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九十八章 想要不得

第七百九十八章 想要不得

    “师兄,你该不会是因为想要推卸责任,所以才如此故意夸大?”林意此时已经彻底松了一口气,但看着云棠,却还是故意一副将信将疑的神色。

    云棠对自己的这位师弟也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他苦笑了一下,轻声道:“师弟,师兄实在是尽力了…师兄又不像是魔宗,有许多信徒为他收刮宝贝,师兄的好东西,实在是压榨光了。这可不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是真的拆骨都拆不出肉了。”

    听到云棠说得这么可怜,林意倒是脸上微微一红,讪笑道:“那就信了师兄,只是这并未完全按典籍记载,真是有利无害?”

    云棠伸出手来,但随即微微一怔,却是顿住。

    这是他下意识的动作,原本像他这样的修行者,若是放出些真元配合感知,便或许能够回答林意此时的问题,但他意动的刹那,身体里却是空空荡荡,真元并没有随意而出,他便醒觉,自己现在可是真元尽消,根本无法用这种手段探知。

    这不免有些尴尬。

    “我来吧。”

    夏巴萤的声音却是响起。

    她毕竟也是神念境的修行者,而且这一夜之间她一直在潜心感知白月露体内的气机变化,此时说话之间,她伸手落在白月露手腕上,几缕真元顺着白月露的经络一走,她便已经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她转头看了林意一眼,道:“她体内经络气机强健,而且气息十分调和,既无驳杂也无阻塞,只是这仙灵玉性寒,药力因她血脉特殊,又自然淤积于照海穴、中极穴、三阴交穴这三个穴位,我感知她真元每次经过这三个窍位,这三个窍位之中真元也自然引聚一些寒气,虽然时间短暂,以她的修为,对她的生机自然毫无影响,就像是在冰天雪地之中行走片刻,身体自然回暖,只是这三个穴位影响子宫,恐怕会影响生育。”

    听到夏巴萤如此说,云棠更加尴尬,不免干咳数声。

    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在男女生育之事上,都会比较保守隐晦,但在党项和西域这些地方,说起这些似乎都毫无顾忌。这便是两地民风和习惯不同。

    林意自幼受教于南朝学堂,他虽然并不迂腐,但此时也大致是和云棠同样感受,尤其此时夏巴萤又特意看了他一眼,他不知为何,面上有些发热,心中莫名有些心虚,心想说就说,这么古怪的刻意看我一眼做什么。

    白月露心中却是坦然,自从被挑选成为元燕的影子之后,她心中本无男女情爱的念头,尤其此时南朝和北魏交战,正值连年征战的乱世,她又岂会和寻常女子一般,谈婚论嫁?

    既不谈婚论嫁,又岂会担忧生育之事?

    “若是我的推断无错,这和隐性血脉所得的好处而言,便是微乎其微。”也就在此时,夏巴萤却是又补充了一句,“这种积寒,他日用一些药物温养,也当有所改善,按照一些医篇记载,若是阳气分外旺盛,也应该无甚影响。”

    夏巴萤的这句话也只能勉强算是略微有些隐晦。

    道理是十分简单。

    宫寒自然是有调养药物,有些宫寒的妇人,用调养药物慢慢调养,也能生育,而若是夫君的气血本来就极为旺盛,精气阳刚,恐怕也能不受其害,也能顺利孕育胎儿。

    然而因为之前夏巴萤的特意一眼,林意此时便有些哭笑不得,觉得夏巴萤好像便是在说自己。

    他心中当然觉得自己和白月露并无任何逾越的关系,只是觉得夏巴萤恐怕有所误解,应该是不知道他和萧淑霏之事,所以才误认他和白月露之间有着未公开的私情。

    只是心中想法如此,他的脸上却依旧还是不免有些火辣辣的。

    白月露只是微微颔首,面上波澜不惊,便相当于是结束了这个话题,只是不知为何,她此时心中也有些古怪的情绪。

    夏巴萤也不再谈论这个问题,她伸手拿起放置在身前一个檀木箱中的胆瓶,将其中的水倒在了一个琉璃盏中。

    这胆瓶紫光灿然,正是天育法瓶。

    这天育法瓶之中的凝水一倒出来,却是有着天然的淡淡青色。

    她也不废话,将琉璃盏中的水一饮而尽,然后才看着林意和云棠道:“你们的推测果然一点都不错。”

    之前天育法瓶每日虽然也能凝结净水,但其中蕴含的灵气却是微乎其微,现在这里地势已经极高,这天育法瓶之中凝结出来的净水之中,蕴含的天地灵气却已经可观。

    按如此推断,即便这雪线处也是连她这种神念境的修行者都感知不到高空之中天地灵气的存在,但将这天育法瓶放置越高,越是接近那天地灵气淤积处,它的内里凝结的真水能够蕴含的天地灵气便越多。

    “在这种高度,这天育法瓶之中凝结的净水,用于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修行都是绰绰有余,只是两名三名,却是不够。”对于夏巴萤而言,既然她从林意的口中得知了这灵荒的真正秘密,便是想着要改变这现状,想要能够利用,而不是知晓就已经满足。

    “更何况我们也不能始终停留在这种高处。”

    她看了林意和云棠一眼,道:“这天育法瓶也已经是世间独一之物,而且本身不算特别坚固,若是防止在烈焰浮屠上升空到高处,都是不甚放心,万一损毁,便不可能修复。”

    云棠当然明白她的意思,这是典型的僧多粥少。

    白月露他们这些年轻人要借助天育法瓶凝结出的净水修行,他也要借助这净水修行…这一个天育法瓶凝结出来的净水,远远不够他们修行所需,但除了林意之外,其余人又不可能长时间停留在那种高度修行。

    这便有些如同入了宝山,面对金银财宝却束手无策,无法带走,无可奈何。

    “关键便是太高,若是雪线之上数百丈,许多修行者都可以去得,都可以长时间逗留,但要再往上千丈…却是能去的人不需要汲取天地灵气修行,不能去的想要而不得。”

    云棠看了一眼林意,叹了口气,他心知哪怕用稳妥的办法,真的能够将天育法瓶一直放飞到那种高度,每日依靠天育法瓶的汲取,也是杯水车薪而已,供给不了几个人的修行。更何况天天耗费力气将天育法瓶放飞到极高的高处,这种行为也必定传播出去,魔宗恐怕略一思索,便能猜测出灵荒的秘密。

    “人不能上,若是能够设法将天地灵气引流下来,汇聚于一处…”林意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一直很懂得灵活变通,人不能上去,那么将之引流下来,自然也是一样,只是关键还是太高,而且这天地灵气又不不像是水流般有形之物,引流下来也会自然散失。

    夏巴萤沉默不语,她制造出了火焰浮屠这样的东西,便是能够让寻常人都脱离天地之间的桎梏,可以飞遁空中,但天地间的法则,还是足够让人敬畏,她的火焰浮屠也根本不可能升到那样的高空。

    (各位…有没有能够想得出利用之法的?我当然还是想林意他们能用…)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