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八十七章 哪来如果

第七百八十七章 哪来如果

    一名短发年轻人正在这栋佛塔下的台阶上用着晚餐,附近不时有工人路过,有些是已经吃过,有些也正敢去开伙的地方吃东西,所有看到这名年轻人的工人,都是很尊敬的和他打了招呼。

    这名年轻人也不断放下手中的筷子,微笑回礼。

    永宁寺里修炼佛塔和寺院的所有工人都不太清楚这名年轻人的身份和来历,他们只是隐约知道这名年轻人姓意,可能来自北魏和南朝边境的某个州郡,之前在白马寺。但无论是负责督造的那些大人,还是他们这些工人,却都对这名年轻人十分尊敬。

    因为这名年轻人在一些建造的过程之中展现了卓绝的能力,光是眼前这座佛塔,在按照图录施工的数十日之中,这名年轻人都至少看出了三处堪称致命的失误,而在之前永宁殿刚刚动土之时,这名年轻人便直接让负责督造的那些大人将永宁寺的地基往北移动五丈,那些负责督造的大人和数名大匠师都不能理解,但后来重新勘测的结果,便证明这名年轻人的主张极为正确。

    若是按照原先的地基,永宁寺的地基非但无法完工,甚至会形成最为忌讳的“阴涝”。

    永宁殿原先的选址地基之下,不只是有一片坚硬的无法破碎的石方,而且有一条前朝水利遗留下来的暗河,也正巧在这片区域通过。

    在整体的建筑物布置,一些院舍之间的空气、水气流通,甚至一些纹饰的美感上面,这名年轻人都有着不凡的造诣,他的一些建议和提点,让那些拥有丰富经验的老匠师都十分受用。

    在那些老匠师看来,这座永宁寺不说这座佛塔的雄伟壮观注定冠绝整个北魏,在小型气候上,也会是之前所有佛寺难以媲美,这永宁寺的绝大多数禅院,都将会是整个洛阳夏日最为凉爽,而冬日最为温暖的所在。

    最为关键的是,这名年轻人还很谦逊,对每个工人都极为和善。

    ……

    这名年轻人手中木饭盒之中的饭菜也很简单,数片肥瘦不一的猪肉,一个白煮的鸭蛋,两三种菜蔬。

    他慢慢的咀嚼着这些饭菜,听着身后塔上那些麻雀的叽喳,耳中隐约听到两名工匠的对话,一名工匠说这些麻雀老是飞来飞去,哪怕不在这里筑巢,便是拉了不少鸟屎在这些木料上面,到时候上漆便诸多麻烦,还不如索性拿一口网来把这些麻雀捕了顺便打个牙祭。而另外一名工匠说,若是在平时也就罢了,这建造佛寺,督造的饮食不限荤腥已经算是好了,要再杀生,这恐怕不妥,更何况这些鸟雀是来佛寺之中沾光,只是为了些鸟屎,你就想要将它们一锅端了,那也不怕将来佛祖怪罪。

    这年轻人听着觉得有趣,嘴角刚刚微微上扬,身后那座佛塔上高处,这些鸟雀却是突然纷纷惊飞。

    这名年轻人诧异的抬起头来,并未看到那佛塔上有什么异常,心中刚刚浮现难道这些鸟雀竟然听得懂人言的念头,他眼睛的余光里,却看到一侧的道上走来了一名黑衣女子。

    这名黑衣女子五官异常立体和精致,既不像是北魏人,也和南朝人有着明显的区别,尤其是她的脖子分外白皙细长,让这名年轻人一眼看见,便联想起水中的天鹅。

    在这片施工已经许久的寺庙之中,这名年轻人从来没有见过这名黑衣女子,只是看着这名黑衣女子气度非凡,而且这片寺庙原本就位于北魏皇宫之中,寻常人也不可能进得来,他便下意识的觉得这名黑衣女子是皇亲国戚。

    只是这名黑衣女子显然不是闲逛,她径直穿过堆着木材的杂乱通道,走到这名年轻人面前。

    她看了一眼这名年轻人手中的饭盒,也不说什么,只是平静的缓缓抬头,看向这名年轻人身后的佛塔。

    “我听说这座佛塔原高不过四十九丈,但因为你的指摘,那些匠师最终更改完成的图录,这座佛塔便能够建造到九十丈?”她的声音响起。

    这名年轻人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放下了手中的饭盒,站直了身体。

    他也没有急着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看着那些惊飞的麻雀。

    那些麻雀在永宁寺的外围飞翔,却始终不敢再飞进来。

    这些麻雀不敢再飞进来,只是因为这名女子。

    “你的杀意很浓。”

    这名年轻人先说了这一句,然后也侧转身体看了一眼那座佛塔,道:“你说的不错,这座佛塔建成之后,举高九十丈,共九层,登塔可观百里。”

    “原来精通法阵的人,用于这些土木建造,也是不俗。”

    这名黑衣女子目光依稀停留在这座虽只完成了十数分之一,但已经可以充分感觉到巍峨壮观的佛塔上,想象着它完成的模样,然后忍不住摇了摇头,道:“只是你应该不姓意,应该姓容?只是令我不解的是,按照我先前的可靠情报,你在钟离之战之后,应该是跟随在了韦睿的身侧,若是我所猜不错,韦睿是当世法阵大家,林意让你跟随韦睿身侧,便是要让你从他身上学习更多法阵手段,你为何又辗转来到了这里?那比你先来这里的人里面,有一个应该是王平央?”

    短发年轻人听着这些话语,他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他是容意。

    和钟离之战时相比,他的面容变得坚毅了许多,甚至显得方了一些,他的身上也再没有那种青涩的秀气感觉。

    他站立在塔基上,身体就像是佛塔上的那些松木一样沉稳。

    “所以你应该是魔宗的人?”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名黑衣女子,认真的反问道。

    这名黑衣女子便是贺兰黑云,听着容意的这句反问,她没有否认,只是有些奇怪,她看了容意一眼,道:“既然你猜得出来,为什么我从你身上,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恐惧?”

    “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会发现我们的真实身份,我或许会回答你这个问题。”容意说道。

    贺兰黑云长长的睫毛富有生气的跳动起来,她感知着容意此时的气息,确定对方是真的没有一丝畏惧,她心中便生出些怪异的感觉。

    “其实你们和林意没有资格骄傲。”她忍不住说道:“钟离之战,其实如果没有叶暮峪,林意和你们就已经死了。”

    容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哪来那么多如果。

    更何况她一开始就是错的。

    他不害怕,根本就不是因为钟离之战令他骄傲。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