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三十章 逾越

第八百三十章 逾越

    “我从来不会因为已经做过的事情后悔,因为既然已经做了,我根本不会再去想对错,只有庸人才会纠结过往而自扰。”天献太后眼中的幽火渐渐消失,她看了余听竹一眼,道:“那些迂腐之人所在意的长留史书,也不是我所在意,史书从来都是胜者所留。今日看在过往的情分,我赦免你的死罪。”

    “赦免你的死罪”,这句话听上去有些荒谬,然而对于天献太后而言,却显得分外的理所当然。

    因为在她看来,今日所有在旧书楼周围的人,都应该死。

    甚至不是人,哪怕是虫豸等活物,都应该死。

    不需要道理,因为她是这方天地的主宰,她觉得这里所有的活物该死,这里所有的活物就应该死。

    她并不觉得自己不讲道理。

    她只是想天下所有人都明白她的道理。

    一旦逾越了那条线,她的行事便不需要再有顾忌。

    若是不怕,便杀到所有人怕。

    若现在还是有人不怕,那便再杀更多人。

    这原本就是萧衍见她时,她所说的道理。

    余听竹没有能够回应,因为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天献太后的身影就已经从他的面前消失。

    她要走,原本天下就没有人能够拦得住她,甚至没有几个人能够感知到她的去向。

    天献太后的身影化成了一道轻渺的风在建康城中穿行。

    她先到了紫金山中的一处行宫。

    这座行宫深锁,是她去湖心静院闭关前的私产,她在湖心静院呆了多少年,这座行宫便锁了多少年。

    那名刚刚被北魏人刺杀的老嬷嬷平日里便会差人照料这座行宫,所以即便在众多巨木环绕之中,这座无人居住的行宫依旧显得极为干净整洁,院落之中甚至连一片落叶都没有。

    今日和南天一刀战斗,她付出了大半本命真元和一条眉毛的代价,而接下来为了从那具神狱山铠之中脱困而出,杀死胆敢围攻她的那些人,她甚至不惜损毁自己藏匿多年的秘宝天心灯。

    她的真元虽然即便和那些神念境的修行者相比都是湖泊和池塘的差距,但今日里她的真元耗费太过剧烈,她必须先行补充。

    在这处行宫里,她停留了一盏茶的时间。

    她打开了这座行宫里的密库,取出了一些补充真元的灵药炼化,然后再次化为一道轻渺的风,越过小半座城,来到一座寺庙之中。

    这座寺庙很小,位于建康东城的闹市之中,平时虽有香火,但几乎很少有人进入,藏匿在这闹市之中,甚至不是附近的人都不知道这里有一处庙宇,还以为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宅院。

    这处寺庙之中的僧人也不过三名。

    当天献太后落入这处寺庙之中的大殿之前时,这三名僧人全部出现,到了她的身前。

    其中一名老僧对着她行了一礼,有些感慨道:“太后您真的想要这么做?”

    天献太后挑了挑眉,她此时只有一条眉毛,这挑眉的模样便显得十分古怪,“怎么,难道你也想阻拦我?”她看着这名老僧,冷漠的说道。

    这名老僧摇了摇头,道:“出家人不评断世人之对错,只是想提醒太后一句,万物养生,都是潜移默化,太后您已是修行大圣,理应不需如此急切的利用外物,我怕太后取了此物,反而对太后不利。”

    天献太后的面色稍微柔和了一些,她看着这名老僧,淡淡说道:“万物生长,那是天之道理,只是像我这样的人,原本就行逆天之事。”

    老僧不再言语,让开一边。

    天献太后凝视大殿之中那尊佛像,数个呼吸之后,那尊佛像的眉心渐渐裂开,金粉和泥屑如水流一般沿着它的鼻尖滑落下来。

    一根尺余长的降魔杵平平的从它的眉心之中浮现出来,飞向天献太后的手中。

    这根降魔杵看上去平淡无奇,色泽黝黑,就像是普通的玄铁制成,即便落在天献太后的手中,它也是毫无光亮,然而天献太后的眉心之中,却也悄然浮现出一道黑痕,就像是生出了一只黑色的竖眼。

    在接下来一刹那,她从这座佛寺之中消失。

    城北有一条窄街。

    这条窄街很短,但是什么都有。有弥漫着烂菜叶和鸡屎味的菜市,有专做最便宜粗布衣衫的裁缝铺,甚至还有很小的赌坊和当铺。

    一名差人模样的中年男子正在和十几个脚夫挤在一起吃面。

    大块的肉骨在锅里不停的翻腾着,面汤里浮着一层油花,偶尔还有一些煮碎了的肥肉。

    这名中年男子捧着大碗,吃完了面,正在大口大口喝着肉骨煮的面汤,突然之间,他听到了脚步声。

    他身旁的那些脚夫都听不见这种脚步声,这名中年男子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抖得越来越厉害,他碗中的汤汁沿着碗璧跳跃起来。

    “让这些人都离开,面铺的老板留下。”

    就在此时,他的耳中响起了天献太后的声音。

    这名男子的鼻子酸了起来,他有种劫后余生想要痛哭的感觉。

    “办案!你们赶紧起来,你留下!”

    他放下碗,对着周围这些原本和他挤在一起称兄道弟的人厉声喝道,同时对着面铺老板做了个手势。

    看着周围这些人还在发愣,这名中年男子瞬间决然的抽出了腰间的短剑,“快走!”

    “走什么呀,好歹也让我吃完这两口。”

    一名脚夫端着手中的面碗,看着半碗面抱怨。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走的比任何人都快。

    因为这条街巷中起了风。

    一种很令人觉得心寒和诡异的风。

    所有的尘土和污物都飞了起来,朝着街巷的一头飞去,连那些污秽难闻的气息,都被清扫一空。

    空空如也的窄街比被暴雨清洗过还要干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面铺的老板举着捞面的竹筷,浑身发抖的看着这名同样在发抖的中年男子。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

    这名中年男子在心中吼道,只是他不敢吼。

    “下面。”

    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

    天献太后走了过来,坐在这名中年男子的对面。

    “我要知道魔宗的来历,还有,我要见魔宗。”她看着这名中年男子,说道。

    这名中年男子不敢拒绝,只是脸色却不由得哭丧起来,“我这…”

    “我不管你现在如何,但我知道,如果建康有人能做成这件事情,那一定是你。”天献太后冷漠的打断了他的话,“如果做不到,那也没有什么用处,可以去死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