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十五章 天下无敌

第八百十五章 天下无敌

    “参见母后。”

    萧衍躬身行礼,他隔着重重垂幔朝着这名女子行礼。

    他是南朝皇帝,在皇宫之中已经不需要再向任何人行礼,然而他必须朝着这名女子行礼,因为这名女子不只是他的母亲,他今日所得,包括他的王位,都是拜这名女子所赐。

    “终于想到要来见我了?”

    这名女子淡淡的笑了笑,她站了起来,在她站起来的刹那,一股难以想象的威压以她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所有的垂幔都像是战场上的旌旗被风抖直,猎猎作响。

    围绕着这座静院的小湖上骤然起了风。

    这风不是从一面吹来,而是以这座院落为中心,所有的波浪都朝着岸边击去。

    湖中的鲤鱼都是惊恐不安,它们虽然没有什么智慧可言,甚至连记忆都是极差,但无数次这样的气息熏陶,却让它们十分清楚静院之中这人是它们生命的主宰。

    所有波浪澎湃的湖中出现了一幕奇景,所有的鲤鱼都朝着这座静院游去,它们尽可能的贴伏于湖底,就像是在朝着这座静院朝拜。

    垂幔扯得笔直如铁,露出了这名女子的身影。

    这名女子的身形在站起来之后更加显得高大,她甚至显得比萧衍还要更高一些。

    她身穿着海青服,是出家人的模样,她的面容也十分秀丽,但双眉却比一般女子浓烈,看上去便显得不只是英气十足,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霸烈之感。

    她的眉心有一颗天生的红痣,十分吸引人注意,让人一眼望去,便很容易忽略她五官的其它特征。

    萧衍微微垂首,一时不语。

    这名女子微嘲的笑笑,“沈约到死也不敢来见我,想必是生怕见了我之后却改变了主意,你不敢来见我,是生怕我的想法影响你的决定,或者怕我提出对你看来是很不理智的要求。只是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萧衍沉默了片刻,道:“您觉得沈约先生若是见了你,会后悔当日的决定吗?”

    “一个人越老,想的事情就越多,想得越多,就越是纠结犹豫,越是瞻前顾后。不过沈约倒是没有让我失望,他最后还是去了荒园,便是矢志不移的将他当年的决定贯彻到底。”

    这名女子桀骜的笑了起来,道:“我比他们年轻,注定比他们晚许多年才会离开这个世间,而且何修行没有像我这样有福分,有你这样的好儿子,他当年不站我这边,站谁那边?”

    “至于何修行。”

    她微微抬首,看向南天院荒园的方向,她微讽的接着说道,“我不知道当年他为何怎么都看不惯我,觉得我性情太过乖张,觉得我行事太过强悍,太过不讲道理?”

    “在我看来,像我这样不知道付出多少才成圣的修行者,当然可以随意的行事,正是因为不想守别人的规矩,所以才会想要站到众生之巅来掌控众生。但是因为我而阻拦你登基,这却是没有道理的。我们三人之中,原本就是沈约最强,所以要接受的,最多也是沈约的规矩,而不是他的。所以我只要让沈约来制定这个游戏的规矩。我接受他的赌约,我在这里出家修行,不问世事,他便将何修行逼在荒园。”

    这名女子收回目光,看着萧衍,道:“皇帝,你若是知道这些,是否会后悔不早些来这里见我?”

    “什么!”

    萧衍的面色骤然变得苍白无比,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名女子,他的双手都微微颤抖起来,“难道当年您选择出家静修,并非是因为你自己的喜好,而是….”

    “难道你觉得是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行事乖张,性格太过强悍,所以才想要出家静修来磨砺掉自己的戾气?”

    这名女子骤然大笑起来,她看着萧衍的目光不乏慈爱,只是这种慈爱,却就像是一位母亲在看着自己刚刚三四岁的不懂事的孩子,“一个寻常人走路时,会在意脚底下碾死的几只蚂蚁?像我这样的修行者,杀死一些寻常的不入流的修行者,难道会觉得自己充满戾气?你很多地方都比萧宏优秀太多,但这样的道理,恐怕萧宏都早已经想通了,你却还是蒙在鼓里。”

    萧衍登基已经多年,他的修为也已经凌驾众生,然而听着这些话语,他的心境却是无法平静。

    他的脑海之中有些空白,但残存的理智却是在告诉他,当年何修行之所以闭锁荒园,便是因为他的母后自闭于这静院。

    所以沈约是先和她有了这样的约定,才和何修行有了那样的赌约。

    三圣归隐,天下便定。

    沈约想要的是南朝能够迅速的平定,能够很快的朝着利于万民的方向走去,而付出最多代价的,却是母后和何修行。

    “木已成舟,沈约离开这世间的时候没有来见我,也是觉得没有看错你。”

    这名女子笑了笑,道:“他和何修行同归于尽的消息传来,即便我也感知到当时的气息波动,但我却依旧自闭于这静院之中不敢妄动,便是生怕沈约和何修行也约定假死,以此来看我的动静。我便只能依旧好生的呆在这里。”

    “只是现在……”

    这名女子抬起头来,收敛了笑容,说不出的感慨,“他和何修行应该是死了,他和何修行离开了这世间,我便只好天下无敌。”

    “既然我已经天下无敌…我的儿子,皇帝陛下,你还有什么好担心和犹豫,还有什么可以瞻前顾后的?壮士为了求生尚可断腕,作为皇帝,要立千秋功业,有什么不能决断和割舍的,哪怕要付出百万人的性命,那又如何?”

    “儿臣不想很多人死。”

    萧衍想了想,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这名女子再次深深的行了一礼,道:“儿臣来时之怒,还是因为何修行。”

    这名女子的双瞳微微一缩,她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北魏魔宗来降,被何修行那名真传弟子所阻。他在南天院之中所收的弟子林意,去了党项,却是和北魏长公主勾结,而且帮一名异族女子立国,这实乃为我朝竖立大患。最可恨的是,他先前哭穷,我刚刚送了一批最佳的军械过去,此时要想下旨收回都已来不及。”萧衍缓声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