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零五章 天作之合

第八百零五章 天作之合

    “哭哭啼啼,让人笑话!既是手足,何来这种矫情。”

    面对这些声音,魏观星却是面孔一板,冷喝道:“林大将军开口问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不是让你们哭诉感激之情的。不要扭扭捏捏,有什么要办的,去刘怀瑶那里去登记,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他的声音虽然严厉,带着军令的味道,但这些铁策军军士却都听得出其中的善意,当下许多人抹了眼泪,都是讪讪一笑。军中当真有些难决之事的,便都按魏观星所说到刘怀瑶处去登记了。

    刘怀瑶在林意去桐山监招人时,便给林意留下过深刻印象。他原本是私塾先生,却路见不平,怒杀三人,而且是自杀没有死成才入的狱,在桐山监出来时,他还让林意多带出了数名囚徒。

    他在囚徒之中本身有些威望,到了铁策军之后,很多人通家信便是让他代书,沿途他又教那些不识字的人读书识字,现在他俨然就是魏观星的师爷,许多杂事,尤其牵扯到文书,都由他帮忙处理。

    见过了这些铁策军军士,自然就是和剑阁中人相见。

    原道人和其余剑阁中人行上前来,对着林意微笑见礼。

    看着此时的林意,原道人等人的眼中除了有些感慨之外,更多的是满足。

    从林意的身上,原道人等人都觉得看到了当年何修行的许多影子。

    “我们找个僻静处聊一聊,你们也一起。还有,还有一个人,要让你见一见…”林意见了原道人,却是莫名有些心急。

    这种心急溢于言表,齐珠玑和萧素心等人都看得出来,两人都是心中大动,联想到之前林意说给萧素心准备了一件好东西,两人都瞬间猜出,林意恐怕是所获颇丰,而且他所说的那个人,恐怕也是身份非凡。

    原道人也是心中疑惑,不过他也不多问,只是点了点头,随林意走向联军大军之外的数顶营帐。

    云棠端坐在其中一顶营帐之中,他看着跟在林意身后走来的原道人,面色便不由得尴尬起来。

    “这……”

    林意引着原道人、齐珠玑、萧素心和魏观星等人到了这营帐之中,他看着云棠,却是也有些尴尬,反而问了原道人一句,“你先前见过他没有?”

    原道人微微一愣,他仔细的看了一眼云棠,这见似乎是没有见过,只是他隐约觉得对方很古怪,对方身上透露着某种让他都觉得玄奥的味道,只是体内却似乎空空如也,并无什么真元存在。

    他也不知道林意这一问是什么意思,便摇了摇头,道:“并未见过。”

    林意反倒是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道:“我刚刚走来时,倒是突然想起一些可能,万一你们之前见过,还打生打死过,若是有了些化解不开的仇怨,那现在见了便真是尴尬,既然你们之前没有见过,那就应该没有我所担心的这些事了。”

    “这….”听着林意的这些话语,原道人和齐珠玑等人更是云里雾里。

    云棠却是露出些苦笑,他也不浪费时间,道:“在下云棠,家师是沈约。”

    “沈约?”

    齐珠玑都瞬间变了脸色,“你…您就是沈约的那名弟子?”

    云棠点了点头,道:“正是。”

    这下齐珠玑终于明白为何此人的神容有些尴尬,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意,忍不住道:“你们又是如何勾搭在了一起?”

    林意此时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他看着齐珠玑和原道人,轻声道:“我们现在知道了灵荒之秘。”

    “什么?”

    齐珠玑和原道人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

    林意知道他们必然会这种表情,他也表情有些古怪的伸指朝着头顶上方点了点,道:“那些天地灵气并未消失,只是去了天上。”

    “去了天上?”

    齐珠玑眉头大皱,“你能不能一次性说清楚一些,少些废话。”

    林意有些无奈,道:“我难道还不够言简意赅?”

    看着他的神色,原道人却是心有所悟,面色微凛道:“那天地灵气是上扬上天,那约聚集在多高之处?”

    “若是在此处,少说还要往上一千四五百丈,若是在建康,那距离地上少说也有两千四五百丈。”林意回道。

    齐珠玑心知这种事情林意断然不可能开玩笑,只是这件事情太大,即便听着林意和原道人的对话,他的身体也是不断发麻,有种难以置信之感。

    “如此之高…”原道人深吸了一口气,眉间皱纹如同刀刻,“这些天地灵气,也并非积郁于某处,而是均匀分散于高处天空之中?”

