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十六章 天下大圣

第八百十六章 天下大圣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皇帝为显仁厚,真将何修行的弟子当成了孩子?”这名女子冷冷的笑了笑,她背起手来,道:“看来这批军械都不俗,否则你也不会如此动怒。”

    她的面容看上去很年轻,往往让人忘却她是萧衍母亲,南朝天献太后的身份。只是当她背起手来的刹那,她的那种威严,那种老气横秋高高在上的感觉,却和她的面相十分不符,才让人感觉她比萧衍都经历了更多事。

    萧衍是南朝的皇帝,在皇位上多年,一举一动自有威严,然而她的威严,却显得更为霸道,更为气势凌人,有一种挟带着身后整个天空往人身上压来的气势。

    这种威压不只来自于她当世无双的修为境界,还来自于她的性格本身。

    像她这样的人,不会刻意隐匿自己的锋芒,她对任何人说话,都是如此的盛气凌人。

    在她看来,狮子自然不需要对羊群低眉顺目,而且哪怕狮子对羊群低眉顺目,羊群也只会觉得这种低眉顺目是虚伪。

    “应天潜龙坊试制出了一批军械,外表如一尺来长的寻常黄铜管,但内里设计极为精巧,内里有独特火石,旋动机括就可以令火石生热,以热力产生热气,压迫黄铜管内的细针。这些细针在数十步之内激发,威力极为可怖,数十根这样的军械同时激发,便是冲来有数百人,也恐怕同时被射杀。”萧衍深吸了一口气,他的面色这才缓缓平复下来,道:“每一根这样的铜管之中有一束细针,每一束细针喷射出去,都是数百根牛毛丝般一蓬,近战之下,寻常军士根本无法匹敌,这种细针极细,甚至能射入重铠缝隙之中。潜龙坊将这种军械命名为‘一窝蜂’,便是形象的描述这每一件军械动用时,就如同有一窝蜂激飞,在人群之中乱刺。这种军械十分难制,潜龙坊第一批也就制出了一千两百多件,我体恤铁策军只有数千人进入党项,若是面对人数十余倍的党项大军恐怕无法自保,足足便送了一千件过去,连备用针束都是备足了,我却没有想到他在党项竟然做出如此事情。”

    “此等外物,又何足挂齿。”

    天献太后淡淡的看着萧衍,道:“不过心结难过,终究因为是何修行弟子。”

    萧衍沉默下来。

    他此时是真正的心中怒意才全消,他细细的咀嚼着天献太后说的这句话,一时难以回应。

    军中大将故意述苦,这也是常态。

    换了别人,他也不会如此动怒。

    若不是林意是何修行的弟子,他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不管林意的军资之事,任凭林意以铁策残军开去党项镇边。

    再加上林望北是前朝边军大将获罪,林意在建康那些时日也过得极其不如意,在钟离之战过后,虽然得封大将军,但接下来也只是让林望北回到建康而已。

    如此种种,他此时设身处地想来,林意如生叛意,也似乎极为正常。

    “前朝的大将得到的是前朝皇帝的恩宠,哪怕你再对他好,他心中也有比较,哪里有雍州的子弟兵和萧家自己人堪用?你既然为帝,前朝的这些人,何修行的座下这些人,一个不用,那是正常不过,让他们好生吃喝等死,还不算优厚?”天献太后看着他沉默不语,却是淡漠的接着说了下去,“你看当年的沈约和何修行,你还不明白,此世此时,决定是谁家之天下,难道是这一些举足轻重的军械?难道是一支花费无数人力物力堆积起来的数万精兵?”

    “沈约和何修行既死,我已天下无敌,你觉得谁是威胁,我看不惯谁,便直接将他杀了,这天下难道会不够安定?”天献太后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自然,很随意,似乎在说一件十分寻常的事情,“我先杀掉南朝这些逆贼,然后再杀北魏的人。南北合流,天下一统,迟早而已。以南朝之本,难道还补充不足我一人之真元,我现在乃天下大圣,至少还有数十年修为鼎盛,谁敢不服,谁敢不从?”

    “母后,你是否要听儿臣的心里话?”萧衍不再沉默,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献太后。

    “你是我儿子,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天献太后微嘲道,“天下人可杀,唯独你不会成为我敌人。”

    “我先前决定和魔宗见面,想要尽快结束南朝和北魏的战争,魔宗此人可怕,野心诡异之魔鬼,但我依旧敢与这魔鬼|交易,只是因为有母后你。”萧衍认真的看着她的眉眼,道:“哪怕凭我之力,将来不是他对手,但我知道,母后您一定是我的依靠,有你在,他不足为惧。但还有一点原因,便是因为母后您本身,我先前不知道您和沈约之约,只道你自己潜心诵读佛经,我生怕你到时候不想在闭关,出关之后反而杀机太重,如宝剑隐忍多年为饮血,便渴望多饮血一般,我怕你杀得天下恐惧,我怕您杀人太多,所以便不想过分仰仗您之手,而想尽可能的凭我之力解决。”

    “只是养虎为患,魔宗难除,剑阁这两名弟子,却已经羽翼丰满,已经让皇帝你都寝食难安。既然如此,那皇帝你就要听从本心。”

    天献太后森然的笑笑,露出如白玉般的牙齿,她眉心之中的一颗红痣都似乎因为气血澎湃而发着欣喜而求之不得的红光,“就让我将他们杀了,一了百了,岂不痛快。”

    萧衍此时的情绪极为复杂,天献太后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仰首望天,傲然道:“不需多想,我只视前路,从不回望,你今天来这里,便是天意。”

    萧衍又沉默了片刻,道:“母后,我不希望杀人太多。”

    “那些泛泛之辈,自然有泛泛之辈去杀,又何须我动手?”

    天献太后讥讽的说道:“我杀的人,又如何会太多?”

    萧衍终究不知该再说什么,只是轻声道:“母后知道儿臣心意便好。”

    天献太后也不再出声。

    萧衍道:“只是母后行事,还需小心,我不想您有任何损伤。”

    天献太后微微一笑。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