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十四章 天坠

第八百十四章 天坠

    每个人的世界是不同的。

    萧升捂着自己肿起的脸,即便是听着萧宏的这些话,他都依旧有些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不明白萧宏为什么会如此暴怒。

    就算自己猜测的是错的,就算圣上真的如同萧宏所说一样,他其实已经怒极,那便说明林意的确是已经触碰了他的逆鳞,既然如此,那自己的回答便应该顺了圣上的心意。

    更何况从雍州到现在,这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圣上经历了多少大事?

    再大的大事,在萧升的印象里,圣上都能够圆满的解决。

    林意只不过数千兵马,哪怕在党项为乱,那又能如何?

    何修行都死了,更何况他的这个弟子。

    他直觉萧宏的怒来自于怕,只是他此时却是不知道萧宏到底在怕什么。

    想着民间的那些风评,他低垂下头的时候,心中便不免委屈起来,他心想明明是亲兄弟,为什么一个是令人高山仰止,如山巅的明月般温和,又似乎完全能够照耀整个南朝,而此时站在他面前的这一个,为什么行事都是如此畏畏缩缩,胆小得就像是竹林之中的竹鼠?

    萧宏的怒意无法消失。

    他浑身颤抖着,他看着低垂下头的萧升,知道这人终究想不明白那些道理,更不可能真正的了解自己。

    谨小慎微难道有错吗?

    立国难,但守成更难。

    在他看来,任何温和的缓慢改变,都可以使得这个王朝如大树一样慢慢生长下去,所以他心中一直抗拒任何或许会对这个王朝产生剧烈改变的举动。

    这种心境,自然也影响了他的统军。

    他总觉得哪怕南朝和北魏的战争不断的相持,这种相持,也不会让南朝消亡,反而能够转移南朝内的诸多矛盾,也能够让诸多的门阀同仇敌忾。

    若是南朝在短短数年之中胜出,以军队伤亡无数的代价击溃北魏大军,到那时,大量南朝人朝着北魏迁徙,或者有大量北魏权贵来投,说不定会涌出更多的问题。

    萧家根基尚浅,准备的时间还不足。

    胆小,他当然是胆小的。

    他自幼都不爱征战,不爱看血肉横飞之事。

    之事他并不认为这便是可耻,他反而认为,越是胆小者,便越能如秋虫般更好的感知冬日寒意的来临。

    在眉山之后,到钟离之前,他当然是十分厌恶林意,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他觉得林意是自不量力,而且完全不懂得自爱。

    然而钟离之后,他当然很清楚林意在军方和民间拥有了什么样的地位,他也十分清楚,林意这种战神一般的人物,可以对南朝军队的士气起到何等的提升作用。

    这样一人,足以抵得上数十万大军的作用。

    对于这样南朝的柱石人物,他当然不可能再像之前一般表现出强烈的敌意,所以他的姿态很自然的改变。

    他甚至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保证林望北能够顺利回到建康城。

    哪怕现在林意不了解,但他确定林意将来一定会承他的好意,他和林意之间的关系一定会有所改善。

    在他看来,他自己和林意的关系,乃至自己皇兄和林意的关系,是可以决定将来整个南朝的安定和强盛与否的。

    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萧衍。

    萧衍的护短和任人唯亲来自于他的天性。

    只要南朝足够安定和强盛,只要萧衍依旧是他的皇兄,那不管他打了多少败仗,在民间有多少恶评,他就依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临川王。

    所以他真正在意的,只是萧衍的王位是否安稳。

    此时南朝和北魏的战事已经占优,林意去了党项之后,党项边境也并没有什么异动,一切都似乎在朝着更好的方向而去,然而他没有想到,竟然会传来这样的两份密报。

    他并不怀疑这两份密报内容的真实性。

    林意此人在他看来十分桀骜,自然有通元燕的可能,只是他同样十分清楚,林意是真正的南朝战将。

    像林意这样的年轻人,哪怕有些野心,有些不当之处,权衡当前局势,也可以原谅。

    只是萧衍和他的确是不同的两种人。

    若是还有回旋余地,若是萧衍并非盛怒,他都绝对会第一时间让自己去面谈,而不会只是将这两封密报的消息告诉他和王僧卞。

    这种意思,恐怕就是,我已经告诉了你们林意通北魏,那将来我如何对付他,你们也应该不能说什么废话了。

    最关键在于,他知道水月庵中修行的那人,恐怕也早已不想再蛰伏,恐怕她早就在等着萧衍忍不住的这个时刻。

    最关键在于,沈约已经不在世间,而林意,偏偏是何修行的弟子,剑阁的主人。

    一念之此,他心中却又觉得对不住萧升,毕竟萧升不知道当年真正的隐情,不知道最为可怕的,并非是萧衍的怒意,而是水月庵中那人的蛰伏欲出。

    “我失态了,你先回去治伤。”

    他颓然的挥了挥手,让萧升离去,在萧升告辞离开,推开书房门的一刹那,他看着书房外如黑铅的天空,只觉得天色沉沉欲坠,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南朝那半边天空都已经压了下来。

    ……

    一间静院,立在水中央。

    这间静院是八角形,院墙直入水中,唯有一座石桥和小湖的湖边相连。

    这是一个人工挖出的小湖,并未按照建康权贵的喜好,在里面种荷花。

    水里只有一些纤细的水草,里面游动的各色鲤鱼,却是分外的肥硕。

    静院里有重重苇帘,帘上有淡墨山水画,重重叠叠。

    最深处,有一个蒲团。

    蒲团上有一名坐着都显得很高大的身影。

    “皇帝,因何发怒?”

    当萧衍进入这间静院时,蒲团上坐着的人微带着戏谑般出声。

    这是一名女子的声音。

    只是声音显得很威严,甚至显得有些危险,有些霸道。

    那些鲤鱼原本十分活泼,甚至追逐着萧衍的脚步声嬉戏,然而在她出声的一刹那,这些鲤鱼全部像在腊月里被冻僵在冰水中一般,一动不动。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