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九十一章 替死

第七百九十一章 替死

    “噗!”

    贺兰黑云再次发出一声厉喝,只是随着一口鲜血的喷出,永宁寺内外谁也无法听清她这一声厉喝的内容。

    所有这些剑气瞬间炸开,极为阴寒的星辰元气使得这座寺庙的温度再次急剧降低,无数片青黑色的飞雪倒飞上天,这些青黑色的雪牵引着寻常修行者根本看不见也感知不到的星辰元气,暂时阻隔了四周天地元气顺着这座庙宇的屋檐流动,永宁寺大殿上那团烈日图案上的金色光芒难以为继,彻底变得黯淡起来。

    于此同时,贺兰黑云身外的光团骤然张开,变成了两道光翼。

    在这两道光翼的推动下,浑身都在流淌着鲜血的贺兰黑云以恐怖的速度朝着后方倒飞出去。

    她的身体撞碎了许多青黑色的飞雪,在密密麻麻的雪幕上撞出一个人的影迹,她身上的鲜血在黑色的夜空里变成了许多红色的丝线,而在下一刹那,这些红色的丝线燃烧起来,变成青黑色的星火。

    青黑色的星火没有丝毫的热力,唯有更凛冽的寒意。

    她倒飞的身影在夜空之中留下的空洞瞬间被更多的青黑色雪片填满,夜色之中只有恐怖的破空声不断传来。

    一声叹息在这场雪中响起。

    一柄黄纸伞在这座佛塔的另外一侧,也就是容意身后的不远处撑开。

    黄纸伞遮住了天上的落雪,也遮住了这名修行者的脸,只是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出,这是一名身材极为瘦削矮小的修行者。

    这名修行者也是魔宗的部众,只是魔宗的部众虽然都对魔宗极度的忠诚,但彼此之间却未必是挚友,尤其在钟离之战之后,因为先前那些魔宗部众的不断折损,魔宗又破格收纳了一些新的部众。

    这些新的部众许多都是天资极为出众,但性格十分桀骜的人物,这些人对于之前那些魔宗部众并不算心腹。

    他们甚至在很多方便,对原先的那些魔宗部众展开了挑战。

    魔宗并没有阻止这种挑战,他甚至觉得可以更加激烈一些。

    因为所有这些活下来的魔宗部众之所以强大,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们始终在严苛的残酷环境下成长,他们就像是荒原上的狼王,同类的挑战只会让他们保持更多的狼性,让他们变得更加可怕。

    此时这柄黄纸伞下的修行者便是魔宗在钟离之战后新收纳的部众,他恨不得贺兰黑云就在这里被杀死,甚至在一个呼吸之前,他都以为贺兰黑云已经必死无疑。

    他没有想到贺兰黑云还能硬生生的阻断这座大阵,然后毫不恋战,决然的逃出这座寺庙。

    所以他惋惜的叹息了一声。

    在他这声惋惜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他却隐约听到贺兰黑云逃离的方向也响起了一声几乎同样的声音。

    那绝对不是他发出的声音的回响,而是另有其人。

    他很奇怪还有谁会在贺兰黑云的退路上发出那样一声叹息,只是此时他也无暇去顾及那到底是谁。

    在这个针对容意等人的计划里,他本身就是贺兰黑云失败之后的后招。

    在他看来,此时容意的大阵被贺兰黑云所阻,便是他最佳的出手时机。

    他手中的黄纸伞缓缓的旋转起来。

    黄纸伞的边缘,出现了诡异的七彩霞光。

    “白痴!”

    贺兰黑云还在仓皇的逃离,而且她也清晰的听到自己退路上的那一声叹息,她是这场刺杀的组织者之一,所以她很清楚那一声叹息应该来自她的敌人,然而感知着这名修行者的出手,她的脑海之中还是不可遏制的出现了这两个字。她这个时候还是觉得这名修行者太过愚蠢。

    这名手持黄纸伞的修行者觉得这是最好的时机,是容意的力量被压制,最为虚弱的时刻,然而她却十分清楚,接下来的这一击,才是容意真正最致命的一击。

    所以这名手持黄纸伞的修行者,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唯一的结果,就是替她承受这一击,就像是成为她的替死鬼。

    ……

    永宁寺的天空之中布满了乌云。

    天空和地面之间,悬浮着无数羽翅般的青黑色雪片。

    远处的僧舍之中响起了呜咽的琴声。

    那些琴声响起的刹那,连悬挂在永宁寺各处的那些铜铃都裂了开来。

    容意此时也感到了身后传来的杀意。

    他不知道那名手持黄纸伞的修行者为何能够处在他的大阵里,却一直并没有被他察觉,但此时这名手持黄纸伞的修行者一旦展露气机,在他的感知里,这名修行者的身体,和他手中的黄纸伞,却在此时的黑云和密雪之中无比的明亮。

    在他的感知里,就像是无边的黑暗之中,另有一团旭日升腾了起来。

    他的感知里已经消失了贺兰黑云的踪迹,那么这名对他绽放杀意的修行者,便成了他此时最佳的目标。

    永宁寺大殿屋檐下的那团烈日图案上的漆色突然片片飞射出来。

    不是裂开,也不是剥落,而是一片片,如同利箭一般激射出来。

    这轮烈日因为贺兰黑云元气的阻隔已经彻底黯淡,然而这些漆色激射出来的刹那,这轮烈日的中心便亮起了更炽烈的光芒。

    这些光芒,是真正的剑光。

    无比纯净且锋利的剑光。

    就像是那种绝世的名剑在剑鞘之中温养了许多年之后,骤然出鞘的那种不可一世的光芒。

    漆色之后是砖石和尘土的飞射。

    九柄剑从这道墙内钻了出来。

    这九柄剑不需要这座大阵的力量,因为它们本身便是一个独立的大阵。

    那柄黄纸伞下的修行者的脸色骤然和漆下的墙粉一般雪白。

    他黄纸伞边缘的七彩色泽已经将要脱离伞盖飞起,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他终于明白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这九柄剑明明距离他还很遥远,只是刚刚从墙上钻了出来,然而九道无可匹敌的气息,却已经从他脚下的地面里刺了出来。

    噗噗噗噗….

    他的身上涌起了许多道血泉,破碎的血肉从他的身上喷射出来,朝着天空喷去。

    他的身体破碎不堪,手上那柄黄纸伞却依旧不破,在此时的黑夜里,就像是一朵巨大的蒲公英种子,朝着远处飘去。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