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八百零四章 真正为人

第八百零四章 真正为人

    “可有减员?”林意也有些感慨,这支铁策军比他想象的还要更优秀一些,只是作为这支军队的统领,这些军士的伤亡,当然是他最需要关心的事情。那些从重狱之中挑选出来的囚徒,他每一个都记得住名字,甚至大多数都记得住他们为何入狱。

    “没有。”

    魏观星异常简单干脆的回答了一句,然后道:“活下来的人才会知道自己哪里不足,才会变得更强。只不过是击破一些残军和地方上的私军,又有剑阁和天母蜡、者母地蜡的战士看护,如果这样还会死,那除非是自己太过愚蠢,自己寻死。”

    林意是十分清楚剑阁那些人和天母蜡、者母地蜡那些人的手段,铁策军别的不多,优秀箭师以及神念境的高阶修行者是真的多。党项的修行者比例原本就比南朝稀少得多,党项一些寻常贵族的数百、上千建制的私军之中,有那么一两名承天境修行者坐镇,就已经是祖上烧了高香了。

    所以他听魏观星的这些话觉得理所当然。

    然而细封英名等人听着魏观星的这句话,却是又有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按铁策军在党项行军的时日计算,恐怕铁策军每个人都至少经历了十余次的战斗,这十余次的战斗里面,哪怕是铁策军加起来死个数十人,对于他们这种将领而言,也已经是十分惊人的战绩。

    零伤亡…只有真正带过军的将领,才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夏巴萤也是脸色一片肃然。

    兵书上有许多连胜必骄的例子,但连胜必骄,往往是因为将领连胜之下麻痹大意,但这铁策军按照魏观星的带军法则,人人都似乎是将领,人人都必须为自己的安危考虑。

    他们这些寻常的军士考虑的是自己的生死,这种连胜,应该不会让他们骄横和看轻对手,反而会让他们建立起极为可怕的信心和战斗意志。

    至于零伤亡,只能说明林意的这支铁策军里有太多的强者。

    一群强者看着这些兵不断的战斗、成长,保证让这些兵活着,让他们在战斗之中不断吸取经验,不断强大,这些兵不可能不强。

    寻常的军队,虽然练兵时间长,但大多数时候是练,而不是战斗,就如她夏巴族的军队,一支军队组建数年,恐怕也只能经历一两次真正的战斗。

    但林意的这支铁策军,却是真正的在以战代练,以战养战。

    “林大将军。”

    细封英名震惊之余,心中的好奇却实在按捺不住,他犹豫了片刻,忍不住问道,“不知您这铁策军之中,神念境之上的修行者有多少?”

    细封英名此言一出,齐珠玑便顿时眉头微皱,他原本便有些看不起这些党项权贵的粗鄙,此时心中便忍不住想到,这神念境修行者的数量,对于一支军队而言,自然算是机密,这样随口就问,实在是有些不懂规矩。

    不过林意和细封英名这些人接触时间久了,便清楚这些党项权贵倒是不像南朝的那些权贵狡诈,只要利益分割好了,他们倒是也并不贪心,平时性情也是直爽。

    所以他也不刻意隐瞒,心中略微计算了一下,魏观星、沈鲲、剑阁之中数人,再加上费虚等人,他便微微一笑,也不说准数,道:“八九十来人总是有的。”

    夏巴萤听到林意这番回答,她心中便知铁策军神念境修行者少说在十人左右,甚至应该在十人以上,这倒是也在她的猜测之内,所以她的面色倒是也没有什么明显变化,但是细封英名等人听了,却是浑身如受雷击般一麻。

    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耸人听闻。

    他们寻常的大军,若是在两三万,也不过最多有两三名神念境的随军供奉。

    这数千的铁策军,神念境若是有十名,岂非是数百名军士就能配到一名神念境修行者?

    几个人面面相觑,可以肯定的是,即便是南朝和北魏最精锐的边军,都不可能有这样的高阶修行者比例。

    林意笑了笑,心想自己的这支铁策军又何止是修行者众多,若是见识了天母蜡的箭师和瘴气阵,这些人恐怕还要震惊,而且将来若是容意等人回归,那铁策军恐怕还拥有当世最优秀的阵师。

    他心中满意,看向前方那些有条不紊的安营的铁策军军士的目光便更加充满赞赏之意,他看着这些军士,想了想,认真问道:“连经战阵,想必你们和出发时的心中所想也不相同,你们可有后悔加入铁策军,或者说有无其它要求?既入铁策军,便是手足,有什么要求,若是我能够满足,一定设法满足。”

    此时原本罗姬涟也已经到了,她和萧素心也许久未见,此时正在说话,听到林意如此说,即便是她也顿时面容一肃,不再说话。

    在林意说话之时,原本所有军士也已经停下手中的事情,对着他恭敬而立,听完他的这几句话,所有这些军士却是都有种身体发僵之感。

    细封英名等人刚刚觉得有些奇怪,突然之间哇哇数声,接着连成一片,这支铁策军之中,竟然是一瞬间至少有上百人痛哭出声。

    他们顿时愣住。

    林意也是一怔。

    “林大将军!”

    几乎所有人都是齐齐对着林意躬身行了一礼,接着,那些痛哭出声的人中,有许多人甚至直接跪拜下来,对着林意行礼。

    “属下高自山。”

    一名最近林意的铁策军军士额头重重敲击在冻硬的土地上,“我蒙受奇冤入狱,原本即便获得大赦,家中父母在乡间也是抬不起头来,但我承蒙林大将军不弃,能够进入铁策军为林大将军效命,消息传回我家乡,乡间便对我和我父母顿时改观。便认为我的确是蒙冤才入狱。林大将军您对我恩重如山,属下唯有肝脑涂地…”

    “林大将军,属下宁青竹,我入狱之后,妻子被乡绅欺凌,投井而亡,我父母原本恐怕都要饿死,林大将军您解救我于桐山监,直接五倍军饷,我父母才能存活。前些时日商队送来家书,我得知地方官员知道我加入了铁策军,已经按律法严惩了那名乡绅…若不是您的威名,若不是地方那些官员知晓您的手段,我这冤屈如何能雪。”

    “林大将军…..”

    无数声音响了起来。

    夏巴萤被无数这样的声音包裹,她一时间心中震动难安,甚至有些恍惚。

    她之所以一直都有除去党项诸多恶习,一统党项的雄心,很大程度原因便是她十分同情党项底层的那些牧民和农奴的遭遇。作为一名王,她当然想要和书上所说的一样,做到爱民如子。

    然而被这些声音所包裹,她的脑海里也是轰轰作响,她骤然发现,自己想的不够多,懂得也不够多。

    今日所见所闻,这些让她都感到心凛的军士的哭泣,让她骤然明白,爱民如子,不只是让子民过得更为舒适,原本吃不饱,能够吃得饱,真正的爱民如子,是要问子民所需。

    是要让这些生而为人的子民,真正为人。

    要让他们生而有尊严,真正能为人。

    现在这些铁策军军士,以成为林意的属下为荣,能为林意战为荣,万死不辞,这支铁策军,岂能不强。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