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九十五章 雪线之下

第七百九十五章 雪线之下

    清晨,山涧之中升起稀薄的雾气,淡而明媚的阳光照耀下来,虽然因为地势高而依旧有些寒冷,但空气明净,不染尘埃,当空却是骤然形成彩虹。

    有十余顶营帐位于雪线下高处,如朵朵不畏严寒而怒放的雪莲般给人孤高之感。

    这是夏巴萤和林意联军的主将营区。

    寻常大军的主将营区一般都在中军深处,如此不管四面有敌来犯,各路边军也能够如岸石一般先行起到阻敌作用,更不至于被一些修行者直接长驱直入,将主将直接刺杀。

    只是夏巴萤和林意的这些主将营帐却甚至是脱离了大军的边缘,足以遥遥俯瞰下方原野上的大军营区….但这却没有让任何将领觉得不妥。

    原因很简单。

    林大将军威猛如此,一人可抵十万军,更何况之前的战斗,已经让所有这些党项和西域人都清楚,之前有关这名南朝将领的传言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这林大将军每逢大战,必定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的。

    这样的人物,身在军中和身在大军外面有什么区别。

    林大将军的厉害与威名,反倒是让这些年已近落幕的南天三圣更显神圣。

    这些党项和西域人,同理得之,林大将军已经如同真正的神明一般,那修为应该还在此时林大将军之上的南天三圣,是何等的存在?

    只是想象,都觉得吓人。

    不过这些党项和西域人的意识倒也足够清醒,南天三圣再怎么厉害,都是已去其二,剩下那名哪怕活着,肯定也是老朽不堪,林意如此年纪便已如此强大,成就恐怕有希望超越当年的南天三圣。

    当年的南天三圣毕竟还能互相制衡,所以他们如日中天时,也并未对北方王朝造成太过致命的威胁,对于党项、吐谷浑以及西域这些边地和中土王朝所说的化外诸国更没有威胁。

    但林意是南朝敕封的神威镇西大将军,他的存在,本身便是要震慑边地。

    那等到林意成了南朝独一的“南天一圣”,甚至成了天下独一的“独圣”,那若是他还留在这西边,恐怕就算是做出些出格的事情,南朝皇帝也不会刻意管他。

    西域诸国平时极少有互相之间的战乱,许多王国衰败和覆灭反倒是气候的变化或是内乱导致,对于中原王朝的政事和皇帝的行事手段和心思倒是几乎没有揣摩,但党项却是盯着南朝和北魏的大片沃土一直垂涎不已,他们对于北魏皇帝和南朝皇帝的性情和喜好,处理政事的手法,却是研究的颇有心得。

    在他们看来,林意如此年轻,又是当年反对过南朝皇帝的何修行的弟子,哪怕在这边表现得极为出色,甚至建立和钟离一样的不世之功,按照南朝的处政手法,也至少是要在这边磨砺一些年,再召回去委以重任的。

    这样强大的人物若是临时借调过来打个仗也就罢了,若是在这里数年甚至十数年,那还能心存侥幸?

    更何况吐谷浑的阿柴谆大将看着手握足以和夏巴族联军抗衡的重兵,看似极有野心,尤其千里迢迢从吐谷浑境内赶来,似乎怎么都不可能将大把利益拱手送给林意的,结果还不是纳头便拜,大军精锐直接便并入了林意和夏巴族的联军之中?

    距离林意派人去建康哭惨,向南朝皇帝讨要军资也不过月余,但这短短数十日的时间里,林意在党项做成的事情,对于南朝而言,的确是可以用不世之功来形容。

    吐谷浑阿柴谆的大军直接归附之后,夏尔康城顿时城门大开迎接林意和夏巴萤入城,颇超氏直接就降了。

    米擒氏和费听氏原本在做着大规模的迁徙,本来是想尽可能的带走财帛和牛羊,留下大片的无人领地给林意,只是阿柴谆和颇超氏归附得如此干脆,米擒氏和费听氏之中大多数权贵发现时间好像不够了….哪怕林意和夏巴萤只是一般人,若是他们真的想要那样迁徙的花,恐怕林意和夏巴萤的骑军也能追得上他们迁徙的族群。

    此时党项的皇帝虽然出自米擒氏,但米擒氏偏偏就没有什么骨气,兴许也是被拓跋氏欺压惯了,早有大势已去之感,所以夏尔康城归降之后,米擒氏就直接停止了迁徙,派了使者过来求见林意和夏巴萤,直接表达了投降归顺之意,而且所要还不多,意思若是林意和夏巴萤为王,那只祈求米擒氏能代为管理一部分领地,就如同中央王朝的一些郡守一般。

    费听氏听到米擒氏都降得如此彻底,却是分裂成了两拨,一拨觉得归降了也太过憋屈,但带大量的财帛似乎逃不走,于是便尽可能的带了值钱的财宝轻装简从的朝着西域跑了,而其余那些反应不够快的米擒氏权贵一边也派使者求降,一边也是不甘心,派出骑兵去不断追击自己那些没义气的族人。

    南朝皇帝萧衍派林意到西边来,其实只是要求镇守边境,不让党项和吐谷浑的大军南朝和北魏边境战斗吃紧时乘机溜进南朝,谁也不会想到,林意深入党项不过数月,连派人去建康哭穷之后的一些军资还没有送到,党项其实已经大局已定了。

    现在在党项真正为乱的,其实只有拓跋氏和往利氏的一些军队在党项境内流窜,相对于其余的各王族归附,这些军队对于党项广袤的土地而言,几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就像是南朝的一些大股马贼差不多。

    如此一来,唯一勉强能算对手的,恐怕只有吐谷浑皇帝所掌控的大军了。

    夏巴萤也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奇女子,雄心勃勃不亚于中原王朝那些开国明君,她当然十分清楚局势瞬间万变,不如快刀斩乱麻的道理。

    所以他们此时现在驻军的所在,已经是到了党项和吐谷浑接壤的积石山一带,只要再过两三日,就可以直入吐谷浑的境内。

    “如何?”

    雪线下十余顶营帐之中最靠近雪线的一座营帐之中,林意和夏巴萤都盘坐在白月露的对面,两人都是面露紧张的神色。

    现在无论对于林意和夏巴萤而言,军事上已经没有什么令他们紧张之事,哪怕深入吐谷浑之后,北魏考虑到自己的边境安全,肯定会插手,但按照此时北魏自己的处境,哪怕是调军过来,恐怕也最多只能确保自己的那些边城安全,稳固防守而已。

    现在两人紧张的,却是白月露的修行。

    两人的身侧,还坐着一名身穿着厚厚裘毛大衣,穿戴的就如一名南朝寒冬腊月之中的商贾般的男子。

    他就是沈约的弟子,林意的另外一个师兄云棠。

    他此时已然彻底散功,但对于修行之事,哪怕放眼天下,恐怕也只有几个人可以跟他相提并论,之事今日白月露的修行状况,他也有些看不懂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