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八十九章 他的天地

第七百八十九章 他的天地

    在永宁寺的东北角,僧众原先取水的水井畔的僧舍间,走出了一名老者。

    这名老者穿着漠北那些挑拣陨铁的商人常见的翻毛皮袍子,手中却提着一柄南朝姑苏一带常见的二弦琴,这种不同寻常的装束在他的身上却显得分外和谐统一。

    当贺兰黑云最初动手的那一刹那,这名老者抬起头来,他始终半眯半睁的眼睛里出现了些赞叹的色彩。

    若是真正比斗起来,他自然不会不如贺兰黑云,然而贺兰黑云比他年轻太多,最为关键的是,他十分清楚这些年魔宗虽然看重贺兰黑云,但却并未给予特殊的关照。

    这些年来贺兰黑云的成长速度,一直都远超他的预料。

    然而当这些悦耳的钟声同时响起的刹那,这名老者的手指几乎下意识的扯住了那两根琴弦。

    他的二弦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一股可怕的威能,却随着他手指下意识的震颤,在两根琴弦之外形成了实质的波纹。

    感受着笼罩全寺的磅礴气息,这名老者十分动容,他压抑住了自己要动手和这道法阵相抗的欲望,因为在今夜的计划里,他的敌人并非是贺兰黑云此时正在面对的那名年轻人。

    而那名年轻人的实力越是超出了他的想象,这便意味着他要面对的对手,恐怕也会超出他的想象。

    ……

    那些黑色的晶莹剑气碎屑在片片飞散掉落时,并未直接化为一道道滚滚的元气,而是变成一缕缕深青色的气焰,深青色的气焰互相撞击,竟是撞击出更细微的深青色飞屑,就如同野草被搅碎时产生的草屑。

    看着面前不远处的这些异状,容意坚毅平静的面容没有丝毫的改变,这的确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从南朝边军离开到这里时,他已经汇聚了南朝最强大的阵师的所长,而到了北魏之后,他又有新的际遇,这座永宁寺的建造过程,是他揣摩数家所长的学习过程,同时也是他的实践和试炼过程。除了他之外,谁也不知道他在过往的许多时日里,在这座永宁寺里布下了多少道法阵。

    容意从一开始便没有任何的恐惧,便是因为这整座永宁寺便是他独有的天地,他很确定,没有任何神念境的修行者,能够在这座永宁寺里将他击败。

    他感知得出贺兰黑云的愤怒,而且他知道此时的贺兰黑云更加愤怒,只是这和他无关。

    哪怕贺兰黑云是一名面容精致,很令人怜惜的年轻女子,但他在钟离城和边军看到了太多的死亡和杀戮,看到了太多的无奈和悲壮,所以对于他而言,敌人就是敌人,魔宗部众就是魔宗部众。

    当这些黑色的剑气被钟声齐鸣镇压的刹那,他的第二道反击也已经开始。

    轰的一声巨响。

    贺兰黑云身后的地面上瞬间涌起无数道尘浪!

    她身后的地面,是这座佛塔和前方大殿相连的大道,其中还有跨越一个放生池的三道石桥,这条大道的正中都用巨石铺就,青玉般色泽的巨石上都雕刻着繁复的云纹,莲纹以及庄严的游龙。

    这座永宁寺将是整个北魏最为壮观,最为体现匠师精湛技艺的皇家佛寺,佛塔将是有史以来最高,这些道上的浮雕也将是最为华美,只是这些浮雕还并未真正完工,绝大多数浮雕还欠缺最后的打磨以及精修,所有的花纹之中都尚且被厚厚的石粉覆盖,有些分外精细的部分,甚至害怕在其余各处建造的过程之中,搬运石材或是木材时有所撞击而损毁,所以甚至人工的铺了厚厚的木屑,还根本看不出华美的模样。

    然而随着容意此时的杀意迸发,所有这些浮雕纹理之中的石屑和覆盖在这些浮雕上的木屑尽数涌起,无数道气流从四面八方的地上冲来,就像是无数道沉重的水银一样飞旋滚动在这些纹理之中,不只是那些粘附在浮雕表面的泥土和尘屑都被冲刷干净,就连那些浮雕没有被打磨光润的棱角和毛刺,都瞬间被冲刷得圆润,就像是那些工人用手上的茧子盘润了无数遍。

    所有的浮雕就像是瞬间最终完成,那些圆润的角边在黑夜之中都似乎发出光来。

    所有的浮雕光润如新,然后无数的元气从雕纹之中飞洒出来,这些元气汇聚着石尘,就像是一柄柄石刀不断生成,全部向贺兰黑云飞去。

    贺兰黑云在先前一刹那便凝出成百上千剑,然而容意此时的反击,却是瞬间凝成成千上万刀。

    贺兰黑云的脸依旧冷厉平和,只是眼瞳却急剧的收缩起来,她的双颊出现异样的红晕,脸上的其余部分却是苍白起来,她的双手抬了起来,两道乌光从她的衣袖之中就像是两条活蛇冲了出来。

    那隐约是两条乌索,然而这两条乌索却是瞬间分散,变成了无数细丝,随着她体内真元的疯狂喷涌,这每一道细丝都变成了一柄小剑,剑光不断朝着周围的空间里喷吐。

    无数道剑光围绕着她的身体往外绽放,变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光球。

    无数石刀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而来,不断斩在她身外的这个光球上。

    光球上响起无数如同高山落石般的声响,贺兰黑云的身体不断震动着,在她身体第一次震动的同时,她脚上穿着的靴子已经炸裂了开来。

    她赤足站在地上,她的脚掌和脚趾如白玉般洁白细腻,然而下一刹那,她的脚下就溅起了猩红的鲜血,温热的鲜血从她的脚趾间漫上来,漫上她的脚掌。

    她不断的轻咳,她的双唇依旧咬得很紧,但随着她每次的轻咳,她的唇齿间都会迸射出一颗颗的晶莹血珠。

    此时压迫贺兰黑云的力量绝大多数来自于积蓄于法阵之中的力量,容意此时完全可以轻松的抽身离开,若是他想要走,这时便是最好的时机,只是他并不想逃,他想要直接杀死或是废掉面前的这名魔宗部众。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