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十三章 怒极

第八百十三章 怒极

    看着夏巴萤狂放不羁的大笑,佛宗也感到欢喜,只是在下一刹那,他却是开始认真的思索夏巴萤之前的那个问题。

    只要严苛保守这灵荒的秘密,那在场这些人,将会变成整个修行者世界里最特殊的存在。

    在场这些人,就会变成灵荒时代里,天下灵气的掌控者。

    甚至想得极端一些,就像是灵荒是因为在场这些人的窃取……天下修行者都没有灵气可修,是因为所有灵气都被在场的众人藏了起来,都只归他们这些人所用。

    这在整个修行者世界的历史之中,在所有的灵荒时代,都是未曾发生过的事情。

    那他们掌控了这天下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宝藏,接下来能够做什么事情,该如何做,应该如何做?

    佛宗脸上的微笑渐渐消失,他的面色在夜色来临之前变得异样的肃穆。

    在他的眼里,夏巴萤和林意都是拥有大智慧者,若是夏巴萤只是想着自身的修为,那也绝对不会在一开始问他那样的问题。

    ……

    夜色笼罩建康时,两份分别来自北魏和吐谷浑的密报先后送至皇宫。

    寻常的军部密报若是在夜晚到达,便会由军部高阶官员先行查看,等到明日早朝时上报,一般而言,上报时这些军部的高阶官员便大致已经想好了对策,以及军部的一些重要人物的观点也已经各自陈述完毕。

    然而这两份密报加急送来,却是根本未经军部的正常流程审阅,而是直接送入了皇宫的御书房。

    一名紫衫修行者进入了御书房,上到桌前七步处,然后单膝跪地,行礼。

    在南朝军方,雍州军出身的将领往往意味着某种特权。

    因为这些人都曾经是皇帝萧衍身边出生入死的兄弟。

    但在皇宫里,能够进入御书房,能够进到萧衍身前七步之内的这种紫衫修行者,拥有的特权甚至比那些将领还要大。

    因为这些人在雍州时开始,就已经是萧衍的影卫,或者死士。

    这些人对于萧衍而言,也意味着绝对的忠诚。

    这名紫衫修行者已经如此进入御书房多次,他这种上前行礼的姿态都已经如同身体的某种本能,然后当他起身取出这两份密报时,他的动作却比平时慢的很多,显得有些犹豫。

    这种些微的差别逃不过萧衍的感知。

    萧衍缓缓的抬起头来,放下手中的一本奏章,他看着这名紫衫修行者,道:“既是大事,便不得缓。”

    他的声音很平和,脸色也不见威严,但这名紫衫修行者却是浑身一震,马上道:“是”。

    他不再有任何停留,两封密报瞬间从他手中飞起,稳稳落在萧衍面前桌上。

    萧衍开始看这两封密报的内容,在下一刹那,这名垂首恭立的紫衫修行者以为他会勃然大怒,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萧衍只是认真的看完了这两封密报的内容,然后只是道:“知道了。”

    这名紫衫修行者愕然的抬首。

    他看到萧衍的面色依旧很平和,似乎没有什么改变。

    这名紫衫修行者的心中却是莫名的生出寒意,他咬了咬牙,有些艰难的按惯例问道:“需要再送阅于何人?”

    萧衍微微垂下眼睑,道:“大司马,临川王。”

    ……

    “我皇兄接到这两则密报是什么反应?”

    天将明时,萧宏在自己的书房之中,看着一名军师模样的中年男子,问道。

    他满眼血丝,短短数月,他比起在边军时还要显得苍老和憔悴。

    数月前林望北返回建康之后,他便也接受调令从边军返回建康。

    按理而言,钟离之大胜导致南朝在北边战线也大量收复失地,甚至让北魏军队到现在都一蹶不振,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光从战果来算,他这个边军大统帅的战果十分辉煌。

    然而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若是换了任何一个原先的边军大将统帅,这战果恐怕会扩大数倍,甚至彻底改变南北相持的状态也不一定。

    这数月来,不仅是朝中官员的弹劾不断,最令人难以忍受的,自然是在民间越来越不堪的风评。

    然而在这种已经是极为煎熬的日子里,他竟然看到了这样的两份惊人的密报!

    一则来自北魏,竟是阐述林意通敌!

    林意竟然暗通北魏长公主元燕,证据确凿,而且元燕都已经因此而畏罪潜逃。

    一则来自吐谷浑,吐谷浑的皇帝亲自血书,说林意已经和夏巴族的夏巴萤收伏党项原先各王族,此时林意和夏巴族的联军,已经进入吐谷浑边境

    ,将要一举吞并吐谷浑,而且林意已经拥夏巴萤为王,夏巴萤立国为夏。

    “圣上似乎平静的很,他可能心中觉得这两则消息都是无稽之谈,甚至是北魏和吐谷浑的离间之计。”这名军师模样的中年男子是金紫光禄大夫萧升,他的年纪比萧宏和萧衍大出十几岁,是雍州时便跟随着萧宏和萧衍的文书官。等到萧衍登基之后,他也是鸡犬升天,现在也是十四班的高官,只是行些奉诏之事,平时也经常在御书房侍奉左右。

    “平静的很?”

    萧宏深吸了一口气,他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他怎么可能会是离间计?”

    萧升看着萧宏,以为他是激动,便道:“现在林意对于北魏而言,自然是和韦睿一样难以对付的肉中刺,他们便很有可能用元燕来演苦肉计,嫁祸林意。”

    萧宏看着萧升,道:“那除了传讯给我和王僧卞,他招了你之外,还招了别人去吗?”

    萧升摇了摇头。

    萧宏的身体都变得有些僵硬起来,他看着萧升,道:“他和你有说了什么?”

    萧升的面色有些得意起来,道:“圣上问我,若是由我看,我该如何看待这两封密报?”

    萧宏道:“那你是如何回答的?”

    萧升洋洋自得道:“我便回道,圣上难道忘记了前朝韩国舅之事吗?”

    萧宏的呼吸彻底停顿,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升,寒声道:“你为何如此作答?”

    萧升愣了愣,他此时才觉得萧宏的面色有些不对。

    “这….王爷您不是和这林意有过节?”他看着萧宏,自己的心中也生出些寒意。

    “啪!”

    他的话音还未落,萧宏已然大怒,一巴掌狠狠拍在他脸上。

    萧升直接就懵了,他脑袋轰轰作响,满嘴鲜血横流,数颗牙齿随着鲜血从口中涌出。

    “你这….你这废物!”

    萧宏伸手点着他,浑身哆嗦,一时都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你跟了我和皇兄这么多年,难道不知道,皇兄越是大事,越是不动声色,如此重要的事,他只是做如此反应,已经是怒到了极点,不让大司马王僧卞连夜去见他,反而只是见你问了一句,便是已经反常到了极点。还容得你煽风点火?你真是….你真是…”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