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九十六章 独特血脉

第七百九十六章 独特血脉

    在达尔般城、夏尔康城之后,林意和夏巴萤的这联军分兵数处,又连取了其余王族的数处要塞城池,但直到这主军到达吐谷浑边境的积石山,达尔般城中那宝库之中的诸多宝物虽然鉴别出来更多,但有些也没有轻易动用。

    毕竟修行之事,修为越高,便越是要小心谨慎。

    就以白月露为例,哪怕没有任何独特奇遇,白月露也已经是承天境的修行者,以她的年纪拥有如此修为,虽然比起夏巴萤是略逊,但放眼天下,也真的是没有几个人可以企及。

    像她这样的天才,又已经有如此积累,只要稳扎稳打,哪怕在这灵荒时代,修到神念境只是时间问题。

    但若是服用了一些特殊的灵药或者修了一些不甚明了的功法,其中出了茬子,那就不一定了。

    历史上哪怕是在灵气最为充沛的年代,有些天才修行者自己作死,研究一些特殊功法,结果废了修为之后,重修甚至不到之前境界的,也是比比皆是,更不用说在这灵荒时代。

    达尔般城中软玉香飞鱼的鱼鳞,也就是北魏典籍之中记载的仙灵玉,虽然确定可以形成冰肌玉骨的独特体质,令真元蕴含独特加成,而且从一开始,林意也是想着让白月露炼化,只是按照他的本意,这种只是在典籍上记载过,当朝没有任何宗门、任何修行者以身试过的独特灵药,直接用于修行,便多少有些风险。

    所以按照他的本意,是想等铁策军和他会合,等到剑阁之中的原道人到了之后,这才开始试炼,毕竟有他这样的修行者坐镇,自然会比较保险。

    不过现在多了云棠这个师兄,那也差不多。

    原道人年纪比云棠更长,见知和所看过的典籍,当然不可能逊于云棠,但云棠和剑阁所修不同,剑阁所修更重直接的杀伐,但云棠更重自然之理,元气法则的深究。

    有云棠坐镇,林意就很放心的让白月露炼化这仙灵玉一试。

    和越是年老高位的人越是惜命一样,云棠这样的修行者更加懂得踏错一步便可能万劫不复的道理,所以在修行之事上,他比林意自然更加慎重。

    仙灵玉的记载云棠也看过,在他这样境界的修行者眼中,无非便是这仙灵玉的独特药性改变了一些经络的性质,就如有些灵药刺激了眼部穴位,能够让眼睛清明,视力远超于常人一样的道理。

    既然有例可循,便应该不会妨碍将来的修行,仔细考量之下,他唯一有所担心的,是其中是否有什么驳杂的药力会残留,祛除不去。

    所以在他的主张之下,还是先在联军之中找了一名黄芽境的修行者先炼化了一片仙灵玉。

    在这种灵荒时代,普通的黄芽境修行者几乎便不可能有什么成就了,炼化灵药哪怕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忽略不计,而且修为越是低微,反而越是可以让人感知清楚这些药气在他体内化开之后的反应。

    这一试之下,云棠确定仙灵玉的确可以算是至宝,几乎没有什么后遗症,而且按照药力计算,从达尔般城得到的仙灵玉数量也的确足够让白月露形成冰肌玉骨,可能还略有剩余。

    当然剩余的仙灵玉也已经没有什么大用,所以云棠甚至是又找几名体质不同的修行者又试了试。

    他这些前期准备简直是细致到了极点。

    在林意看来,得到他点头之后,白月露这炼化仙灵玉形成冰肌玉骨,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从半月前开始到今日,白月露已经炼化了足够的仙灵玉,此时扎营在这雪线之下,是云棠确定这药力在积蓄道足够数量时,若是能够得到附近寒意之助,效果就会更加。

    这种道理,就像是在天气干燥炎热的干草堆中点火更容易着火一般的道理。

    只是谁也都没有想到,就在这临门口关键一步,却偏偏出了问题。

    此时在林意等人的感知里,白月露体内的那些经络之中的药力却并未像云棠预估的那般变化,那些药力在她体内汹涌澎湃了一阵,却是不断涌向她的照海穴、中极穴、三阴交穴三个窍位。

    那三处窍位之中寒意不断聚集,在林意的感知里,就如同三片冰海一般,这寒意虽然没有对白月露形成什么妨碍,似乎在隐隐改变着这三处窍位和周围经络,但这和仙灵玉的有关记载,以及云棠的推断都不符啊。

    云棠和林意、白月露接触的时日一多,也早已知道白月露是不可多得的天才,这万一出了严重的问题,他是有些想不都敢想。

    他此时体内真元已经尽消,原本裹着厚重裘衣在这里还是觉得有些寒冷,但看着这样的诡异状况,他的额头上却是不断冒出汗珠。

    “师兄,你这该不是故意坑我的吧?”

    林意看着他,忍不住说道。

    他当然知道云棠不是故意的,只是他现在也真的很紧张。

    只是影响修为和将来的修行还不算什么,万一令身体出现什么损伤,那便真的是让他无法承受了。

    “这….我也无法。”

    云棠明知道林意是逼迫他,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看家的手段,但他虽然对于寻常修行者而言已经算是有通天的手段,只是世上元气法则无穷无尽,他岂能都能随心所欲的钻研透彻。

    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苦了脸片刻,有些犹豫道:“可能是她原本体质就有些特殊。”

    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又是恼火,又是忍不住鄙夷的神色看了一眼云棠:“体质有些特殊…先前准备了那么久,你竟然没有察觉?简直是丢师尊的脸。”

    “这….”

    云棠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这和师尊沈约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这是师弟和师兄说话的语气吗?

    不过要是真出了什么问题,自己好像的确难辞其咎。

    他眉头深深蹙起,“我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但这似乎是我理解范围之内的唯一可能。她的体质原本就是某种特殊的隐性体质,也就是某些典籍上所记载的独特血脉。后天造成的独特血脉大概有迹可循,但先天造成的,却是自然雕琢,很难发现独特之处。不过很多特殊血脉的修行者在修行之中原本就拥有一些旁人无法企及的天赋,从她的修为境界来看,这倒是对得上。”

    “那现在怎么办,只能干等着?”

    林意十分揪心,云棠的这说法他当然认同,因为他看的书也足够多,这种特殊血脉的例子历史上有不少,有些宗族的人天生神力,有些则是天生吸纳天地灵气比一般人快,历史上出名的昏君商纣,传说中也是拥有独特的九阳血脉,真元比起一般的修行者刚猛数倍。

    “目前为止似乎无妨….”

    云棠感知了片刻,苦着脸道,“具体如何,只能等最后完成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