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十一章 观雪景

第八百十一章 观雪景

    一片惊呼声自远处的军营之中响起。

    身在远处的人,反而比站在这些火焰浮屠下的人看得更清楚。

    这一圈晶莹的元气冲击波往上冲出,这一片区域的时间就好像突然停止了流逝一般,那些银链一般往下掉落的水珠就像是突然静止在空中。

    接着,这片天空似乎为之一震,那圈晶莹的元气冲击波消失无踪,但是有一蓬白茫茫的气息,却是当空往上弥漫。

    那一颗颗水珠受气劲的震荡,悬浮在空中的刹那,已经部分开始冻结,但依旧有部分往下流淌,接着再被冻结,却是在空中凝结成一条条细枝模样。

    这些细枝很多都头尾相连,随着这寒气往上冲击,上方那些水珠又四下溅开,然后冻结。远远望去,当空那些银链般的水流是瞬间一变,往外膨胀,变成了一株株冰树银花。

    军营之中的军士大多数都不是修行者,平时那些修行者的手段便已经足够令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此时再看到这样的画面,他们更是觉得匪夷所思,惊呼声一波波如潮水一般涌起。

    但这冰树银花的奇景在空中也只是维持了短短一瞬,就只在一个呼吸之间,天空之中响起无数清脆的碎裂声,那一株株美轮美奂的冰树银花瞬间从内部崩裂,无数的冰晶碎片从空中纷纷扬扬坠落下来。

    此时这些火焰浮屠下方的都是些修行者,自然都不惧这些冰晶碎片。

    只有云棠一脸苦意,生怕周围的人将他忘了,到时候他满脸被这些锋利的冰片划花。

    就在这些冰片距离所有人头顶不到一丈时,原道人的脸上闪现出一种莫名的辉光,他的身体上方,骤然出现数十道旋转的元气,这数十道旋转的元气形成了一个漩涡,将所有这些落下的冰片全部卷吸其中。

    咔咔咔的碎裂声不断响起,那些冰片互相撞击,互相挤压,全部碎裂成分,但紧接着却被原道人的这股元气力量不断挤压,一个粉白色的冰雪圆球在原道人的上方形成,滴溜溜的急剧旋转,起先只是数尺来长,但只是一个呼吸之间,这个冰雪圆球却是不断变大,变成了一个成人合抱不过的巨球,而且这个巨球随着周围元气力量的不断挤压,那些面白的色泽全部消失,变得晶莹剔透,甚至显出蓝色,竟是焕发出宝石般的色泽。

    砰的一声,旋转的元气力量也承托不住这个沉重的巨球,这个巨球直坠而下,砸落在原道人的身前。

    火焰浮屠上那些夏巴族的军士原本也都是胆大之辈,但哪里见过这样的景象,一时间寒气还在不断的上涌,他们也只觉得寒意刺骨,他们身体都无法控制的微微颤抖,身上的甲衣上都泛起一层白霜。

    细封英名和细封英山等人之前根本没有如此近的感受过入圣境的修行者的手段,此时看着身前的那颗晶莹剔透的冰球,又是震撼,又看着自己倒映在这颗冰球上被扭曲的身影,又觉得好笑。

    “你现在不过是承天境,但炼化了仙灵玉,体内真元特殊,再配合这寒谕扳指,这种元气之威,就是寻常神念境的修行者都无法比拟。”

    原道人看着白月露右手大拇指上戴着的那颗扳指,缓缓的说道,“只要有手段能够行云布雨,铅室存冰这种设想便能成行。”

    所有人此时也都明白原道人并非有意卖弄。

    既然夏巴萤让火焰浮屠泼水模仿天空降雨,那他此时施展的,便是敛冰手段。将来哪怕容意一时无法布置出敛冰的手段,以原道人的手段,恐怕也能收敛落下的冰砂。

    白月露方才的元气冲击,已经笼罩天空数十丈方圆,只要白月露连续动用真元,笼罩范围必然极广,能够收敛到的天地灵气,应该远远大过白月露和原道人的这种真元损耗。

    而且在场每个铁策军人都不笨,原道人方才展露了这种手段,他们便都心知肚明,恐怕最佳的收敛方法,是容意布置出类似这种漩涡一般的法阵,卷吸落下的冰雪,而下方再有些修行者从中协助,挤压这些冰雪,如此一来,同等大小的冰块之中蕴含的天地灵气会更多。

    “行云布雨….”

