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二十九章 花朵

第八百二十九章 花朵

    随着这声声音的响起,齐云学院的诸多旧楼之间,齐云学院之外的街巷之中,瞬间安静,再无任何声音传出。

    并非是这声声音太过响亮,压住了所有的声音,而是所有的人都一滞,都感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寒意。

    这声音不像是人间的声音。

    远处的那座桥上,那名充满着脱尘气息的修行者原本也是静寂不语,然而此时,他的眉头却是微微皱起,然后看了萧衍一眼,摇了摇头。

    “她不用为今日之事负责,但你却需要为今日之事负责。”

    他对着萧衍说了这一句,然后离开。

    萧衍感受着旧书楼前的气息,他垂下头来,无法回应对方的这一句,身体却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

    那一声声音响起之后,明明旧书楼周遭所有人都安静,然而接下来的一刹那,所有人的耳朵里,却响起了很多嘈杂的声音。

    这声音杂乱无章,不来自外部,而来自自身的耳廓之中。

    所有人都耳鸣。

    旧书楼周遭的这些人的耳膜都不断的震动起来,这些嘈杂的声音,变成了刺痛,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识海。

    这些人的耳膜全部震破了。

    连那些神念境的修行者都不例外。

    余听竹的耳膜也破了。

    他距离这尊神狱山铠很近,只是对于这场大戏而言,他却似乎是唯一的旁观者。

    他一直没有做什么,他只是带着苦意,看着这一切发生。

    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层朦胧的红意,然后眼前的天地变得一片血红,接着是深红。

    他眼瞳之中的那些微细血脉也被震裂了。

    一片深红的世界里,出现了一条异常明亮的光柱。

    这条光柱从高空落下,也完全不像是这人间之物。

    它落在那座困锁在神狱山铠的小山上,所有堆积在神狱山铠上的杂物都开始震动。

    无数条明亮的波纹在空气里生成,所有这些杂物,不管是烂泥,或是修行者的兵刃,或是道边或是场间挖出来的砖头,都随着波纹往上飞起。

    天空就像是破了一个窟窿,产生了无穷的吸引力。

    所有这些堆积在神狱山铠上的杂物,全部如雨往上空飞起。

    除了仅有的那些神念境修行者之外,其余的所有修行者,那些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他们的身体都被一种无形而恐怖的力量压制,根本无法动弹。

    那些杂物在光线之中往上飞起,它们的表面渐渐泛起许多璀璨的光星,那种寻常修行者根本无法理解的明亮光线在它们的表面渐渐留下痕迹,许多星星点点的刻痕连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发光的符线。

    所有这些杂物都散发出一种肃杀的气息,散发出一种难言的力量感。

    所有这些杂物的表面都形成了完整的符文,变成了一道符。

    余听竹看着血红天地里无数飞舞在明亮光柱之中的符,他看到那些光符都变成了一盏灯的图案。

    那盏灯,就像是一盏燃烧着的油灯。

    当这些符形成,就连之前那些尚且可以动作的神念境修行者都无法再动。

    他们的耳膜也都已经破裂,然而他们依旧清晰的听到了自己身上无数轻微的嗤嗤声音。

    他们的肌肤就像是融化了的蜡油一般开始溶解,而体内的鲜血,却从无数细小的血脉之中被抽离出来,朝着上空飞去。

    无数人被强大的力量压得静止在这片天地里,无数条血线从他们的身体上飞起,就像是许多猩红的毛线一般,从他们的身体里不断抽出来。

    随着这些鲜血的抽离,他们的身体慢慢的枯萎,失去人形。

    神狱山铠已经失去了对这种莫名的力量的压制能力,它就像是倒塌的院墙一样,从天献太后的身上轰然崩落。

    所有的人都在枯萎,都在迅速死去,然而余听竹没有。

    他所站立的一尺之地,就像是被这种力量遗忘的角落,他眼前的深红未消,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全部变成失血的干尸,一具具的倒下。

    他早已忘记了恐惧,只是口中说不出的苦涩。

    他看到了铠甲之中走出的天献太后,她的身影在他此时的眼中显得更加深红,发光发亮,就像是地狱之中盛开的花朵。

    如果说这世间真有地狱。

    那现在他所处的世界,便是地狱。

    ……

    天献太后的双眸被一股奇异的辉光充盈,就像是变成了两团虚无。

    她的身体此时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她看着那些扑倒在地死去的人,看着这些人,她无法相信这些人竟然能够将她逼迫到如此地步。

    “天心灯。”

    在城中的某一个角落,某处高处,一名修行者看着旧书楼,发出了一声感叹。

    这名修行者的肤色是紫黑色,他的头顶是薄薄一层短发,虽然身穿着南朝寻常的布衣,但任何的修行者看到他,一定会将他和北魏的苦修者联系在一起。

    他发出感叹时的神容也很平静,只是他咧开嘴时,露出森森的白牙,带着的一丝莫名的笑意却显得有些残忍。

    “她当年铲除和收刮那些道观果然是有意义的。”他对着身后一名身穿月白色僧袍的年轻僧人轻声说道,“你传信给魔宗大人,萧衍一心修佛,独尊佛教,原来她却是以道家的圣器入圣,传说中道家的至宝天心灯,原来早就落在了她的手中。只是她恐怕是世上最任性的女子,为了逞一时意气,将这天心灯半毁,也算是前不见古人,后难见来者。”

    ……

    旧书楼被血光笼罩。

    并非余听竹眼中的血光,而是真正的鲜血。

    那些漂浮起来的血丝在空气里凝结,被风吹散,紊乱的纠缠在这片空间之中。

    天献太后看着唯一站立的余听竹,看着这场间除了她之外唯一的活人,然后森森的问道:“之前为何不出手助我,你忘记我对你有恩?”

    “我来劝诫。”

    余听竹此时听不清她的声音,但从她的双唇,他读懂了此时她的说话,他看着天献太后,悲苦的说道:“我已经竭尽我所能,只是这真的是你希望发生的事情?”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