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九十三章 皇宫乱

第七百九十三章 皇宫乱

    这种不解和茫然的情绪甚至压过了死亡的恐惧。

    他不可能去怀疑魔宗。

    只是这些人实在没有道理。

    “实在没有道理啊。”

    他的双手脱离了琴弦,缓缓的垂落,他的头颅也失去了支撑的力气,往下垂去。

    他颈间的鲜血还在喷涌,只是他的生机已经从他的身体里消失。

    ……

    贺兰黑云虽然自负,然而她绝对不会无谓的牺牲。

    所以在发现不敌的时候,她耗费了自己许多年苦修的剑煞,决然的逃出了容意的领域。

    今日的计划是她和魔宗亲自谋划,所有人成功与否,逃遁的路线也早已规划好,虽然是在皇宫深处,按理而言,她只要不被容意杀死,逃出永宁寺之后,她的逃遁路线便如同旷野上无人的直道一般,皆是坦途。

    然而现在不是。

    她的面前不远处,安放着一顶轿子。

    这顶轿子样式普通,平日里是有些腿脚不便的大臣上朝或是受召单独见圣时受赐所用,在她和魔宗制定的计划里,这处地方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一顶轿子。

    贺兰黑云的嘴角悄然的浮现出一丝狠辣之意。

    此时虽然已是她十分虚弱的时刻,而且她十分清楚这顶轿子之中的绝非普通人,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她会放弃抵抗。

    她轻轻的咳嗽起来,每咳嗽一次,就有许多寻常修行者无法感知的星辰元气涌来,注入她的身体,与此同时,也有一道极为寒冷寂灭的气息脱离她的身体,往外扩散。

    她身前的道上,两侧黄色的皇墙上,悄然出现层层的黑色霜花,重重叠叠的黑色霜花就像是冻凝的浪花,朝着那顶轿子涌去。

    黑色的长发沾染着她自己的鲜血,往后飞洒开来,随着她的每一次轻咳,她头发上的黑意就褪去一分,缓缓变白。

    这种黑意就像是墨汁一般,泼染进了墙上和道上飞速延伸的霜雪。

    随着她发丝的变白,她身上的伤口迅速的消失了,她体内五脏六腑以及经络之中的伤口,也迅速的愈合,一道极为鲜活的生命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然而这股鲜活的生命气息却没有让人觉得她变得强盛。因为这股鲜活的生命气息在被她逼出之后,便随着她真元的释放而离开她的身体。

    这是一种强行激发自己生命潜力的手段。

    这样的手段必然会对修行者的身体造成极大的损伤,贺兰黑云即便能够逃离此间,这样的手段恐怕也会损伤她的寿元。

    然而她这样的手段却根本没有找到倾泻的对象。

    她的视线和感知里,那顶轿子依旧安静的呆在墙角的

    阴影里,只是她眼前的这条道路,包括两侧笔直宽厚的墙壁,却都奇异的扭曲起来。

    她知道这是因为元气的扭曲而产生的幻觉,然而不管她如何感知,她都无法改变这样的幻觉。

    道路和墙壁,乃至上方的黑色夜空,都在她的面前不断的扭曲,就像是变成一团混在一起的油墨团。

    无法锁定对方的气机,便意味着她的力量即便是毫无保留的绽放,都不可能击中对手。

    她甚至清楚,对方都未必在那顶轿子里,或者即便就在那顶轿子里,那顶轿子也并不一定真正的位于她看见的那个墙角。

    这又是一个强大的领域。

    另外一名强大阵师的杰作。

    在整个北魏,除了此时还在永宁寺的容意,只有一个人能够制造出这样强大的法阵。

    “萧东煌!”

    她的头发在她的脑后尽数变白,她的身前夜色变得更为浓烈,她身前地上的黑色冰霜厚厚的堆积起来,就如变成黑色的岩石,这样黑白分明的画面让站在黑白之间的她变得分外的凄惶,她厉声喝出了此人的名字,接着厉声道:“很多年前,魔宗大人救了你的性命,你才能逃到北魏,很多年后,在南朝的战场上,也是我的同僚牺牲了自己的命,才从林意他们的手中又让你活了下来。魔宗大人相当于已经救了你两条命,你现在竟然背叛魔宗大人?”

