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九十九章 平天念

第七百九十九章 平天念

    “不仅是要引流,关键还在于引流下来之后,需要用法阵禁锢,否则也就是一滴墨水进了池塘,瞬间化开,何以拿来写字。”云棠看了一眼林意,和林意的眼神一对,却是突然莫名的有些心虚。

    林意已经醒悟,“师兄,你似乎不太厚道。你肯定是在雪峰之上已经琢磨了很久,实在想不出办法,无奈之下才会找我。不然你肯定是占据这全天下的天地灵气为己有,一人中饱私囊了。”

    云棠差点憋出一口血来。

    他当然是因为没有办法,所以才决定赌一赌找上林意,只是看穿不说穿,自家师兄弟,当然要顾及些颜面,林意作为师弟不顾及师兄的颜面,这简直是不厚道者反而恶人先告状。

    更何况他即便是要为了对付魔宗而严格保守灵荒的秘密,这一人中饱私囊又是什么说法,难道他一个人还能吸纳得光所有的天地元气?

    就像是一个人面对着一条大江大河,难道还能独自一个人将江河之中的水全部喝光?

    不过他此时脑海之中所想却让他无法反驳,于是他也不争辩,苦笑道:“师弟,你们剑阁能人众多,说不定他们便有些办法,而且你们这党项诸族和西域各国的修行者手段也多,说不定有人能有引流之法,而有人能有禁锢元气之法。只是寻求方法时,依旧需要保守这灵荒的秘密,否则以魔宗的手段,恐怕也能想到特别的手段,加以利用。他是阵符和制器皆通,算是全才。”

    “若是容意在这里,不知道有没有办法。”

    林意忍不住看了白月露一眼,冒出来这一句。

    云棠提到符文和法阵,他便不由得想起远在北魏的容意等人。

    若是大型法阵,说不定能够像龙卷风一般,从极高的高空不断卷吸元气下来,然后再禁锢住卷吸下来的天地灵气,那就是真的妙哉。

    “等到铁策军的人到,我看是否能够先行向容意传信。”白月露点了点头,她只是看了林意一眼,林意便也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容意等人是在北魏,现在他们已经在吐谷浑边境,要向北魏传递消息,从吐谷浑过去反而更为方便和快速。

    “铁策军是还有两日就能和我们会合?”

    林意是一两夜不睡也没有什么感觉,但云棠需要休憩,白月露也需要时间熟悉自己新得的手段,所以便各自回自己的营帐休憩,只是林意刚刚出了营帐,却听到身后的夏巴萤出声问道。

    林意微微一怔。

    “这铁策军的军情,我知道的和你知道的一样。”

    他转过身来,有些无奈的看着夏巴萤,压低了声音,道:“你今夜好像有些古怪,这似乎是没话找话?”

    “你倒是警觉。”

    夏巴萤笑了笑,也不否认,朝着林意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上自己,走远些说话。

    “到底想说些什么?”

    林意跟着夏巴萤走出了足足两百来步,看着夏巴萤似乎还不想停步,他便忍不住问道,“如此神秘兮兮。”

    夏巴萤轻吁了一口气,似乎也觉得走得足够远了,这才轻声道:“只是好奇…其实我对你的事情也多少有些好闻,听传言,之前你和萧家不和,是因为你和萧家千金萧淑菲有染…”

    林意原本站得好好的,听到她说到此处,差点便脚下一滑摔倒下去。

    “你哪里听来的这鬼传言,什么有染。”他无语的看着十分认真的夏巴萤,道:“民间那些人乱传也就算了,像你这样身份的人,你可是一国之君了,若是你也道听途说再传出去,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可是污了人家名节。我可是和她清清白白,哪里有什么染。”

    夏巴萤听到他这么说,顿时一脸惊讶,“怎么,这么说你和萧宏之女并无情愫?”

    林意愣了愣,他一时语塞,又有些着恼,憋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才道:“有情愫难道就叫有染?”

    夏巴萤也是一愣。

    林意却有些明白了,怒道:“谁叫你说的南朝话,这教你的先生实在也太不用心了,简直就是我们南朝所说的半吊子。”

    夏巴萤顿时也有些明白,她若有所思道:“原来互生情愫并非叫有染。”

    林意又好气又好笑,道:“这有染在我们南朝并不算什么好词语,一般是勾搭有夫之妇才叫有染。”

    “原来如此,那倒是我用错了词,看来这有染更多的是贬义。”夏巴萤歉然的笑了笑,却又随即认真,道:“不过如此说来,看来外面传言非虚,你和萧淑菲是互相倾心了?”

