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九十七章 妙哉

第七百九十七章 妙哉

    隐性血脉,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这是个很独特的专有名词,这个专有名词往往是和强大联系在一起的,因为隐性血脉便意味着一些独特的加成。

    但关键在于,白月露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隐性血脉,而且当今世上,似乎也没有听说哪个家族有什么特殊的隐性血脉啊。

    而且这仙灵玉,本身就像是要后天形成独特的隐性血脉。

    这两者要是相辅相成,就像是相互亲近的两人互相提携扶持还好,要是两者如仇人水火不容,或者一个原本就像是好人,循规蹈矩,但另外一个却是狡猾奸诈的坏人,直接将这一个好人直接带上了一去不可能回头的邪路,那便不知道会有什么可怕后果。

    “师兄你误人啊。”

    林意心烦,又是忍不住一声低声叹息。

    云棠无奈,心比黄莲苦。

    这让白月露炼化仙灵玉又不是他一手主持,这白月露也是林意的身边人,又不是自己的身边人,自己只不过是帮忙,又如何全变成了自己的责任?

    只是这些时日和林意相处,他也充分了解了自己的这个师弟实在没有古人之风,却有老狐狸之风。

    他此时心如明镜,知道林意虽然心急,但如此长吁短叹的真正意思,便是这白月露若是真出了什么问题,那他接下来修行的主要任务,恐怕就是要全心解决白月露的问题。

    这是彻底赖上了他。

    不过虽然是一眼就能看穿林意的诡计,但像他这样的人物,当然不可能跳起来和晚辈争辩。

    林意虽然辈分上是他的师弟,但年纪是相差悬殊,若非林意此时实力也已经十分惊人,否则他恐怕也是得呵护自己子侄一般呵护着自己的这个小师弟。

    所以他苦了半天,只能叹了口气,道:“的确怪我。”

    林意这才放过了云棠,他看着白月露,想要再问一句现在如何,但想着这句话自己已经问了至少三遍,再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他便只能硬生生的忍住。

    也只能等了。

    相比林意和云棠等人的不安,白月露自己却是比较镇定。

    药力和真元在她的体内行走,她感知起来,当然比林意等人更加清楚。

    她现在虽然不确定因为自己体内的这未知的隐性血脉,到底会被这仙灵玉的药力改造成什么样子,但她此时隐约有种直觉,这药力似乎并不会对她造成什么致命的妨碍,她此时的真元修为没有实质性的增长,但是周围的那些空气里,却有一些元气的流动,比平时感知的却是清楚了很多,而且好像隐约和她体内的真元开始有些莫名的共鸣。

    她平时在铁策军中就是不显山露水的存在,行事也是极有耐心,此时不到最后结果,她也不轻易下论断,只是比林意还要心静的等着。

    到了接近拂晓时刻,这日出之前,雪线之上流淌下来的寒意更重,空气里甚至飞起了细微的雪花,那些流淌在她体内的药力越来越淡,将近消失,但在她的感知里,周围天地之间空气里的那些元气却是越来越浓,仿佛有很多看不见的飘带重重叠叠的悬浮在她身外,又像是那些仙灵玉的药力反而没有融化在她的身体之内,倒像是从她的身体之内流淌了出来,始终悬浮在了她身外的空气里。

    这种感觉足足维持了盏茶的时间,她突然觉得有些头重脚轻,身体里的气血和真元都突然往下一沉,往她照海照海穴、中极穴、三阴交穴三个窍位一冲。

    也就这一冲,她体内那些仙灵玉的药力彻底沉寂,但她感知里却骤然产生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就像是心念只要一动,自己体内的真元就可以随时激射出去,卷住那些看不见的飘带,将之全部凝聚起来。

    林意和夏巴萤此时是并不疲惫,但云棠失去真元之后,在这种空气稀薄的地带便很自然的容易困顿不堪,原本云棠已经是闭着眼睛在休憩,但此时他也有所感应,豁然惊醒。

    “药力已经彻底行散,虽不像那些经典之中记载,但似乎对身体并没有什么妨碍。”

    白月露知道林意心急,在林意开口说话之前,她便直接开口说了这一句。

    她耐得住性子,但行事绝不拖泥带水,也只是说了这一句,她便微微蹙眉,心念动间,一缕真元已经从手指沁出。

    嗤的一声轻响,她的指尖刚刚亮起些微光华,空气里便骤然生出一道白意,这顶营帐里的寒意莫名的消解数分,反而变得温暖了些,但在她的指尖前方,真元行过的地方,却是有许多白色的冰晶一颗颗团聚起来,就像是有人在空中用水画了一条符线,然后又瞬间被冻结住。

    林意和云棠、夏巴萤眼睛刚刚一亮,白月露却是只觉得有些不对,她体内的真元迅速顺着经络流入那三个窍位,只是一转,她便觉得从这三个窍位之中流淌出来的真元,便和她周身天地之中那些如无形飘带般的元气结为了一体。

    她手指又是微微一动,心念同时动间,这营帐外突然寒风呼啸,但在她手指之前,却是骤然出现了一道剑气。

    这剑气原本是用隐剑山宗的真元凝剑手段凝聚,以她的修为,断然不可能和之前齐眉的剑气凝结程度相比,然而令林意和云棠、夏巴萤全部瞪大眼睛的是,白月露体内的真元流淌而出,凝聚而成的,却并非一道气剑,而是一道晶莹剔透,完全实质的冰剑!

    他们心中才刚刚充斥震惊的情绪,嗤嗤嗤又是数响,又是连续数道柄剑悬浮在白月露的身前。

    “这……”

    林意看到这些冰剑因为自身重量而在空中微微下坠,他好奇之下,伸手便朝着其中一柄抓去。

    他的手指刚刚接触这一柄冰剑边缘,只感觉到一种分外刺骨的寒意,就像是一根根钢针一般,直刺自己的血肉骨骼之中。

    “真是妙哉!”

    云棠脸色大变,旋即喜形于色,看了林意的这一眼间,便有种不需要背锅的神气,“这药力似乎没有和你的隐性血脉相冲,反而令你的真元加成更强。你明明只是承天境修为,但此时这凝气成剑的手段…这些剑激射出去,威力恐怕不在神念境修行者之下,而且这寒气刺骨,对敌手造成更多麻烦。”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