    轿门帘往外飘荡了开来。

    安坐在轿中的萧东煌看着这名几近疯癫的年轻女子,幽幽的认真道:“任何事情都要分主次和因果,当年魔宗是让我相信可以帮我复仇,所以我才从南朝逃到北魏,甘心为他所用,我的命便是因复仇而生,结果我变成了北魏人,他却是想要和南朝皇帝来一起对付北魏。你觉得这对吗?”

    “我不问对错!既然效忠于魔宗大人,就应该始终坚信魔宗大人最终会做到应允你的事情。”

    贺兰黑云厉声叫了起来,她已经接近了极限,她跌坐在地,终于明白容意为什么会在北魏的永宁寺里变得如此强大。九宫真人之后,南朝最强大的阵师是韦睿,而叛逃到北魏的萧东煌,则是当世另外一个法阵大家,集合了这些人所长的容意,当然会超乎她想象的强大。

    “很可惜。”

    萧东煌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他和当日统领白骨军的时候相比,已经变得太过瘦削,以至于他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具黑暗中的骷髅。

    他此时虽然面无表情,但却依旧给人一种有幽火围绕他身周的阴狠感觉。

    “我见过了太多你们这样的魔宗部众的死亡,当初魔宗从漠北荒原之中走出时,跟随他的魔宗部众有多少人,到现在为止

    ,只剩下多少人?他们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曾经和我一样看到希望,然而直到死去,却都没有完成自己的心愿。”

    他看着贺兰黑云,缓缓的说道:“即便是有可能帮我完成心愿,那也只有可能是在他完成他的心愿之后,只可惜在这种过程里,他得到的朋友比失去的多,我不会再和你一样信任他。”

    贺兰黑云无法反驳。

    因为她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从四周涌来的法阵力量压制住了她体内的真元力量。

    她没有死去,她也不想死,在她看来,只要能够有一丝活着的希望,魔宗大人都会救她。

    ……

    含章殿旁的宫道上,响起了潮水般的震鸣声。

    数百名身披真元重铠的修行者不知从哪里出现,他们庞大的身躯瞬间将这条宽阔的宫道堵得几乎水泄不通。

    这些修行者身上的重铠都是北魏最为精良的重铠,为首的两具甚至是鲲鹏重铠。

    这些身披真元重铠的修行者,原本都是沉默而迅速的朝着永宁寺突进。

    统领着他们的数名将领听令于魔宗大人。

    哪怕之前传出了魔宗大人似乎想要投靠南朝皇帝,但像他们这样依旧觉得那是无稽之谈,依旧无比尊敬魔宗大人、遵从魔宗大人命令的将领,依旧不在少数。

    他们接受的命令,是要包围和冲击永宁寺,杀死其中的数名南朝修行者。

    然而到了接近永宁寺的一座宫桥前,他们却停了下来。

    桥上有一个人。

    一个绝大多数北魏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的人。

    一个曾经在战斗之中很癫很狂,却让无数北魏将领奉为神明般的存在。

    他是杨癫。

    杨癫一脸阴霾,眼瞳之中依旧燃烧着那种近乎癫狂的战意。

    他冷冷的扫过所有这些停下来的修行者,道:“想要过这座桥,除非能够从我身上碾过去。”

    所有这些身披真元重铠的修行者停了下来,没有一个人冲上这座桥。

    “这是魔宗大人…”

    有数人出声,语气里充满前后两难的意味。

    “那又如何?”

    杨癫着看着这些人,他没有解释,也不需要解释。

    所有这些出声的人都沉默下来,哪怕以杨癫一人之力,也绝对不可能阻挡住所有这些身披真元重铠的修行者的冲击,然而他们知道,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对杨癫出手。

    他们所有人在杨癫的面前,都没有资格谈论舍生忘死,没有资格谈论舍小我而顾大局,都没有资格谈论对于北魏的忠诚。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