中的苦行僧众,对于北魏皇族的隐性血脉,却有着很多深刻的理解。

    北魏皇族当年从北魏的北边而来,原本只是穿越漠北寻觅一处水草丰腴之地的游牧部族,然而最终却战胜了那些想要吞灭他们的部落,最终成为北方的主人,除了北魏皇族的善于学习和足够吃苦耐劳,最擅长长途奔袭不知疲惫的作战之外,最为关键的,便是他们是天恩眷顾者,他们拥有传说中的隐性血脉,拥有与生俱来的独特修行天赋。

    这是北魏皇族最深层的秘密,但终究被少数人了解。

    这种被一些苦行僧众称为苍狼血脉的独特血脉,在北魏皇族之中被称为“元”,“元”在北魏皇族最早的文字里,意味着一切之始,一切本源。所以北魏皇族真正成为北方的主人之后,真正拥有这种隐性血脉的真正皇族,便直接以元姓。

    这种血脉体现在修行上,首先便是感气十分简单。

    普通修行者感气凝结黄芽的阶段最为难过,但拥有这种血脉的北魏皇族,在感气时却没有任何困难可言,他们之中的很多人,甚至在没有任何老师传授他们修行知识和功法时,便已经自动感气,其中更有甚者,譬如现在的北魏皇帝,在开始真正接触修行之前,体内就已经自动凝结黄芽。

    他们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已经能够自动吸纳天地灵气凝结黄芽的容器。

    而在真正开始修行的过程之中,他们修炼绝大多数功法,和寻常的修行者相比,都是事半功倍,哪怕是同样的功法,同样灵气程度的同一地方打坐修行,同样的时间里,他们所能凝结的黄芽数量,也比寻常的修行者要多出许多。

    他们的身体耐受能力也超过寻常的修行者很多,寻常的修行者若是真元动用太过剧烈,身体受创导致整个身体机能崩溃,那恐怕撑不过十数个呼吸,整个身体就已经衰败而亡,然而拥有苍狼血脉的修行者,却如同苍茫荒原上的那种真正孤狼一样,即便体力透支到极致,哪怕身体被其它猛兽撕扯出巨大的伤口,身体其实已经崩溃,但却依旧能够支撑很久,甚至依旧能够奔袭百里。

    然而这些还不是这种血脉最为特殊的地方。

    苍狼血脉最为特殊之处,便是在这种身体真正已经到了崩溃的极限状态时,神识感知不会像很多修行者一样因为身体的太过虚弱而变得发散,反而神识会扩张得更远,甚至能够和自己的祖地遥相感应。

    这是一种凌驾于修行境界之上的元气遥相感应能力,这令拥有这种血脉的修行者,在濒临死境的时候,反而如同那些限于绝境的苍狼一样,拥有更悍勇的血腥之气,能够拥有更强大的垂死一搏的能力,在使用各种修行手段的时候,反而显得更为可怕。

    ……

    骆驼上的货物卸了下来,顿时引起了很多商队的兴趣。

    这些货物之中,有奇异的粉红色的岩盐,有图案异常精美的羊毛毯,有可以御寒的皮毛披肩,还有南朝和北魏贵妇最爱的各种名贵香料,甚至还有一些珍稀的植物种子。

    天都光在这支商队之中显得十分稚嫩,她的无所事事更像是一个纯粹跟着商队出来观光的游人。

    她在一条厚毯上坐了下来,拿出了一块红色的石佩慢慢摩挲。

    早在之前的眉山一役之中,北魏的修行者们就配备了一些奇怪的法器,其中有一件法器叫做感气盘,是专门用来发现隐匿的修行者的踪迹。

    这种感气盘,就出自魔宗之手。

    当年元燕就用这种感气盘,想要捕获南朝陈家的陈宝菀,只是最终却是以失败收场,差点身陷眉山。

    她现在手中的这块红色石佩看似只是件西域的玩物,然而事实上便是和感气盘一般的独特法器。

    而她手中的这件法器,没有别的用处,不感应寻常的修行者的气息,却是能够感应拥有苍狼隐性血脉的修行者的气息。

    按照北魏方面传过来的确切讯息,元燕今日一定会经过这里,或者在这里停留。

    只要元燕在天楼洞出现,她手中的这件法器就会让她轻易的将元燕从无数人之中找出来。

    作为一个外表稚嫩却成熟的猎人,她拥有足够的耐心。

    然而天光从炽烈到逐渐暗淡,她耐心的等待了许久的时间,等到夜幕降临,她手中的法器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

    在一轮皎月升腾在夜空之中时,她无比失望的垂下了头。

    她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只是可以确定的是,她也失手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