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零八章 古怪

第八百零八章 古怪

    “怪不得当年西晋军队和蛮族战斗屡屡受挫,但司马守缺有了这具弓之后,却屡屡战胜。”

    魏观星也是有些感慨,他在很多方面的所知并不如林意,但他在边军呆了半生,对于历史上的许多战事却是经常听边军之中的大将提起。西晋和当年那些蛮族的战争,他也是多听颇多。

    西晋北方的那些蛮族民风极为彪悍,连妇孺都是猎户,幼|童无论男女,都是用鹿血、虎骨等熬药,自幼外用内服,成年之后,蛮族的战士筋骨强壮,体力也是惊人。

    而且当年那些北方蛮族的巫医也是十分厉害,他们不仅是修行者,而且擅长用一些草药来快速增进战士的体力和伤势的恢复。所以在战阵之中,哪怕一些蛮族战士受伤,这些巫医也能迅速镇痛,甚至能让这些战士迅速的恢复战斗能力。

    西晋军队和这些蛮族作战,连年战败,后面司马守缺领兵,每逢战斗,便是先行解决蛮族之中的箭手和巫医,后来才屡屡战胜。

    现在看这具弓,真是那些巫医要么不露头,但凡只要被发现,恐怕都会被司马守缺直接远远射杀。

    大军交战之中,这种突然天上落下一箭,不仅是很难提防,最为关键的是,就像是天上始终悬着一件杀器,不知道这件杀器什么时候会落下杀意。

    这对于蛮族大军的整个士气,也是影响剧烈。

    “所幸这具弓没有落在北魏大将之手,否则之前的大战,边军的萧宏那边,就更是吓破了胆子。”齐珠玑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这些时日,他们虽然行军在党项,但南朝的消息也是不断传来。

    萧宏之前在边军为统帅时所作的诸多决策也不断被人诟病,声名是越来越不堪,尤其钟离大胜之后,韦睿部奋尽全力,千里奔驰回军,结果已经追击到北魏崩溃大部,却又被萧宏军令喝止。

    事后就连军方那些毫无战阵经验的官员在复原当时战阵时,都是痛心疾首,觉得错失了一举重创北魏,让北魏永世不得翻身的大好时机。

    现在的萧宏在南朝,已经有了“萧娘”“萧姥”“萧姨”“萧跑跑”的诸多别称。

    迫于各方的压力,今后萧宏应该再无统领边军的机会,只是即便如此,错失的机会却不可能再来。现在民间甚至有些戏剧便以萧宏作为丑角,各种演绎,弄出许多荒唐可笑的段子。若不是萧衍为帝仁慈,否则恐怕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下狱。

    越是这种胆怯懦弱者,民间便越是喜欢用英雄作为对比,所以齐珠玑也听说,现在在南朝民间很多流传的戏剧里,往往最后将扮演“萧娘”“萧跑跑”的丑角抓起来痛殴或者砍头的,往往就是林意或者韦睿。

    韦睿原本就一向有“韦虎”的称号,而现在林意在民间,也有“林蛟”的称号。

    这蛟龙在民间原本就仅次于真龙,真龙便是天子。

    将领其实最忌讳功高震主,所以民间多出这样的戏剧虽然是自发的对于英雄人物的喜爱,对于熊包将领的鄙夷,但萧宏现在可是真正的皇族,这对于在位置上的林意和韦睿,其实便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现在铁策军远在党项,即便是想去管也是鞭长莫及,有心无力,这事便只能寄希望在韦睿身上了。

    说到萧宏,林意也是忍不住暗中叹气。

    萧宏的确是有些欺软怕硬,而且有时候也是管得太细。当年他在建康城已经落魄不堪,好不容易有陈宝菀帮助,这才勉强进了南天院,有了从军建功立业的机会,他那时候简直是真正的无名小卒,而萧宏的权势简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是换了有些大人物,或许即便知道自己女儿对林意有好感,但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因为两人天南海北,迫于形势,也根本见不了面。

    天上的巨龙岂会和虫豸为敌?

    但萧宏却偏偏就做了这样的事情,他竟是一本正经的派人来告诫林意。

    如果当年萧宏不是做了这样的事情,说不定林意和萧宏也没有现在的间隙。

    越是如此想,林意就忍不住苦笑,他越是能够理解当年何修行为什么坚决反对萧衍成为南朝的皇帝。

    这一对亲兄弟的性格和脾气,实在是有些特别和古怪啊。

    “魔宗此人,应是南天三圣之后,天下最为惊才绝艳的人物,光是看他无处不在的手段,这些从西域之中收集到的宝物,便无人与之相比。只是越超凡出众,就越是要行事磊落,否则有经天纬地之能,却偏偏要做鸡贼之事,就更容易为人不齿。这寒谕扳指想必也不在落日弓之下,只是这样的宝物,你们之前竟还没试过?”齐珠玑将目光从落日弓的弓身上收回,看着林意和白月露问道。

    几乎所有的南朝才俊在幼年时都会被不断教导谦逊,后辈自身不够高,便不敢随意品评前辈。但齐珠玑天生就是其中异类,他从来不会觉得自己不如就不够资格评论。在他看来,现在的魔宗也最多就是欺骗一下北魏那些不明所以的愚民,就从他隐瞒自身功法的缺陷,欺骗许多人修行,以及想要暗通萧衍,出卖北魏,这为人就已经不堪到了极点,令他十分鄙夷。这样的人物,哪怕修为再高,也不可能有朝一日取代南天三圣的位置。

    “的确是第一次试,也就是你们来之前,白月露才炼化所有仙灵玉,不过这寒谕扳指的用法,至少是摸清楚了的。”

    林意点了点头,除了寒谕扳指的来历之外,他顺便将白月露炼化仙灵玉时,因为自身的隐性血脉的影响而导致身体经络的变化和典籍之中记载不符也详细说了。他原本就是想等着剑阁中人到来,看是否能够判断出白月露到底是什么隐性血脉,这种异变会不会对她将来造成不利的影响。

    “隐性血脉?”

    齐珠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虽然对这寒谕扳指的威力极为好奇,但此时事关白月露的安危,他也知轻重,只是沉吟之间,他心中瞬间想到某个关于隐性血脉的传说,他的呼吸便不由得一顿,他目光剧烈闪烁,只是抬起头来的刹那,他硬生生的将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语硬生生的吞下了肚去。

    “隐性血脉也叫灵根,任何拥有隐性血脉的修行者,便往往天生就有独特的天赋。”

    原道人看了一眼白月露,微微摇头,道:“只是拥有隐性血脉的修行者极为罕见,我所见过的任何典籍之中,也只见过某朝某代某个修行者是隐性血脉,但如何鉴别隐性血脉,却是根本未有记载。我记得前朝开朝皇帝身边的谋士之中,有一名叫做应图台的大学士,他拥有独特的隐性血脉,典籍上称之为映月脉,他在月圆之夜,水汽丰裕的地方修行,凝聚天地灵气的速度便超过寻常人数倍。只是典籍上也有说过,寻常医师看他,身体血脉也和寻常人无异。不过这种隐性血脉往往来自于遗传,前朝应家的隐性血脉便来自遗传,只是应家人往往太过瘦弱,血气不足,用药补也无用,推断便是隐性血脉本身的问题。”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