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二十八章 成山

第八百二十八章 成山

    这两句话很突兀,但这名北魏剑师却明白她的意思。

    之前北魏魔宗想和南朝皇帝会面,却被何修行那名弟子所阻,现在既然天献太后已经从湖心静院离开,那南朝的将来,她的意见自然占据很重要的一席之地。

    若是天献太后反对魔宗归降,那魔宗能够归入南朝的可能性极小,但若是天献太后赞同魔宗归降,原本就心动的萧衍恐怕就会更加心动。

    江歌吟是北魏皇帝人,若是他今日也想要设法杀死天献太后,那在这名老嬷嬷看来,自然就像是要逼着天献太后的心意偏向魔宗。

    而且以她对天献太后性情的了解,天献太后是很记仇的。

    “难道你们以为,今天就凭这些人,真的能够杀得死太后,你和你的皇帝,不想想你在这里阻拦我的后果?”所以看着这名还未出声的北魏名剑师,她忍不住又厉声补了一句。

    一抹淡淡的笑意在这名北魏名剑师的嘴角泛开。

    这种笑意让这名老嬷嬷有些发愣。

    江歌吟微笑着看着这名声色俱厉的老嬷嬷,说道:“既然你们皇帝想和魔宗谈一谈,我们自然也可以和别人谈一谈,自然也可以有自己的意思。”

    他这句话也很难懂。

    只是无论是这名老嬷嬷还是车头上的车夫却都听懂了。

    两个人的面色都是瞬间难看起来。

    北魏皇帝并非南朝皇帝的臣子,他当然不用逆来顺受。

    南朝皇帝可以和魔宗谈,他当然也可以暗中和南朝的某些权臣谈。

    而且此时北魏对于南朝而言,也不到委屈求全需要看南朝脸色的程度,南朝皇帝既然可以和魔宗谈,那北魏皇帝自然也可以在一些事情上给南朝皇帝点颜色瞧瞧。

    “事无绝对。”

    江歌吟看着这名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的老嬷嬷,微笑着说道:“任何人都会死,圣者亦然,不过对于北魏而言,她死或是不死,都是好事。”

    这名老嬷嬷高高在上惯了,往日里只有她恐吓他人,很少与人这般说话,她此时也没有耐心和这名北魏名剑师打哑谜,她暴躁的喝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看着这名老嬷嬷异常暴躁的神色,江歌吟的眼中却反而升腾起更多戏谑的神色,他看着这名老嬷嬷摇了摇头,轻声叹息道:“你还不明白么,我只是要来杀你。”

    这名老嬷嬷顿时呆住。

    她之前一直想着这名北魏名剑师是要拦住她,是想要试着杀死天献太后,所以她完全都没有感到任何的惊惧,然而此时明白对方的真正用意,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恐惧意味,便顿时从她的身体里升腾起来。

    她突然想到,对方若是和传说中的一般强大,那真的有杀死她的能力。

    “若是天献太后今日能够活下来,她不知道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江歌吟悠然的说道。

    老嬷嬷没有说话。

    她直接发出了一声厉啸,一股可怕的气息直接从她的身体里爆发出来,无数道灰色的影迹就像是无数灰蝶从她的衣衫之中飞出,如同一道洪流分成两半,从车夫的身体两侧掠过,朝着江歌吟涌去。

    她身前的车夫依旧安坐不动,只是右手握住了那柄黑剑的剑柄。

    这名老嬷嬷虽然自问未必是江歌吟的对手,但此处是在建康而不是在北魏洛阳,有着身前这名车夫的相助,她十分肯定能够坚持到南朝其余的修行者到来。

    江歌吟异常简单的挥出一剑。

    只是一条微弯的淡青色剑光出现在他身前,那些所有如灰蝶飞向他的剑光却是无法突破这道淡青色剑光的防御。

    老嬷嬷心中凛然,这名北魏名剑师果然和传说中的一般强大,也就在此时,她感到自己身前有剑意生成。

    一道黑色的剑光涌起,剑意直指江歌吟。

    感受着这道剑光的力量,她心稍安。

    然而也就在这一刻,她的心中生出无穷无尽的震惊和不可置信之感。

    两点微小难见的寒芒从这名车夫身上飞了出来,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修为原本要高过这名车夫一线,然而她的注意力大多都在江歌吟的身上,这两道寒芒又被这道黑色剑光的气息遮掩,她和这名车夫之间的距离又太过接近,所以直到她觉察到这两点寒芒时,她已经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噗噗两声轻响,就像是两颗小石子落入了池塘。

    她体内的真元自然起了反应,想要将刺入自己体内的这两颗异物冲击出去,然而当澎湃的真元冲击在这两颗异物上的刹那,这两颗异物反而逆流往上,速度变得更为惊人!

    “逆…”

    这名老嬷嬷的脑海之中刚刚泛起这两颗异物的名字,她惊恐无比的张开了嘴,然而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她的心脉就已经被这两颗逆鳞彻底洞穿,一股血泉混杂着破碎的血肉,从她的口中狂喷而出。

    江歌吟收剑,他看着站起的车夫,认真躬身行礼,轻声道:“辛苦了。”

    他是远道而来,但这名车夫隐匿身份在建康呆了许多年,远离自己的家人,自然比他辛苦百倍,也危险百倍。

    这名车夫认真回礼,道:“一切为了北魏。”

    ……

    铁蹄声在齐天学院外的街巷之中不断响起,绝大多数进入齐天学院的街巷被中州军控制,再没有多少人能够进入齐天学院。

    只是被困于神狱山铠之中的天献太后依旧没有能够脱困。

    堆积在神狱山铠外的各种杂物,已经真正的堆积成山。

    神狱山铠依旧在不断的震动,随着神狱山铠的每一次震动,都会有一股惊人的气浪扩散开来,然而因为堆积和缠绕的东西太多,这尊神狱山铠却就像是陷在淤泥潭中,即便震荡开许多东西,无数杂物又马上汇流堆积在它的身上。

    许多人聚集在这尊重铠周围,他们将所有能够挖动,能够搬动的东西,不断砸向这尊神狱山铠。

    他们想要堆积一座坟墓,将这尊神狱山铠彻底的掩埋起来。

    “你们全部都要死。”

    神狱山铠突然安静了片刻,在这些手足都已经酸软的人有些发愣的时候,内里响起一道如同魔鬼般的声音。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