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三十二章 感气

第八百三十二章 感气

    他虽然是从未真正修行入门,连传说之中修行者力量来源的天地灵气都根本没有真正感觉过,但在寒山学堂学到的东西,却足以让他明白比起齐云洞和五道观的精舍还灵气充裕百倍,那是什么样的概念。

    “你的运气不错,现在就正是有这样一处地方。”林意看着合不拢嘴的绉有艮,微微一笑,道:“现在就是想要你试一试,看看你能不能感气,凝结黄芽。”

    “难道这个地方发现了一条灵脉?”

    绉有艮有些反应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林意身后那个石室上,脑门上的血脉却是兀自的突突发跳。

    他知道齐云洞和五道观那些精舍之所以名闻天下,就是因为那些地方有独特的灵脉,独特的山水地势造成了那里的地脉就像是修行者一样千万年的不断收敛灵气,直到被修行者开发利用时,齐云洞和五道观精舍的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相比寻常的灵气充盈之地,就已经是小雨相较于薄雾,若说比这种地方的灵气还要充裕百倍,那这处的灵脉该如何惊人?

    难道说现在大军在吐谷浑这边境迟迟不向吐谷浑境内快速进军,就是因为在这种地方发现了一条绝世的灵脉?

    若真是如此,这条灵脉偏偏在灵荒时代发现,那…..绉有根简直不敢接着想下去了。

    “不需胡思乱想,你也知道感气凝结黄芽最重要便是收敛心神,心无杂念。你先进入这铅室修行,不管你是否能够成功感气,你出来之后,一切疑惑,我自然会给你解答。”

    林意认真起来,看着他道:“我们全部都在等着看你成和不成,你应该知道轻重?”

    绉有根扫了一眼周围所有人,心中顿时有些惶恐,不过如此一来,他倒是也心中不再胡思乱想,当下便深吸了一口气,行了一个军礼。

    “内里太过寒冷,你套上这件羽衣,还有这颗能够纳热放热的火龟珠你也放在胸口。你进去之后只管静心修行,不想其它,我们都在外面等着,到了时间,不管成与不成,我们自然会让你出来。”他刚刚认真行过礼,一侧的萧素心已经递了一件羽衣和一颗火红的珠子到他手中。

    铁策军平时所穿的军服便是保暖极为惊人,此时萧素心递到他手中的这件羽衣总共不过数斤的分量,但是层层叠叠,却是都用一种白色的轻柔羽毛编织而成,也不知道用了多少片这样的轻羽。这样的一件羽衣,恐怕在建康是价值千金,至于这火红色的珠子,看上去像是大一些的珍珠,但是触手便是生温,有一种暖洋洋的热意,直入肌肤,顺着血脉不断扩张。

    东西越是惊人,他更是不敢怠慢,当年他家叔虽然是姑苏出名的富贵,但他自己家中却是并不算富户,当年他能够得到进入寒山学堂接触修行的机会,当然是极其的珍惜,相比寒山学堂的其余人,他其实更为用功,一是想出人头地,另外一点,也是不想受了叔叔的恩惠,却是一无所成。虽然他限于天赋,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成功感气,但是寒山学堂入门的呼吸吐纳,收敛心神的手段,他做得的确不错,后来离开寒山学堂的许多年里,他也都没有间断,直到灵荒到来,他确定此生终究不可能感气,这才罢手。此时对于他而言是真正的事出突然,但批上羽衣,将这颗火龟珠放在胸口之后,他只是数个呼吸,到了石室门口时,心境便已经彻底平静下来。

    “好冷!”

