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零七章 麻烦

第八百零七章 麻烦

    “你试试。”

    林意直接将这具弓递到萧素心手中。

    萧素心手上微沉,觉得这具弓比她平时所用的弓要略沉一些,她知道这具弓和寻常弓箭不同,是法器,而且是不用箭矢,她便心中有些忐忑,不由得看了林意一眼。

    “你试试就知道了。”

    但不等她出声问询,林意已经微微一笑,对着她说道:“只和平时射箭时一样,就当手中捏着箭矢便是,只是略微动用些真元。”

    萧素心也早已不是刚从学院离开时的青涩少女,她点了点头,沉静下来。

    只是施射终须有个目标,她不明这具法器的原理,便也只和平时施射一样,目选了百步之外的目标,她的视线落处,有一块卧石,如同小牛犊般大小。

    她极为自然的持弓,控弦,然后施射。

    这几个动作落在细封英名等人的眼中,他们顿时便又有些心凛。

    这些动作十分简单,但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流畅到了极点,就像是融在萧素心骨子里,天生就会的东西。

    然而没有人天生就会射箭。

    这只能说明,铁策军之中,这名看上去很文静的南朝少女在这箭术上不知耗费了多少的时间,每日不知道会做多少的练习。

    手中无箭,而心中当之有箭。

    这是林意对萧素心说的,萧素心此时便如此做。

    她的指尖流淌出些许真元,在她的感知里,就像是被弓弦瞬间吸收而消失。

    她没有去看这具弓的变化,她只是和平时射箭时一般,放弦,射箭,她的目光始终死死锁定前方,锁定那块卧石。

    弓弦微震,噗的一声轻响。

    这一声轻响来自天上。

    齐珠玑等人微微眯起眼睛,他们也没有来得及看清萧素心手中这具弓上的变化,只是感觉有一缕亮光从弓弦上瞬间朝着弓身弥漫,接着他们的目光就已经被天空之中的景象所牢牢吸引。

    一层晶莹的光亮就在半空之中亮起。

    这层晶光就像是真正的琉璃,但又如梦似幻,只是出现了一瞬。

    这层晶光的下方,却是出现了一道明亮的光束。

    这道光束就像是真正的天火一般,瞬间冲击到了那块卧石上。

    接着才是又噗的一声轻响。

    卧石上冒起一些白汽。

    一片霜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圈略微焦黑的痕迹。

    在整个施射的过程中,萧素心的身体和双手稳定到了极点,然而此时看着那块卧石上出现的痕迹,她的双手却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

    很奇特。

    这太过奇特。

    那处地方,正是她选择的目标。

    若是寻常弓箭,她方才施射,便是正中那处。

    然而这具弓…她的真元渗入弓弦之中,却似乎在下一刹那,和弓弦以及弓身之中的元气结合,然后形成了一个气弹,接着明明不是按照她所想的轨迹,而是弹飞到了空中。

    然后这个气弹似乎引起了某种元气共鸣,在天空之中形成了那一层晶莹的光穹,形成了这样的一箭。

    然而这样的一箭,却偏偏落在了她所选的目标位置。

    所以说,这种感觉虽然怪异,但在施射上,却和平时射箭根本没有区别?

    “凝太阳真火为箭?”

    原道人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看着萧素心手中的这具奇弓,然后问道:“那这具弓在夜晚便不能拥有这样的威力?”

    林意点了点头,有些遗憾,道:“的确如此,落日弓…落日弓,其实真正应该叫借日弓。”

    齐珠玑也不笨,他想着方才的画面,道:“所以说这件法器,其实是用真元为引,瞬间在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可以收敛日光的晶壁,并将凝聚的太阳真火的热力和元气力量一起打到敌人的身上。”

    “大致便是如此,这具弓阳光最为浓烈时,便威力最大,若是阴天,便威力大减,若是到了夜晚,威力便微乎其微,很难伤人。”

    林意道:“不过这具落日弓在修行界中也算是独创,它和一些法器一样,都似乎是独成法阵,但它却偏偏能将元气力量打出,在距离它很远处形成法阵,法阵脱离法器本身。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法阵竟然能设计得和寻常射箭一般,弓箭对准平常时施射目标,这引动的天火箭便也能准确的落向那处。这种奥妙,不只是法阵,恐怕是匠师和阵师无数次试验改进的结果。”

    齐珠玑点了点头。

    西晋之后,诸多朝代更迭,虽然修行者的历史上也出现了诸多以前没有的法器,有些威力更强,但这种精巧,却的确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还有这具弓的最为独特之处,你却是忘了说。”

    夏巴萤看了一眼林意,又看着萧素心,道:“我军中修行者箭师也已经试过这具弓,这具弓的射程真正可到一千一百步,而且施射越远,箭矢的威力反而越大。只是寻常弓箭射不过两百步,所以超过两百步,这控弦施射的手法和平时已经不同,但按我军中试射的箭师所言,也只是抛射角度和输出真元更多的问题,以你的箭术,应该练习一段时日,便能控制由心。”

    萧素心虽然听夏巴萤说得简单,但是她心中明白,夏巴族的那些箭师肯定已经参悟过一阵,在这具弓上已经花了些心思,所以才得出如此经验。

    “多谢。”她对着夏巴萤行了一礼,认真致谢。

    “千步左右,阳光浓烈时,威力如何?”齐珠玑看着夏巴萤,他却是问的仔细。

    夏巴萤道:“那也是一副奇景,那元气凝成的气箭也真如真正的琉璃箭矢一般,法阵凝结的热力却比气箭落得更快,远远看去,先见一道晶莹气箭从空坠落,但法阵凝结的热力后发先至,一道流光瞬间流淌过这支气箭,先行落地。在气箭击中目标时,热力已经在目标上溅射开来,所以远远看去,便是一团蓝火先从目标上爆开,接着气箭狠狠冲击。”

    夏巴萤微微停顿片刻,道:“这箭矢威力虽然无法穿透重铠,但寻常轻铠,却是能被击破。”

    “竟然能穿轻铠。”齐珠玑面色微变。

    能穿轻铠,这就已经近乎一些寻常飞剑的威力了。

    “关键是能到千步之外。”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

    若是在战阵之中遇到一名手持这样法器的修行者,他都会觉得很麻烦。

    因为这样的距离,是对方打得到你,但你却打不到对方。

    而且即便是像他这样的强者,被一些其余的修行者缠住,这种箭矢不断坠落,哪怕无法对他造成实质的杀伤,但也始终如同赶不走的苍蝇,令人极其心烦。

    而寻常修真元功法的修行者,则会更加麻烦。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