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九十二章 更多的意外

第七百九十二章 更多的意外

    手持着二弦琴的老者心中涌起无数不可置信的情绪。

    从贺兰黑云不敌容意开始,这整个计划已经完全脱离了原本应该遵循的轨迹。

    和贺兰黑云相比,这名老者多的并非只是真元的厚度,当然还有更多的见知。

    当这名持着黄纸伞的修行者死去,在这名老者的感知里,那九柄剑已经超出了昔日九宫真人的领域,他可以确定,容意这名阵师在纯粹的对敌方面,已经超越了当年九宫真人的境界。

    九宫真人留了这九柄剑给容意,相当于将自己一生的积累浓缩其中,而容意的确未让他失望,不只是真正发挥出了这九柄剑的威力,而是让这九柄剑彻底超越了本身。

    他不可否认,韦睿的确是当世最强大的阵师,只是按照他所知的确切情报,容意在边军并没有停留多久时间,他更多的时间是留在这永宁寺中修行。

    即便韦睿对他倾囊相授,仅凭他自行参悟,这名老者始终都觉得容意不可能会变得这般强大。

    他隐约觉得其中必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只是作为整个计划之中的一环,这名老者依旧没有罢手的打算。

    不管其它的任何环节出了问题,他都想要完成自己的任务。

    此时绝大多数铁策军乃至几乎所有南朝的军方官员都并不知道那名满脸疤痕的年轻修行者的真正身份,然而在诸多的线索重合之下,魔宗大人已经可以肯定,他此时面前这佛舍之中居住的那名满脸疤痕的年轻人,便是南天院最为优秀的学生之一的王平央。

    在魔宗看来,王平央应该比容意更难对付,他理应比容意更强,在经历了钟离这样的大战之后,这种天赋惊人的年轻修行者,必定会得到众多感悟,更何况在得到永宁寺的灵池洗练,以及得到元燕的诸多帮助之下,他的修为必定有大幅度的增长。

    抛开林意不算,在魔宗看来,王平央甚至应该是铁策军这批年轻修行者之中,最快突破神念境的修行者。他甚至觉得,王平央甚至有可能已经突破神念。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只是没有人比魔宗更清楚自己的那门功法,而且魔宗亲自和王平央接触过,他从来不会高看敌人,也不会看低对手,这种推断,说是有可能,便是存在真正的可能。

    所以来杀王平央的,是这名阅历更为丰富的魔宗部众。

    不过即使是在魔宗看来,王平央哪怕真的能够集各家助力,真的跨越神念的界限,这种基于他魔功的速成,自然也有着天生的缺陷。

    这名老者在来前,便已经得到了魔宗的指点,拥有了一些天生克制王平央真元的手段。

    此时他心中虽然尽是不可置信的情绪,然而心中所想着的,依旧是一击必中,然后迅速远遁。

    当这柄黄纸伞像一朵巨大的蒲公英种子朝着寺外飘去时,这名老者已经来到了这片佛舍的门口。

    之前他的两根琴弦在不断的颤动,和笼罩这个永宁寺的大阵抗衡,只是这种抗衡显得十分温和,他的力量和容意的法阵力量温和的绞在一起,就如同两股不同的胶水在这个佛舍周围慢慢凝固。

    因为没有暴烈的互相抗衡,所以也不能说容意的法阵力量彻底的压制住了他这柄二弦琴勾勒出来的元气法则,也不能说他轻易的压制住了容意。

    然而此时,随着他一根手指落在两根弦上,这两根弦停止颤动的刹那,这种平静温和便被彻底的打破。

    就像是一锅将沸未沸的热水之中,被骤然投入了一颗烧红的石头。

    噗的一声。

    这锅热水便彻底沸腾,然后炸了开来。

    温和扭结在空中的两股力量,便在此时炸开。

    随着这名老者的心意,这种暴走的元气力量,就像是数百上千道飞剑一般,齐齐此向他眼前的院落。

    寻常松木所制的僧舍大门连着两侧的黄土院墙一起轰然倒塌,两扇院门就像是两张薄纸一般被轻易的撕裂,搅碎。

    院门后是一片菜地。

    当这两扇院门被撕碎的刹那,看到菜地里站立的那个人,这名老者却瞬间陷入巨大的惊愕之中。

    他感受到了和魔宗类似的元气力量,他自然便认为菜地里站着的那人是王平央。

    然而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人,却是一个胖子。

    一个白白胖胖,脸上肌肤光润如玉的胖子。

    这个胖子当然不可能是王平央。

    可是他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气息?

    这名老者的手指在琴弦上颤动着,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面对着肆虐的强大力量,这个胖子抬起了头来,他的双眼眼瞳之中出现了无数异样的闪光。

    这一瞬间这名胖子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他的一双眼睛变成了苍蝇的那种复眼。

    在接下来一刹那,无数暴走的元气力量落在了这名胖子的身上。

    胖子的身上响起了无数刺耳的噼啪声。

    他就像是同时被无数巨鞭抽中。

    然而在这名老者的感知里,这个胖子的身体,真的就像是他所熟悉的魔宗一般。

    那些应该将这名胖子击成肉块的力量,却就像是投入了一个无比庞大的漩涡,直接被吞噬。

    他不可能是王平央!

    这名老者的脑海之中再次响起这样的声音。

    那王平央在哪里?

    他无法理解的看着这名诡异的胖子,然而也就在此时,他身后不远处出现了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的周围也荡漾着和这名胖子同样的气息。

    这名老者瞬间锁定了这人的气机,他知道这才是王平央。

    轰的一声。

    他的体内响起一声轰鸣。

    无数缕诡异的气机在王平央的身前半空之中迅速团聚,形成一团诡异的昏黄色光焰。

    这是魔宗教给他的手段,按理而言,王平央体内的真元在下一刹那,就会被抽离出来。

    然而也就在这一刹那,就在他身侧的一片飞舞的木片之下,悄然透出一道剑光。

    这道剑光的气机和王平央相连。

    这是王平央此时所用的飞剑。

    按理而言,这道飞剑在此时也会彻底失去力量。

    然而没有道理的是,这道飞剑还是落在了他的颈上。

    噗的一声。

    他肌肤上自然震起的护体真元被切开。

    嗤…..

    接下来,便是急剧的鲜血喷涌声。

    这名老者的呼吸彻底停顿了,他肺部的空气,却是随着鲜血一起,从他被切开的喉管之中狂喷而出。

    “怎么会这样?”

    他看着自己脖颈上飞射向身前的鲜血,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只是此时他的心中更多的却是不解和茫然。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