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三十四章 红发

第八百三十四章 红发

    “林大将军和没藏王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一群西域的王族和一些夏巴族的高阶将领围坐在一个火堆上,一边撕着一只烤羊,一边是百思不得其解。

    在联军之中所有人看来,现在的吐谷浑已经是一只一戳就破的纸老虎。吐谷浑境内虽然加起来至少还有二十几万军队,但是这些军队大半都由各地贵族统辖,而在得到联军已经通过积石山的消息之后,这些贵族很看得清楚形势,其中至少有一半都已经暗中派来使者表达了归顺之意。

    至于北魏那边,似乎也没有大规模出兵的动向,如此一来,按照最乐观估计,恐怕要不了一个月,联军的先锋军就能直接到达吐谷浑的皇城。

    可是林意和夏巴萤居然磨磨蹭蹭,联军在穿过积石山之后,居然在这片鸟不拉屎的地方停留了下来。

    且不说其它,这联军每驻扎一日,所消耗的粮草数量也是惊人。

    若说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那至少也要学着中原那些王朝去征伐小国一样,派些使者带着劝降信过去。但林意和夏巴萤却偏偏也没有派人去劝降。

    如此一来,打又不打,劝降又不劝降,就在这边地方等着,他们就完全想不明白了。

    这几日这些联军的将领闲得无聊,都甚至在附近的荒原里开始游猎。这片荒原里的一些野狼和羚羊倒是遭殃不少。

    ……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呀…”

    吐谷浑的皇宫里,吐谷浑皇帝瘫坐在一张纯金大椅上,呆呆的看着从窗外透入的光线,喃喃自语。

    他身前不远处一名端着果盘和一名端着酒器的侍者眼中都是透露着深深恐惧之色,身体不断的微微颤抖,却是任何声音都不敢发出。

    吐谷浑皇帝年不过四十,正值壮年,而且吐谷浑以男子壮硕为美,这吐谷浑皇帝原本也很符合吐谷浑美男子的标准,但此时他们面前的吐谷浑皇帝,却就像是五六十岁的臃肿老人一般,不只是神容憔悴,就连脸上的肌肤都似乎松松垮垮下来,尤其一双眼睛更是空洞无神,眼圈周围都仿佛涂了一层黑色的锅底灰。

    吐谷浑皇帝本身嗜酒,喜用酷刑,阿柴谆叛出吐谷浑之后,他顿时变得更加喜怒无常,不好琢磨,而前些时日传出夏巴萤立国称王,大军又要穿越积石山攻入党项,他的性情就变得更加古怪,而且忧心忡忡之下,经常是数夜都难以入眠。

    在十数日前开始,他几乎是不太睡觉,而且已经开始疑心身边每个人都要害他,皇宫里那些以往服侍他的宫人,是都被斩了大半。

    若是在数年之前,能够成为皇帝身边人,那是美事,但现在,却是随时都有可能掉脑袋的亡命差。

    “为什么南朝那边还不给回音。”

    “我就算有心想降,好像他们也不要我降啊。连封招降书都不来….他们大军停留在积石山在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想等着我吐谷浑里的那些人,先把我反了不成?”

    “是不是真有些人,想直接把我绑了送去?”

    吐谷浑皇帝的声音不断响起,这两名侍者心中越来越恐惧,真想丢下手中东西夺路而逃,但偏偏手足已经吓得酸软,身子都似乎无法动弹。

    “你们….”

    突然之间,这两名不敢抬头,不敢直视吐谷浑皇帝的侍者听到吐谷浑皇帝一声闷喝,他们浑身都是一跳,差点将手中端着的东西全部丢飞出去,等他们的目光扫及吐谷浑皇帝的脸面时,他们却差点直接惊呼出声。

    吐谷浑皇帝此时的脸色是铁青色,是真正的那种青渗渗透出黑的那种颜色,尤其是双唇,更是一种说不出的乌青。

    也就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吐谷浑皇帝似乎有些透不过气来,眼睛都微微鼓起。

    “噗”的一声。

    这两名侍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吐谷浑皇帝已经一口气缓不过来,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口鲜血一喷,这吐谷浑皇帝顿时像泄了气的羊皮阀子一样,软绵绵的跌躺下去,一时间他的眼睛里都没有了神光。

    “来人,快来人啊!”

    这两名侍者直到此时才回过神来,两人骇然的不断惊叫出声,这吐谷浑皇帝却是已经从气若游丝到彻底没有了呼吸。

    “这….”

    等到数名门外站立着的侍卫飞身跃入时,这吐谷浑皇帝已经是心跳都停了。

    一声声惊呼声和厉喝声在这皇宫之中不断响起,一名老医官认真的查检了吐谷浑皇帝的遗体,一抹难言的苦笑浮现在这名老医官的嘴角。

    这皇帝,是忧虑太重,积虑心竭而亡。

    此时林意和夏巴萤是还无法知晓这桩事情,若是知道,恐怕林意和夏巴萤也是要面面相觑,觉得这吐谷浑皇帝死得也太过冤枉和可笑。

    他们其实只是一心要试铅室对于修行的运用,这才停留在吐谷浑的边缘,没想到会不废一兵一卒,就这样活活的吓死了吐谷浑的皇帝。

    ……

    天楼洞。

    这并非是一个洞,而是北魏和吐谷浑边境的一处重要集镇。

    北魏和吐谷浑的关系十分暧昧,但北魏对于边贸的控制却也是极其严苛,除了遏制吐谷浑和党项这些边域大国的发展之外,最为关键的,还是怕一些重要物资通过吐谷浑反而流传进南朝。

    就在吐谷浑皇帝吐血身亡的这天里,一队骆驼来到了天楼洞。

    无论是吐谷浑还是党项,对骆驼运用都不多,只有缺水的沙漠西域之中的国度,才会用骆驼组成商队。

    这数十匹骆驼上的骑者的确都是西域人,除了肤色、眼瞳的颜色和中土王朝的人有着明显区别之外,这些人在服饰和发饰上也是显得极为怪异。

    有一名看似不过十八九岁年纪的少女,便染着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十分引人瞩目。

    这名少女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群看着自己的目光,她一双碧蓝色的双瞳,也似乎天真无邪的始终在打量着周围的人,似乎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她是魔宗部众之中的重要一员,或者说,她在西域一带,便是第二个贺兰黑云。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