    这山谷之中本身寒意很重,但当前方石门一打开,他顿时感到一种森森的刮骨寒意直入肺腑,让他的呼吸都是一顿。

    石门之后,乌沉沉的金属光芒闪烁,他顿时明白林意为何称之为铅室。

    这间静室外面看似石头堆砌而成,但里面却似乎是重铅浇筑而成,根本看不见任何缝隙,而这静室的地上,却是蓝汪汪的冰晶光芒闪烁,就像是一道往下延伸的冰川。

    “速入,以免灵气走失,进去之后不用担心自己安全,我们自有把握。”他微微发怔时,只听到身后魏观星的声音催促,他也不再犹豫,一步就朝着前方跨了进去。

    咣当一声,他的身影刚刚没入这个铅室,身后的沉重大门就已经关上,只听丝丝的声音沿着门板缝隙传入,也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这声音就消失不见,这门板的缝隙似乎也被外面的林意等人用某种手段彻底封闭,一丝气息都不泄露。

    这铅室之中倒也并非完全幽暗无光,顶部不知镶嵌了什么,有着幽幽的蓝光,就像是细小的星辰一样。

    底下的确都是厚厚的冰砖,不知道铺了多厚,之前在外面所见的蓝汪汪的光芒,就是这顶部镶嵌的什么晶石的光芒散射而导致。

    这铅室不大,最多也就能够容纳五六个团坐而已,若是寻常突然被困入这样的一个地方,他恐怕直觉就是过不了多久,就要憋气而死,但此时的绉有艮却就像是回到了之前寒山学堂修行考核之时,他也不再犹豫,马上就盘坐下来。

    这一坐下来,屁股有羽衣垫着,倒是不觉得寒冷,但其中空气太过寒冷,他呼吸时,就像是冰冷的石子挤压着肺腑,一时无法透气,但也只是一两个呼吸,胸口那股暖意不断扩散开来,他压力顿减,便开始能够正常呼吸吐纳。

    ……

    “你看这人如何?”

    铅室之外,魏观星看着夏巴萤微微一笑,问道。

    夏巴萤点了点头,道:“的确不错,根基极好,如果这人都不能成功,那寻常人便很难按照我们所想感悟凝气。”

    林意和白月露互望一眼,都是微微一笑,觉得成功几率极大。

    ……

    外界这些人的神情变化和对话,铅室之中的绉有艮自然全然不知。

    寒山学堂修行时,原本就有钟鼓不闻,雷鸣不动的锤炼,真正入定之后,便是有人在不远处敲击钟鼓,入定者都是根本听不到的。

    绉有艮多年之后重启修行,今日之入定,却比当年还要更快更好。

    寒山学堂的入定,和许多正统的修行法一样,讲究无我而存周身之天地,修行者一入定之后,便是肉身都似乎不存在了,只感觉到周围茫茫然的天地和元气,肉体和意识,都似乎发散在了这天地之中,要用全部的身体和意识去和周围天地的元气交融,以期能够触碰到其中的天地灵气。

    只是现在这一入定,绉有根顿时就感觉到了和以往任何时候的入定都不同。

    以往他入定时的感知里,周围的天地是无限宽广,他的感知飘荡于天地之间,根本触及不到边缘,而今日的入定,他却是像在一个炉鼎之中,周围有一层厚物将一团元气紧紧包裹,反而压迫在他的身体之上。

    寒冷,粘稠,这是直观的感受,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这团紧紧压迫在他身体之上的气息之中,却有一种令他莫名心动的清气,似乎从他的身下不断的升腾而起。

    这清气混在那湿润粘稠而寒冷的气息之中,却是分外让他觉得舒适。

    他的心境有些震动起来。

    他的整个神魂都似乎开始随之震荡,然后几乎是直觉一般,他的整个神魂都抛开一切,朝着这股气息拼命的冲去,交缠而去。

    周围的天地和铅室都似乎不存在了,这股清气变得越来越清晰,那种寒冷潮湿的意味也在他的感知里彻底消失,他的神魂就像是沐浴在温泉之中,他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鲤鱼一般,在温暖的水流之中跳跃。

    这种清气在他的感知里又是一变,变成了一缕缕一丝丝可以触碰之物,他呼吸一顿之间,只觉得周身所处的环境清晰的重现在他的身周,而这些东西,就如此清晰的一丝丝一缕缕存在这真实的世界里。

    他的脸庞真实的冰冷,然而有温暖的水珠在滚落。

    这是他的眼泪。

    这是来自神魂的共鸣。

    他沐浴在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动和震撼之中。

    他知道自己终于触及到了当年怎么都无法触及到的东西。

    他感气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