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八十八章 大阵

第七百八十八章 大阵

    他现在已经确定贺兰黑云是魔宗部众,他也断定,既然对方敢直接出现在这里,而且丝毫不掩饰强烈的杀意,这便意味着今日必定有异常残酷的一战,不过在这北魏皇宫里,对方若不主动出手,他当然也不可能直接悍然的抢先出手。

    “你为什么骄傲?”

    从眉山到钟离,再到边军,再到北魏,他曾从无比的自傲之中跌落尘埃,又经历过无比残酷的生死绞杀,又见识过边军的视死如归之下的无奈和悲愤,他本像是一柄出色的剑胎,已经经历了无数洗练,他虽然依旧年轻,然而已经不复以前的稚嫩,此时面对贺兰黑云这种必定强大和可怕的对手,他沉静的脸上反而出现了一丝戏谑的神色。

    这一句是赤裸裸的挑衅。

    然而这句话在此时却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能够成为追随魔宗的任何一名部众,自然都是极为非凡的人物,然而这些人越是因魔宗而强大,就越是对在意魔宗的看法。贺兰黑云之前刚刚和魔宗有过一次对话,那次对话的重点便是元燕的影子,远在党项的林意身边的白月露。

    元燕的这名影子对于魔宗而言,是突然打开僵局的突破口,所以魔宗提起这个影子的时候,语气里不乏欣喜,但那次谈话,魔宗没有注意到,这有关贺兰黑云的自尊。

    因为无论如何,贺兰黑云和白月露相比,都是当年竞争者之中的失败者。

    哪怕魔宗说她是他选择的人,却依旧无法掩饰她当年输给白月露的事实。

    而且若是没有魔宗,她当年也早就是和那些失败的竞争者一个下场,她的尸骨都恐怕已经在城南的那座荒山里腐烂。

    这些年魔宗的名声,自然也建立在她和其余魔宗部众的成就之上,只是若是面对白月露,她自然没有骄傲的资格。

    哪怕面对此时容意的这一声嘲讽反问,她似乎也没有任何反驳的资格。

    因为她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和钟离之战相比。

    不管有多少意外,对方都是在钟离之战之中幸存,并获胜的南朝修行者。

    只需这一件,便可压过她所做的任何事情。

    对方的这一句反问,让她觉得自己之前的那句话简直是自取其辱。

    她无法容忍这样的羞辱。

    她心中的怒火不可遏制的燃烧起来。

    她原本还想多说些话,因为她觉得面对容意这样的年轻人,只要多说些话,以她的能力,便应该可以从中获取更多有用的讯息。

    然而她现在改变了主意。

    她决定要马上杀死此人。

    在她的计划里,她也只需亲手擒住或杀死此人,这永宁寺中其余从铁策军之中来的人,自然会有其他的修行者对付。

    所以就在这一刹那,她的眼神变得极其的专注。

    她眼前的世界里,所有那些建成和未建成的佛舍、寺院,那些横卧堆积于地的巨木、乱石,甚至容意脚下的石阶,身后那座未完成的巍峨佛塔,全部都消失了。

    她的眼睛里,只有容意和一些按照固定线路在行走的元气轨迹。

    专注,很多人都有,只是她分外的强。

    她的黑发瞬间在身后狂舞,黑发的色泽随着她体内真元的飞快往外流淌,就像是瞬间加深了此时的夜色,她的身体,似乎瞬间和整个黑夜融为一体。

    容意平静抬头,作为后出手而被迫应付的一方,他自然流露出一种难言的气度和自信。

    他身前台阶下的地上,数十根横卧在地的石柱骤然发出轰鸣,对着他的一端微微仰起,就像是活物一般给人就要朝着他扑来的感觉,然而真正的杀意却来自他的身后。

    就在他脑后的夜色里,突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黑点。

    这个黑点就像是虚空之中长出的触角一般,迅速扩大,以惊人的速度刺向他的后脑。

    即便感知到了脑后出现的这股元气力量之中荡漾的神念境味道,确定这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黑衣女子和之前遭遇的所有魔宗部众一样,也已经是神念境的存在,容意此时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震惊情绪。

    对于他而言,这是理所当然。

    也只有神念境的修行者,才有资格来杀他和王平央这种从钟离之战之中活下来的修行者。

    面对这种神念境的力量,他的身体甚至就根本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只是动了动念,一道轻渺的气机在他足底轻震。

    只是最多如寻常黄芽境的修行者的气机牵引,他脚下的石阶深处却响起了诸多的回应,就像是有无数巨兽在咆哮,又像是有无数巨浪在穿行。

    但声音只是声音,真正的力量却来自于周围的高处。

    数十点耀眼的光星同时从四面八方而来,以比流星坠地还快的速度,同时冲击在他脑后那虚空之中生出的黑色触角上。

    那道黑色的触角在空中骤然静止,啪啪啪啪,它和它身后的空间里,响起了无数密集的爆响。

    贺兰黑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她此时还没有时间去感知瓦解她力量的这些威能到底来源于何处,但她已经无比清晰的认知到,对方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就轻而易举的瓦解了她的全力一击。

    她只是皱起了眉头,看似也没有动作,然而这一刹那,她体内的真元便已运动了无数次。

    她的身前,瞬间出现了无数道黑色剑气。

    这些剑气都散发着晶莹的光泽,完全如同实质。

    若是林意和白月露在此,他们会认得这便是隐剑山宗的凝气成剑的手段,但比起齐眉的真元凝剑,此时贺兰黑云的这种瞬间形成无数剑的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很显然,她和魔宗已经对这门手段做出了改进。

    然而容意的反击却来得更快。

    当他脑后的那道黑色触角发出密集爆响,被瓦解的这一刹那,他呼出了一口气。

    有风起。

    所有悬挂在那些僧舍和寺院的廊下檐尖的铜铃和鸟兽类镇舍悬件都动了起来,在一瞬间,全部动了起来,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永宁寺中无数声悦耳的声音融成一声。

    一股难以想象的冲击波冲在贺兰黑云的身上,以及她身前的那些剑上。

    她紧紧的咬着双唇,嘴角却沁出一丝血丝。

    她身前的那些剑无法寸进,晶莹的剑身上布满裂纹,片片碎屑飞散。

    她的目光没有落在那些铜铃和鸟兽类悬件上,而是落在了很多僧舍屋檐上的屋瓦上,落在了很多梁上的繁复花纹上。

    她有些难以相信,对方竟然将整个永宁寺,营造成了一个属于他的大阵。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