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八十六章 无法承担的后果

第七百八十六章 无法承担的后果

    月光从窗棂间洒落进来,甚是清淡。

    送到元燕面前的饭菜也可以用清淡来形容。

    北魏的皇族和党项的皇族多少有些血缘关系,原先在很多方面都有相同的特质。

    党项的出产相比中原王朝自然显得匮乏,但饮食起居却反而更加奢靡。

    北魏的皇族在迁都至洛阳之前,平时用度的奢靡程度比党项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迁都到洛阳的过程之中,北魏皇帝乘着一些皇族叛乱,乘机将所有的皇族和权贵门阀都收拾了一遍,他和皇太后带头,整个北魏便行节俭之风,一些士族因为节俭而受褒奖,许多官员纷纷效仿,都尝到了甜头,不过数年,整个北魏从上至下,奢靡之风便消失于无形。

    此时送到元燕面前的饭菜,不过是一碗黍米饭,两碟菜蔬,一碗肉糜汤。

    当然这肉糜汤并非凡品,是以豹胎、鹿筋等主材为糜,汤料之中添加了数味对修行极为有益的灵药,但这是在北魏帝王家,这样的饮食丝毫没有顾及口腹之欲。

    饮食虽然简朴,但个中环节自然十分考究。

    这一碗肉糜汤出自宫中药师之手,最终端到元燕面前,还需经过五人的查检,在端到元燕的面前之后,需要在盏茶时间内饮尽,这样才能发挥最好的药力。

    元燕自幼便没有锦衣玉食的享受过,她对于饮食也并没有什么追求,平日里需要思索的事情太多,这样的药羹送到她的面前,她一般是直接数口便喝光。

    然而今夜,她身穿华贵盛装,垂头看着月光和烛火照耀下的这碗药羹,却并没有端起这碗药羹的打算。

    她的眉头微微蹙起,看向恭谨的站立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那名宫女,问道:“怎么会这样?”

    此时她的身侧左右还各站着一名宫女,这两名宫女也很惊诧,因为即便是她们,此时都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碗药羹里漂浮着一根头发。

    这两名宫女很清楚最终端来这碗药羹的宫女是何等的心细,既然她们都可以看到那碗药羹里漂浮着一根发丝,那端来这名药羹的宫女自然不可能看不到。

    且不论前面检视的那几人看时有没有这样一根发丝的存在,这碗药羹最终端到元燕的面前时,存在着这样一根头发,便是很诡异的事情。

    寻常人的汤碗里有一根发丝,只是很小的小事。

    然而此时这样的事情出现在元燕的面前,却不会是小事。

    那名宫女深吸了一口气,她似乎鼓足了勇气才抬起头来,想要说话。

    然而在她抬起头来的刹那,她的身体就已经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在接下来的一刹那,这名宫女的身体就急剧的往外膨胀,然后直接变成了无数细小的血肉碎粒。

    并非是炸裂,而是彻底的粉碎。

    她的整个身体,被一种蕴藏在她身体里的磅礴力量彻底由内向外摧毁,瞬间消失。

    这股力量并没有往外肆意的扩散,而是禁锢在一丈的范围之内。

    在元燕和元燕身边两名宫女的视线里,这名宫女就这样直接消失了,在她消失的地方,就像是被人凭空泼洒了一大桶红色的颜料一般。

    然而真实的血肉毕竟不是颜料,那股早就隐匿在宫女体内的磅礴力量虽然并未往外扩张,然而刺鼻的血腥气,却是瞬间充斥了这处静殿,朝着外面散逸而去。

    两名宫女的面色变得苍白无比,她们第一时间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然而喉咙里挤出的两声尖叫,还是无比突兀的传了出去。

    连绵的警鸣声和低喝声以及破空声不断响起,数十名修行者在数个呼吸之内便已经团聚在这殿外。

    两名神念境的修行者率先进入了这座静殿,他们看着那名宫女消失的地方,看着地上无比粘稠的鲜血,以及鲜血之中无比均匀的骨屑和碎肉,面色变得和那两名宫女一样的苍白,他们见过许多残酷的杀戮,然而看着这样的画面,感受着杀死这名宫女的强大力量,他们的胃部还是不断涌起强烈的不适之感。

    元燕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那滩鲜血,这种平静冷馍甚至让这两名神念境修行者都心生畏惧,然而她的衣袖之中,她的双手指甲因为过分用力,已经刺穿了她的双手手心。

    并非只是因为恐惧和愤怒。

    能够作为最后一名为她端上羹汤的人,自然是她在这皇宫里最为信任和依赖的人之一。

    这名宫女平日里看似只负责她的膳食,然而从南朝传递而来,很多至为重要的情报,便只有这名宫女知晓,只有这名宫女会传递到她手中。

    她无法想象,这名宫女是承受了什么,才会被迫端着这样的药羹到了她的面前,然后被迫在她面前用这种惨烈的方式死去。

    让她此时无比痛心的是,她觉得这名宫女最后那抬起头的一刹那,是想要对她说些什么,甚至是要乞求她的原谅,然而这名宫女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出口,就直接在她面前死去。

    这名宫女并非弱者,能够用这样的手段杀死宫女的人,在北魏找不出几个,而能够让宫女以这样的方式死在她面前的,便应该只有一个人。

    她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

    她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

    她霍然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看向宫中永宁寺的方向,然而在下一刹那,她却是硬生生的忍住,她的身体显得无比的僵硬和沉重。

    她的心往无尽的寒窟之中堕去,她的浑身无比的冰冷。

    她知道,若是魔宗出手,那她此时无论再做什么,都应该救不了在永宁寺中静修的容意等人。魔宗不会给她挽回的时间。

    她此时还不明白,为什么魔宗会突然动手,但她此时所真正害怕的,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承担的后果,是林意将那些人交给了她,而那些人在这里死去,那她如何面对林意,如何给林意交待。

    ……

    永宁寺里十分静谧。

    一群麻雀正从远处的街巷之中飞来,落在一栋未完工的佛塔之上。

    这栋佛塔的木梁还未上油漆,散发着松木的香气。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