    林意大皱眉头,他战斗时自然是英勇无双,但这谈情论爱,却是多少有些说不出的…羞耻,于是他忍不住道:“你关心这做什么。”

    他差点就接着脱口一句,此乃私事,难道你们党项女子都喜欢探听人家私情?

    “南朝和党项似乎多少有些不同。”

    夏巴萤倒是不以为然,依旧一副认真的神气,她看着已经有些恼羞成怒的林意,轻声道:“你和萧家之事,恐怕对于将来大局影响深远,所以我便想弄明白你和萧淑菲的真正关系…只是现在说了这么多,我便还是忍不住想问,既然你心属萧淑菲,为何仙灵玉和那寒谕扳指这样独一无二的宝物,不赠于萧淑菲,却是偏偏给了白月露?”

    林意微微垂首,他想了想,道:“你所说的我其实也想过,她和陈宝菀都帮我甚多,只是陈宝菀可能还有亲临战场的机会,但萧淑菲为皇族,她本身就不在军伍之中,以萧宏的性情,他自身都不犯险,更不用说让萧淑菲犯险,所以若论上阵冲杀的机会,我身边这些人,自然远超她们。”

    微微顿了顿之后,林意苦笑起来,缓声道:“在这党项,我们并未身处险境,但在钟离一带,我们真是九死一生,而这边眼下虽然顺利,哪怕我们真是也十分顺畅的拿下了吐谷浑,虽说北魏在之前的大战之中多有折损,但北魏所有的精锐大军加起来,也至少有百万之众,哪怕抛开魔宗不算,若是将来真正到了你死我亡的时候,我们便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可怕的绞杀。对于我而言,所有我身边的这些人,当然是手段越强越好。”

    “在我心中,我倒是也想我们便能承担起所有这些事情,不让我那些在南朝内地的好友陷入这样的血腥绞杀之中。”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这番谈话倒是让他想起了自己的那些好友,包括许久没有见面的石憧。

    在钟离之战结束,来这党项的路途之中,他还听闻过石憧的消息,据说是北部边军要在翼州新建水军,而石憧和他先前所在的驻军也都被调到了翼州。

    翼州的新建水军按理不属于边军,在战略上,也只是作为后备,将来大战再起时,这新的水军能够从东莱郡港口入海,直入黄河口,也是对北魏形成一条新的极具威胁的战线。

    北魏历来水军不强,但在钟离之战都吃了韦睿大亏之后,恐怕也会痛定思痛,说不定也会乘着南朝这一支新建水军成气候之前,突袭翼州。

    在他看来,将来的种种可能,谁又能料得清楚,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哪怕魔宗真的到了南朝,北魏困兽之斗,钟离那样的惨烈大战,绝对不可能少。

    他早些年在建康读书,哪怕得了陈宝菀的那封荐书,进了南天院学习,到了眉山,他心中的想法都是壮怀激烈,认为要想天下安定,便是要南朝人抛洒热血,将北魏彻底灭掉。

    但越是经历了钟离那样的大战,见过了无数人的死去,他才越发觉得,南北的民众,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死的越少越好。

    他现在心中的想法,便是最好有他和元燕的这层关系,两个王朝能够在他和元燕的调停下,互通边贸,不动刀兵,至于他和元燕死后,那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了,他一向不迂腐,人活着的时候便只想眼前事,谁管百年之后,南朝和北魏会不会因为谁强谁弱而再起刀兵,最终谁又灭了谁。

    若是自己有足够能力,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便不让天下动刀兵,这便是林意的想法。

    当年的南天三圣虽然意见不一,但至少南天三圣的力量凌驾于众生之上,他们的互相妥协,还是免除了南朝很多年的战乱。

    若他能够真正成为大俱罗那样的人物,又手持足够重的兵权,他觉得恐怕自己也能够令天下平定。

    “所以这次的所得,我也会往边军送一些,我有个师姐倪云珊也经常身处险境,恐怕也是北魏猎杀的主要目标之一,所以那一部据说蕴含强大真元修行之法,但只有天资绝伦的人才有可能参透的无字天书,我是等着我剑阁的人到了之后,先行参悟一番,若是暂时也看不出虚实,我便让人送到她手中,她天资非凡,长时间参悟,或许能够有所得。”

    听着林意的这些述说,夏巴萤的目光里,林意的面容都已经不自觉的肃穆起来。

    她知道林意说的的确不虚,只是她依旧相信自己的有些直觉,于是还是忍不住轻声道:“如此说来,你还是心系萧淑菲,对她并无儿女私情?”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