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二十五章 卸甲

第八百二十五章 卸甲

    “天一阁和天姆山的人也来了?”

    大敌当前,天献太后却反而彻底平静了下来,她之所以能够成圣,自然是有与众不同之处,越是到了这种时刻,她的杀意越是浓烈,头脑却反而越是冷静清晰,她的感知反而越是强大。

    “这便是所谓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只可惜你们不是风,只是那些更容易折断的小树。”她冷笑着说道。

    宋麒麟摇了摇头。

    他也不屑和天献太后争辩。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无论是那名老僧还是他,以及那些陆续会出现的各宗修行者,本质上和那些秦家人并无区别。

    他们都是赴死而已。

    在众多的赴死之中,寻觅杀死天献太后的可能。

    只是天献太后却是不明白。

    她自己直到这时,还认为许多人想要来杀她,只是因为她太过出众,而非她以往的过失。

    天献太后说风,场间便起了风。

    这风从天上来,笔直的垂落于地。

    那些刚刚脱离了水流往上而起的水珠,瞬间失去了光泽,变成了轻渺的水雾,散碎于水面之上。

    街巷之中的两辆马车骤然一顿。

    这两辆马车之中的修行者都是瞬间面露痛苦和震撼的神色,粘稠的鲜血不断从嘴角滴落到身前的衣衫上。

    天一阁和天姆山是南朝最擅控水的真元手段的宗门,历代都出高手,往前追溯数朝,两个宗门所出的皇宫供奉都不下二十位,只是在过往数朝之中,天一阁和天姆山的修行者也都是各自藏私,从未有真正联手之时。

    这两名马车之中的修行者,此时一名是建康北门镇守供奉,一名是大星官,两人分别是天一阁和天姆山这一代修行者之中境界最高的存在,然而这突破以往界限的联手,却是被天献太后一息所破,两人的内腑都同受巨创。

    他们已经丧失战力,无法再进齐云书院旧书楼前,然而天献太后却并未打算放过这两人。

    若是换了寻常人,敌人环伺的情形之下,必定先对付那些尚有威胁之人,只是她非寻常人。

    两道水汽出现在这两辆马车的上方。

    其中一道水汽晶莹,就如同凭空被扯了一段溪水过来,其中一道水汽如云如雾,就像是山中刚刚升起的夜雾。

    两辆马车之中的修行者感知着这两道无法抵御的气息,嘴角都是牵扯出情绪复杂的苦涩笑意。

    天一阁和天姆山都擅长控水,只是天一阁的天一生水,是直接无中生有,生出真水的手段,而天姆山,严格意义上而言却是更擅长控云控雾,牵扯天空之中的云雾,凝为水流而战。

    天献太后太过强大和骄傲,她不只是要杀他们,而且还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他们各自宗门最擅长的手段杀死他们。

    她要让这些宗门的人看看,他们的手段和境界,在她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两道水汽精准无比的分别垂落在这两辆马车上。

    其中被那道晶莹溪水砸中的马车瞬间轰然四分五裂,马车和内里的修行者同时被镇成无数碎屑,而被那道山中夜雾缠绕的马车,内里的修行者身上的血肉却是片片飞起,就像是被无形的细刃千刀万剐。

    当那两道水汽出现在马车上方的空中时,宋麒麟已经知道了这两人接下来的命运,他的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他凝重的持着手中的笔,朝着天献太后的所在挥出了一笔。

    他这支笔的笔尖饱含铅尘,色泽浓黑到了极点,然而当他这一笔凌空划出,嗤的一声轻响,笔尖在空中带起的痕迹,却是洁白明亮无比。

    一道半圆形的白色弧光朝着天献太后斩了过去。

    白色弧光只有一道,但是天空之中,却是出现了许多晶莹的辉光响应。

    这些晶莹的辉光和天献太后之前的本命元气有些相像,都是一片片如晶莹的羽毛。

    这些晶莹的辉光急速的在空间之中穿行,带起了无数刺耳的切割声。

    “怪不得如此大的名声。”

    天献太后始终没有正眼看过那两辆马车所在的方位,此时她的目光落在宋麒麟手中的那支笔上,却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宋麒麟的修为不过就是神念境巅峰,但此时的出手,却是已经带上了神惑境的神圣味道。

    世上只有南天三圣突破了神惑境,成为神惑之上的修行者,宋麒麟此时的出手能够带上这种神圣味道,自然是因为借用了她的力量。

    这支春秋笔和宋麒麟,是借用了她方才使用的一些元气法则。

    哪怕是借用,神惑的力量,自然值得她重视。

    她背负的双手分开,往前伸出,做出一个洁印。

    她的双手手心各自出现一个皎洁的光团,这两个光团各自弯曲,就像是两轮缩小了的皎洁明月。

    那道朝着她斩落的白色孤光和朝着她刺落的晶莹辉光全部随着她的双手往上微扬而往上空飞去。

    这些光线奇异的扭曲的,纠结成团,悬于半空。

    她双手之中是弯月,而这些光线却是在空中变成一轮滚圆的满月。

    满月的光辉散发着无比神圣的味道,甚至遮掩住了此时清晨的阳光。

    一声轻响,宋麒麟手中的春秋笔裂了开来。

    他握着这支笔的手和手臂,也瞬间出现无数裂口。

    天献太后微讽的笑笑。

    她就要将此人毫不留情的杀死。

    然而也就在此时,天地之中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那具之前被她困住的神狱山铠,此时却是高高的跃了起来,巨大的身影,就像是一座真正的小山朝着她轰然砸落。

    天献太后眉头微皱。

    她的右手握拳,就像是握住了一轮真正的弯月,皎洁的光线从她的指缝之中不断的溢出,让她的拳头瞬间包括在这样的光线里。

    她直接朝着这座小山一拳轰了过去。

    只是她有些意外。

    因为她这一拳的力量还未真正和这具南朝的最强真元重铠接触,这具重铠的铠甲已经一片片分离。

    一片片沉重的铠甲,就像是毫无重量之物,从内里那名修行者身上飞了起来。

    内里的修行者面色极为沉稳,他一声暴喝,体内的真元尽数喷薄而出!

    天献太后的拳头没有砸中这具分散的真元重铠,所以她的拳头,自然是由内里的这名修行者硬接。

    轰的一声。

    内里的这名修行者的身影只是存在了短短的一瞬,他的整个身体,就像是火中被燃烧的纸片一般迅速消失。

    然而也就在此时,那些原本片片往外飞出的铠甲,却是被某种气机牵引,纷纷朝着天献太后罩落。

    一片片铠甲落在天献太后的身上,这具神狱山铠,完整无缺的穿戴在了天献太后的身上。

    天献太后微微的一怔。

    她没有想到神狱山铠还有这样的用法。

    她也没有想到神狱山铠还有这样的战法。

    而且这具神狱山铠的内里符文之中,竟是蕴含着一种克制她真元的气息。

    也就在这一刹那,宋麒麟那条握着笔的手臂彻底崩碎了开来。

    他体内的真元暴涌而出,轰在碎裂的春秋笔之上。

    春秋笔的笔尖如同箭矢一般,和血肉的碎片一起砸在神狱山铠之上,它之中饱含的铅尘,终于也暴涌而出!

    浓密的铅尘就像是泥田里的泥浆一般填满神狱山铠的符文和缝隙,被他此时的真元力量推动,继续朝着神狱山铠的内里渗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