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十九章 恨

第八百十九章 恨

    这名老人并非弱者。

    能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指导沈约修行,指导出沈约这样的弟子的修行者,本身也是一个传奇。

    他本身只是最早齐云学院的看门人,一直等到齐云学院成为前朝的齐天学院时,他的声名都不显,只是等到沈约见了他,拜他为师,从他身上得到南天一刀时,建康城中的那些顶尖修行者才赫然发现,这一个看门人竟然是如此的强者。

    只是他的真元修为和沈约、何修行、天献太后这样的存在毕竟还有着很大的差距,而且他已经太老,虽然他一生淡薄名利,近乎完全脱离于尘世,很少劳心劳力,但不管如何休养生息,他的弟子沈约都已经死了,他实在是有些老得不像样子。

    在天献太后这样的修行者看来,他的南天一刀也应该只是仅供欣赏而已。

    然而令她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刀竟然还能破开她的本命物,竟然还能消解她的本命元气,甚至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任何女子都很在意自己的容颜。

    她当然也是如此。

    所以和同时代的修行者相比,她显得极为年轻,她的面容看上去甚至比她的儿子萧衍还要年轻一些。

    即便是无数年的时光洗刷,都没有能够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她的眼角都没有任何的皱纹。

    然而这名老人却是削掉了她的一条眉毛,却是在她脸上留下了这一道伤痕。

    她如何能不怒?

    其实哪怕她确信沈约已死,这名老人也是她非杀不可。

    因为她隐忍了太多年。

    她和何修行、沈约齐名,被天下称为南天三圣,但其实她心中十分清楚,她和何修行都在沈约之下,所以但凡有沈约的时候,她和何修行自然就被压制。

    若非沈约比她强,她又如何会付出自囚于湖心静院的代价?

    像她这样恨不得每日傲啸江湖的存在,又如何甘心枯坐于静院之中,成为一尊塑像?

    她当然恨何修行。

    自己并没有得罪何修行,但何修行便是看她不顺眼。

    只是何修行也付出了同等的代价,在她看来,像何修行这种骄傲无双的存在,结果也被迫困于荒园,最终死去,明明可以在修行者的世界里留下无数光辉影迹的人,却被硬生生的抹杀最光辉的后半生,这足以抵消她的许多恨意。

    所以其实她更恨沈约。

    哪怕沈约的决定才导致萧衍成了南朝的皇帝,哪怕沈约最终造成何修行死去,但双圣归隐,大圣独尊,若是这世间没有沈约,她又何必如此委屈求全?

    这名老人是沈约修行过程之中最重要的助力,是沈约唯一认真拜过师的老师,沈约有那样的成就,自然离不开这名老人的悉心教导。

    所以她心中很自然的觉得,如果没有这名老人,沈约未必能够压在她和何修行的头上。

    这种想法在静院之中已经萦绕在她心头许多年,这种恨意,让她来到此时时,就已经化为滔天杀意。

    只是这一刀带来的伤痕,却令她此时没有终于杀了这名老人的快意。

    她怒,只是无处发泄。

    这名老人已经尸骨无存。

    然而就在此时,前方旧书楼的一角,出现了一条黑影。

    那是一条黑狗。

    一条在建康城里十分普通的黑狗。

    建康城里的许多人家都会养这种普通的狗,其中穷苦人家养的更多。

    好养,随便什么吃食都能养活这种狗,这种狗忠心,会看家。

    其实很多穷苦人家家中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事,也不需要看家。

    所以这种狗其实对于他们而言,更大的作用是陪伴,是伙伴,是家人。

    当然也会有不幸的主人,有不宵的主人。

    所以建康城里也会有很多这种狗流离失所。

    这条黑狗也是其中之一。

    它在建康城里流浪了很久,才找到这一处可以遮风避雨,而且不被其它壮年的狗欺负的所在,这座旧书楼里的老人,时常会给它点吃食,所以它在这里安生的活了很久。

    它来的时候已经很老,这个时候已经更老。

    平时它都是躺在这座旧书楼外的一角,与世无争。

    它当然认为老人是它的主人。

    它努力的活着,陪伴这名老人。

    只是今日里,老人死了。

    它不太懂,但它知道是这个女人害死了老人。

    它也知道这个女人的可怕,甚至比它见过的最为凶狠的同类都可怕无数倍。

    所以它也满心恐惧。

    它身上的每一块血肉,甚至每一根毛发都似乎在发抖。

    但它还是走了出来,它满心畏惧但是愤怒的抬起头,死死的盯着这名女人,用尽自己的力气吼了一声。

    天献太后看着这条黑狗。

    她也很奇怪。

    她无法理解,竟然有这样一条狗敢在这种时候走出来。

    也就在此时,她更无法理解的时候,她竟然看到这条狗凶狠的朝着她叫了一声。

    “孽畜,找死!”

    她几乎下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厉喝,滔天的杀意席卷而出。

    轰的一声,一股可怕的力量锤落在这条狗的身上。

    这条狗瞬间变成了一团爆开的血雾。

    然而一个动念杀死了这条老狗,她的双手却是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

    她并没有宣泄的快意,反而是有些微微的茫然和更多的愤怒。

    这条狗疯了吗?

    “为什么?”

    有人出声,在充满血腥气的旧书楼前响起,似是在问她。

    恰巧的是,这也是此时在她心中响起的声音,她也想问这句话。

    一名青袍中年男子从齐云学院的后院方向走来,虽然身影还未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但随着他这声音的响起,她已经感知清楚了这人的气息,甚至那些围绕着这名男子的空气的流动,让她都感知了清楚这人的长相。

    “我似乎认得你?”

    天献太后看向来人的方向,她眼含暴戾,有些不确定,“你姓余?”

    青袍中年男子一副文士的打扮,很儒雅,他快步转过旧书楼,看着天献太后,微躬身为礼,“太后所记不错,在下余听竹。”

    天献太后看着这名中年男子的眉眼,确定便是当年的那人,她微微眯起眼睛,道:“看来我当年判断不错,你毕竟有不俗的天赋,让你去惠山观经雕,却真的领悟了其中的修行真意。”

    “不错。”

    余听竹恭谨的说道:“全因当年太后的恩典,所以我才能够成为皇城的供奉。”

    天献太后的面色略缓,道:“你方才问为什么,是何意?”

    “只是想问太后,为何要造这样的杀戮?”余听竹道:“太后已是大圣独尊,白先生无害,这老狗也无害。”

    天献太后微微一怔。

    她平时就很讨厌那些读书人的酸腐气。

    而此时,余听竹的这句话,在她听来就和那些读书人迂腐的说话差不多。

    但吸引她此时注意的,却并非这句话本身,而是余听竹的态度本身。

    “你质问我?”

    她那条完好的眉毛往上挑起,声音顿寒。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