    林意认真点头。

    “到如此高处,便是知道了天地灵气的存在,寻常修行者,也无法利用修行。”原道人点了点头,他的动作显得无比缓慢。

    “不愧是剑阁高人,直接便想到了我和林意觉得无奈之处。”

    云棠叹息了一声,道:“正是因为太高,无法利用,所以林意等着你们来,便是想要商议是否能有可用之法。”

    “过誉。”

    原道人对着云棠颔首为礼,接着他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你这修为?”

    “我参悟向死而生的手段,却未料到此法会散功重修,所以境况便如此尴尬。”云棠也不避讳,苦笑说道。

    原道人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什么异色,只是接下来他显是在静心思索是否有引气下来之法,一时也不出声,这座营帐里便瞬时安静下来。

    此事实在太大,齐珠玑等人也是皱着眉头认真思索,只是他们也是和之前林意一样,越想便觉得越难。

    “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过了十数个呼吸的时间,原道人微微抬首,看着林意和云棠道:“有些真元手段可以引动气候变化,甚至形成雷电雨云,但凡能够从极高的天空之中落威,便能够卷吸高空的气流,自然会将那些天地灵气卷吸下来,而且若是修为极高的修行者来驾驭这种手段,这种抽引元气便更为可控,但抽引天地灵气下来之后,修行者即便马上修行,所能汲取也是有限,其余天地灵气散逸,这也是难处。”

    林意和云棠相视苦笑,但不等他们出声,原道人却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昔日我们南朝天净宗,便设立有铅室,重铅能够阻隔天地元气穿透,同样也能阻止天地元气散逸,当年天净宗便在宗门之中设有斗南、天魁、占阔三个铅室,由本门一些师长用真元手段强行将天地灵气收敛,然后强行通过通道打入这些铅室之中,这些铅室之中天地灵气便极为浓郁,任何典籍之中记载的聚灵法阵都不能与其相比。这三个铅室之中,斗南用于那些有可能有修行天赋,但还未凝结黄芽的新人弟子所用。天地灵气一浓郁,这些弟子便能容易的感气。而另外两个铅室,却是给那些门中极为看重的天才弟子所用。天净宗因为有了这三个铅室,在数十年间,倒是的确造就了不少修行速度极快的年轻弟子。”

    夏巴萤的眼睛顿时一亮,“前辈您的意思,是我们也可以制造这种铅室?”

    此时党项近乎一统,而且她手中诸多匠师,要用重铅制造这种铅室,对于她而言自然不难。

    “光是铅室不难。”

    原道人却是摇了摇头,道:“昔日天净宗能够用这样的手段,是因为本身不在灵荒年代,而且天净宗曾是前朝南天三大宗之一,门人弟子极多,这门中修行者诸多,其中又有许多天赋平庸,注定碌碌无为之辈,他们这才听从宗主之命,用消耗自己的真元为代价,收敛天地灵气注入铅室之中。”

    齐珠玑和林意互望了一眼,顿时便明白原道人的意思。

    天净宗这些资质平庸的弟子,就像是老黄牛一样,天天自己修行,凝聚出宝贵的真元,然后又消耗真元,帮助门内弟子收敛天地元气修行。

    这些老黄牛般的弟子,天天修行,自己却是没有什么好处的,纯粹便是为宗门做贡献。

    “现在灵荒,别说不可能有天净宗这样的宗门,即便是有,这些甘愿收敛天地灵气的修行者,他消耗自身真元之后,自己也得不到补充真元的机会,当然也不可能继续收敛天地灵气,帮助门中弟子修行。”原道人目光闪动,沉吟道:“在我看来,若是能够将这些天地灵气凝于水汽之中…若是乘着雨落,再将之迅速冻结,然后将这些冰晶收敛于铅室之中。如此一名修行者施法,便能一次收敛大量的天地元气,倒也是消耗远远小于引落的天地元气,为可续之道。”

    “若是天地灵气被大量引动,随雨而落,在雨水之中的天地灵气散逸之前,将之迅速冰冻,然后收纳于铅室之中,如同夏日存冰一般,等到用时再取出。”

    林意的心脏莫名的剧烈跳动起来,“其实按照这道理,若是直接将雨水收纳进铅室,也是可用,只是雨滴汇流,雨水之中的天地灵气散失就快,而且雨水落于地中,便瞬间渗透,不如冰块好收集。降冰哪怕散落很广,有足够军士,收集也很快……”

    他飞快的说着,声音都颤抖起来,他的目光落在白月露身上,忍不住喜形于色,道:“现在真是天作之合!此事可行!”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