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二十一章 蝼蚁

第八百二十一章 蝼蚁

    天献太后缓缓挑眉。

    她被削掉的半边眉毛处有些火辣辣的生疼。

    只是和这半边眉毛给她带来的愤怒相比,余听竹此时的话语,或者说何修行的那番说话,却是更甚。

    “他竟敢如此评断我们母子?”

    她心中杀意滔天,若是何修行还活着,在她的面前,她一定控制不住,一定不会计较后果的和他决战,只是何修行已经死了,她现在的杀意和怒意,却是找不到对象。

    余听竹垂首不再言语。

    他所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而此时天献太后的反应,不知为何竟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他只是越来越觉得何修行当年所说的是对的。

    “这些话,当年你有没有对皇帝说?”天献太后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余听竹点了点头,道:“天监三年,我从南天院回宫,便将何修行所说的这些话全部说给了圣上听。”

    天献太后道:“他如何回应?”

    余听竹道:“他没有做任何回应,只是就我所知,在我之后,圣上再未刻意派像我这样的人去南天院督查。”

    天献太后笑了笑。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发笑。

    她的笑容说不出的森然。

    她看着余听竹再问,“这些话,你有没有再说给别人听?”

    余听竹摇了摇头。

    天献太后一时没有说话,这旧书楼周围的空气,却是慢慢粘稠起来,慢慢冰冷起来。

    “其实像我这样的人,原本不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和评断,在我看来,别说是何修行,就算是沈约,也没有资格断定我的过往,更别说是将来。若说有在意的,我只在意皇帝对我的看法。不是因为他是当朝皇帝,而是因为他是我的儿子。他的所为从没有让我失望,对他的一切,我一直都很满意。”

    天献太后看着垂首不语的余听竹,接着说道:“像我这样的人,很少为一个人全心付出,我在他身上倾注了心血,不想他让我失望,我自然也不想他对我失望。只是你恐怕不知道,天监三年之后,他也再未来过我静修之处,所以不只是你觉得何修行所说有道理,恐怕是他都觉得何修行所说有些道理。所以离间我母子之情,你说我是否会怒?这些人,该杀不该杀?”

    余听竹再次躬身行礼,他不加辩驳,只是真诚道:“臣子窃以为,若是圣上真因过往对您有所误解,您便应该以日后的行事处身,让他消除此等误解。”

    “所以说来说去,你还是斥责我杀死这南天一刀?”

    天献太后冷冷的看着他,道:“按何修行和你的意思,是像我这样的修行者,哪怕天下无敌了,却应该藏剑归隐,避世不出?你是否也被何修行洗了脑子?像南天一刀这种老朽,我认为他有威胁,杀了他又如何?”

    “会有大问题。”

    余听竹面上的神色有些古怪,他缓缓抬起身来,正视着这名太后,道:“他虽然只正式收过沈约一名弟子,但在齐云学院这很多年里,许多人其实接受过他的教诲,这建康城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尊敬他,将他视为师长。”

    天献太后面上的煞意越来越浓烈,就像是笼罩上了一层铁霜,她目光凶厉的看着余听竹,冷笑道:“怎么,似乎你都接受过他的教导,你也将他视为师长?”

    余听竹点了点头,道:“不错。”

    “那难道我再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过错,再觉得杀这样的一名老朽只是顺手而已,你便想要和我拼命,为他讨还公道?”天献太后觉得余听竹此时的神情极为可笑,她不屑的看向那条黑狗粉碎处,道:“你应该明白,若不是我念旧,我要杀你,就像是碾碎这一条老狗一般简单。”

    “只是您真的觉得简单?”

    余听竹有些苦涩的笑了起来,他看着天献太后,看着她那条猩红的伤眉,道:“今日你在这杀死这名老者,会唤起很多人的回忆,而且凑巧的是,今日秦家也在建康城中。”

    “秦家?”

    天献太后一时有些错愕。

    她今日太过愤怒,又许久没有离开湖心静院,今日出来,便是如同困兽脱出牢笼,满心欢脱,那些前尘往事在她的脑海之中原本就混乱得很。

    她足足花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才终于反应过来此时余听竹所说的秦家,是当年的天洛秦家。

    “怎么,天洛秦家现在难道还有厉害的修行者?””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余听竹问道。

    当年她游历常熟观荷,却正巧遇到秦家组织人手排水清淤,她所在画舫之中也恶臭难言,她心中不痛快,便和秦家起了冲突。她记得秦家有七位修行者死在了她的手中。

    那七位修行者之中,有一名修行者到时将近入圣境,天洛秦家原本是南朝望族,强大修行者辈出,天明离火诀也是世所周知的强大功法,但那一役之后,天洛秦家一蹶不振,几乎断了传承。

    这种望族,在她看来一旦没落,恐怕百年都难得恢复生机。

    “秦家现在修行自然是不行了,只是秦家读书和经商却是厉害,天洛秦家现在出名,是以乐善好施和遍建私塾让穷苦人家孩童读书出名。”

    余听竹看着她,说道:“当日你顺手所杀的秦家人之中,有一名老太爷已然九十八岁,再过两年便是百岁大庆,当时常熟一带已经准备欢庆,这位老太爷在常熟一带便是一生善行,常熟一带的富贵豪门,现在多在各地捐书建私塾,便是他的遗风。你既已归隐,秦家和常熟一带的人对你的恨意便无所集中,但今日你在这里出手杀死这名老人…秦家人和常熟一带的商会,正巧又在城中聚会,他们….”

    “怎么,他们还敢向我寻仇不成?”

    天献太后冷笑不止,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既然依旧富贵,好生的日子不过,难道还想追寻往年之仇?一群蝼蚁而已!”

    “蝼蚁尚且扑火,更不用说一群义气之辈,在他们看来,生死或许是小事。”余听竹说道。

    天献太后还想要斥责他,但就在此时,她感知到了一些动静,脸色骤变。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