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十章 这一代

第八百十章 这一代

    林意笑了起来。

    他看着齐珠玑和原道人,说道:“若是有关这颗证道果的记载不差,那应该能。”

    他的笑容显得有些骄傲,落在此时的齐珠玑和原道人眼中,这笑容还显得很干净。

    在场每个铁策军的人都能理解他笑容里的骄傲。

    当剑阁奉他为主时,剑阁便与他休戚相关,林意这一生,也注定和何修行的一生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然而帮助原道人这样的修行者更进一步,这是何修行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而看着林意这样的笑容,在场所有铁策军的人都心知肚明,有关这种证道果的记载,恐怕不太会有问题。

    “所差就只有天地灵气。”

    齐珠玑深吸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头皮还有些微微的发麻。

    原道人已经是入圣境,原本在灵荒到来之前,他已经触碰到妙真境的门槛,距离真正的推开那座门只差一步。

    当年的南天三圣,也只是突破到了妙真境,都只是在妙真境的道路上往前各自走出了一段距离,也并未到达传说中的神惑境。甚至到现在为止,各朝各代遗留下来的无数修行典籍,其中十之八九都是猜测,神惑境只不过是传说中的一种境界,只是意味着修行之路没有止境,至于真正是否有神惑境的存在,都已经不可确定。

    “天地灵气也不差了。”

    林意有些感慨的抬起头来,他也看着极高的天空之中,轻声道:“不用等着天上那些天地灵气落下来。”

    “什么意思?”齐珠玑苦笑了起来,今日所发生的事情,是一遍遍的突破了他想象的极限。

    “他这一身修为虽然散去,只是他体内那些宝贵真元,却并没有散失浪费。”林意看了一眼云棠,接着轻声说道:“简单而言,便是他用逆天的手段,将之转化成了最为纯净的天地灵气聚合之物,他体内的大半真元转化而成的天地灵气,若是用于冲关…他推断过,应该足够。”

    过程说起来玄奥,但道理却是极为简单。

    魏观星看看云棠,又看看原道人,他都不由得抬起双手,双手都伸出两指,按压着自己脑门上的血脉。

    他都觉得自己今日有些脑袋疼。

    即便他的修为距离入圣境相去甚远,但就算是他,也可以肯定这种天地灵气的数量足够。

    只是有些荒谬。

    之前谁会想到,一名入圣境的修行者,竟然会舍弃一身修为,帮助另外一名入圣境的修行者破境?

    而且这种帮助,纯粹是巧合。

    谁会想到沈约留在世间的唯一真传弟子,竟然会舍弃一身修为,帮助原道人这样的剑阁中人破境?

    在场所有的人目光都不由得落在了云棠的身上。

    所有人的脑海之中都不由得生出同样的念头,这冥冥之中或许真有天意,沈约欠何修行的,在云棠的身上还给了剑阁。

    云棠苦笑起来。

    看着这些人的神色,不需要用心猜测,他就猜得出这些人心中在想什么。

    “我师尊不欠任何人,只是各自有道,选择不同。”

    他轻叹了一声,看着原道人诚恳道:“但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师尊和何修行见解和想法不同,但到了我们这一代,我们的想法或许有很多共同之处。”

    原道人没有说话,他只是对着云棠静默的行了一礼。

    云棠认真回礼。

    此时天空之中已经落下许多黑影。

    许多火焰浮屠已经飘了过来。

    林意和夏巴萤的身周,除了细封英名等人之外,还有数名夏巴族的修行者。

    他们看着原道人和云棠认真互相行礼的样子,心中莫名的生出羞惭。

    他们有些明白为什么南朝很多人将北魏称为北蛮,而北魏则将党项和吐谷浑视为外蛮。在礼数教化上面,党项的确远不如南朝,而守礼,有时候往往意味着守规矩,有时候便往往会少却很多纷争,尤其不会纯以利益而动。

    “在中原王朝,古之教化民众者,也称圣人。”

    夏巴萤看着心有所感的细封英名等人,淡淡的轻声说道:“南朝不少书籍之中,将圣人教化民众之道归结为知羞耻,明善恶,懂美丑。大道至简,说起来简单,但这却是中原王朝教化了无数年的道理,而我们党项,潜移默化教导的却是占有和

    掠夺。所以今后我想你们协助我治国时,也应明白教化之重要,除了武力之外,这也是立国之本。”

    细封英名对着夏巴萤行了一礼,心潮澎湃,一时不能出声。

    他和细封英山不同,细封英山在细封氏原本地位不高,在遇到林意之前,所求并不多,但他在细封氏却是年少时便握重权,自然也有雄心壮志。

    在达尔般城被迫降于夏巴族联军时,他心中尚且愤懑不平,但跟随林意和夏巴萤的时间一长,他越来越觉得自己面对着夏巴萤时,就是自己幼时看着远处的巍峨巨山般的感觉。

    他越来越能肯定,若是不出这样的意外,若是自己侥幸走了天运,做了党项的王,哪怕自己放手施为,自己所能取得的成就,恐怕和将来夏巴萤所能取得的成就相去太远。

    而他辅佐夏巴萤,将来所能取得的成就,恐怕在他死后都能让他流芳百世。

    “准备好了么”

    夏巴萤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马上要飞到头顶上空的那些火焰浮屠,然后平静的垂首,看着白月露问道。

    白月露点了点头。

    夏巴萤身后一名修行者顿时一声清啸。

    随着这声啸鸣响起,上方的火焰浮屠上顿时响起一阵呼喝声,此时这火焰浮屠的吊篮之中都放置了许多水囊,每个火焰浮屠上都承载着三名军士,在呼喝声中,这些军士不断提起水囊,用最快的速度不断将水囊直接倾倒在吊篮边缘。

    这些水流在吊篮边缘冲击,顺着吊篮边缘在天空之中泼洒下来。

    远处的军营之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远远看去,天空之中却是有数十条银炼飘洒下来,纷纷扬扬,极为好看,一时间,远处的军营之中都响起如潮的喝彩声。

    水汽当空弥漫,水珠在空中噗噗坠落。

    白月露抬起头来,她眉头微蹙,面色平和,但体内的真元却在一刹那间如决堤的江水般疯狂涌动起来。

    轰的一声轰鸣!

    她的右手往上抬起,她的身体随之往下猛然一挫,她抬起的手的上方,竟然出现一个肉眼可见的元气冲击波!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