    魏观星听到这四字,眼睛微亮,道:“我们南朝九霄观的道人倒是擅长云雨手段,他们专门为前朝祈雨,所修的真元手段全是唤雷布雨的手段,只是九霄观是前朝皇宫供奉的道观,萧衍登基之后,独尊佛宗,这些前朝的道观全部被废,不过萧衍登基之后毕竟手段温和,当年那些道观被废,他却是并未将那些道人也斩杀或者囚禁,最多只是流放,若是费些力气去找,应该也是找得到。”

    他如此一说,齐珠玑等人心中才刚刚泛起欣喜之感,但夏巴萤却是已经微微一笑,道:“唤雷布雨,何须还费劲去千里之外寻找,如果我所料不错,我们现在大军之中,就有那么一位。”

    林意和白月露脑海之中同时想起一人的名号,异口同声道:“噶尔丹法王?”

    “不错。”夏巴萤点了点头。

    魏观星和齐珠玑等人互相望了一眼,都是近乎无语。

    林意却是微微皱眉,道:“确定?”

    他之所以有疑虑,是因为噶尔丹法王操控雷电的手段,他是记忆犹新,而且噶尔丹法王之前也将自己的这门手段献了出来,夏巴萤和白月露也都有参悟,他也有看过那门法门,上面似乎也并未有其余控云布雨的手段。

    看着林意如此疑惑的神色,夏巴萤却是微微一笑,道:“和你们南朝那什么九霄观差不多,你们是不知道,拓跋族的这密宗之所以在党项有如此威信,便是因为密宗这些法王之前也是专做你们南朝九霄观那些僧人差不多的事情。早年拓跋氏的密宗便是在干旱季节布雨,在连绵雨季驱云散雨,被认为可以和天神沟通,是天神的人间行走,所以才收纳了大批虔诚的信徒,归于拓跋氏。”

    “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齐珠玑对着林意使了个眼色,在他看来,连原道人有可能晋升妙真境都应该严格保守秘密。

    可以肯定的是,连魔宗都不是妙真境的修行者。

    若是原道人真的进境,那他就是除去南天三圣之外,天下独一的妙真境修行者。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到时候原道人和林意,自然会成为众矢之的。

    林意当然明白齐珠玑此时的想法,他朝着夏巴萤点了点头。

    夏巴萤微微一笑,她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的雪峰,道:“那一会请噶尔丹法王和我们去雪线之上观雪景?”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名互望了一眼,他们心中都明白,这是要让噶尔丹法王直接施展手段,直接在雪线之上的某处行云布雨。这是要远避开大军耳目,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他们心中当然十分想亲眼看看噶尔丹法王配合白月露以及原道人的手段,但此时心中所想,夏巴萤和林意恐怕只会带极少的人,他们或许未必能去。

    “让这些火焰浮屠全部回去,你们三人用我的火焰浮屠,带噶尔丹法王来和我们会面,佛宗若是有空,也可一并请来。”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夏巴萤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却似乎看穿了他们此时的想法,再对着三名夏巴族的修行者下令之后,便看着他们,笑了笑,道:“若是你们不想看热闹,便可以自己回去。”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名等人微微一怔,旋即便明白夏巴萤的意思,顿时大喜过望。

    齐珠玑冷哼了一声,他当然觉得这种事情事关重大,知晓的人是越少越好,但夏巴萤这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性情,在他看来倒是和林意有些臭味相投,怪不得两个人在党项如此迅速的一拍即合。

    “那我们先行?”

    夏巴萤看了齐珠玑一眼,嘴角笑意却是不减,和那些喜欢惺惺作态的南朝人相比,她倒是反而欣赏罗姬涟和齐珠玑这种有些桀骜不驯的人物。

    齐珠玑被她含笑看了一眼,心中却是有些莫名的发毛。

    他也不和夏巴萤对视,转身便朝着最近的一处雪峰行去。

    ……

    “让噶尔丹法王去雪线之上赏雪,请我也去?”

    大军的某处营帐之中,佛宗原本正在看着一册破旧的佛典,听到这样的传讯,他只是微微一怔,便不再犹豫的站了起来。

    他知道一定是有极其重要的大事,要让他和噶尔丹法王去相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