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十八章 除眉

第八百十八章 除眉

    随着她的左手按出,那些悬浮在刀光之前的如透明羽毛般的物事变的更加晶莹丰润,刀光徐徐推进,这一片片透明羽毛般的物事不断碎裂。

    每一片这种如透明羽毛般的物事被刀光切开的刹那,周围的天地空间里都响起巨大的轰鸣,那些散碎的透明晶光崩解成细针,就像蜂群一般流散在她的身体两侧,然后在她身后漫天飞舞,却是又朝着她的身体飞回,涌入她的后背。

    如此裂了十余片,她身前这种透明羽毛般的物事还剩二十余片,那遮掩住她前方天地的刀光渐渐消隐,最后刀光完全消失,变成了一柄纯粹的刀。

    刀在老人的右手中。

    这是一柄很独特的刀。

    刀背比一般的刀要宽阔一倍,刀锋却显得异常的薄。

    刀是淡青色,刀身表面并不显得分外平整,但却很光润,就像是道路上被无数人的脚步磨光的青石。

    老人握着刀,他保持着斩落的姿势,他的刀锋和天献太后的身体之间只有尺许的距离,只是这尺许的距离被那二十余片透明羽毛般的物事全部充斥,他和天献太后的身体周围,有气劲震荡得空间都似乎开始扭曲,然而两个人的身体却是如此奇妙的僵持,完全不动。

    “我来,果然是对的,南天一刀,还是比我想象的要危险。”

    天献太后的声音响起。

    她看着这名专注持刀的老人,平静的说道。

    这名老人虽是沈约的老师,但他的修为毕竟无法和南天三圣比肩,只是专注于刀道,此时倾注自身所有修为的这一刀,竟能展现出这样的威力,能够和她相持,无论如何,这一刀的强大,也是完全违背了修行界典籍上记载的道理。

    只是在这种相持之下,她依旧能够好整以暇的说话,也是在体现着境界的碾压

    老人不知是无法说话还是不想说话。

    他手中这柄青刀的刀锋上发出了一些碎裂的声音。

    随着一些青色的碎屑的掉落,这柄刀的刀锋上出现了很多缺口,然后他慢慢的开始拖动这柄刀。

    这柄刀在他的手中,就像是变成了一把伐木的锯刀。

    天献太后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嘲讽神色,除此之外,还有说不出的满足。

    在她看来,她刚刚的那句话,对于这传说中的南天一刀而言,已是盖棺定论。

    虽然这一刀超出了她的预料,足够危险,但也仅此而已。

    危险,但不足以对她造成任何实质的威胁。

    以这名老人的力量,此时的这种变化,也只不过是白费力气。

    白费力气,便没有任何的意义。

    然而也就在此时,空气里面出现了一股有些刺鼻的味道。

    这种味道,就像是极为浓烈的酒气。

    无数缕真元从这柄老人近乎干涸的身体里流淌出来,在刀身上弥漫,然后这柄刀燃烧了起来,布满了深蓝色的火焰。

    这种火焰很奇怪,对于天献太后都有些难以理解。

    这一刹那让她甚至产生了某些错觉…这名老人一生之中喝了不知道多少烈酒,而他已经太老,浑身气血也已经衰败,但难道说,他一声之中喝下的烈酒,取代了他的气血,而此时,这些烈酒就像是他流淌出来的鲜血一样,燃烧绽放出了他最后的生命力?

    她无法理解。

    更让她无法理解的是,她完美的防御出现了裂痕。

    那二十余片拦在刀锋之前的透明羽毛般的物事开始飞快的消失,不是裂解成之前无数细针般的晶体,而是融化,消失,直接变成虚无。

    她可以不在意真元的损耗,因为整个南朝的人间,便是她的人间,整个人间,不知还有多少补充真元的东西供她使用。哪怕整个南朝的修行者都因为灵荒而无法补充真元,她都无须考虑这个问题。

    然而静修多年的本命元气的损耗,却是她无法承受。

    她面上的平静冷漠消失。

    她愤怒的一声厉喝。

    她身后的天空骤然扭曲起来,天空之中出现了一片白茫茫的元气,出现了一座巨山的影迹。

    这是一种神念境的修行者都不可能理解的手段,就像是她将远处的某座巨山都炼化成了她的本命物,让这座巨山和她的身体有了奇妙的链接,在她想要动用时,这座山的所有元气,都能瞬间被她调用。

    轰的一声。

    巨山倾倒。

    这座城中自何修行和沈约离开之后,再未出现过的力量,再次出现在世间。

    刀锋还在前进,只是狂暴的力量将这柄刀上的所有火焰瞬间朝着这柄刀反冲而去,不是直接反冲向这名老人的身体,而是所有在刀身上燃起的火焰,被这种狂暴的力量反而压得朝着刀身之中沁入。

    这柄青色的刀瞬间变得通红,然后变形,它不再像是一柄刀,而像是一柄在炉膛里烧过太久的烧火棍。

    噗噗噗噗…..老人手上响起许多细微的声音,他的血肉和这柄刀的刀柄接触的地方,全部变成了飞灰,像烟囱之中喷出的灰屑。

    血肉迅速的消失,从老人的身上变成灰屑朝着四周飞溅。

    先是手掌,然后是整条手臂,然后是整个身体。

    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光,这名老人有些依恋的看了一眼这座城的近处和远处,然后他最后的目光落在了天献太后的眉宇之间。

    咚!

    这柄已经变成烧火棍般的刀突破了所有那些透明羽毛一般的物事,和天献太后如玉的双手相触。

    刀身震荡的刹那,便突破了这最后的僵持,他身上的血肉全部化为飞灰,连内里的骨骼也都彻底散碎,化灰。

    这名默默无闻很多年的老人,此时变成飞舞在晨曦之中的无数灰屑。

    疾进的烧火棍般的刀身在天献太后的双手之中戛然静止,然而最后的一抹火光,却是依旧朝着上方溅起,掠过了天献太后一侧的眼眉。

    天献太后微微皱眉。

    她的一边眉毛变红,然后消失了。

    她发出了一声轻声的痛喝,这声轻声的痛喝里,蕴含着比本命元气散失时更强烈的愤怒。

    她的眉毛少了一条,留下了一道被深深灼伤的红痕,此时在晨光里,她眉毛就像是一黑一红,极为怪异。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