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八十五章 最后一根稻草

第七百八十五章 最后一根稻草

    “元燕的影子?”

    魔宗看着手中的密笺,他无限感慨的抬起头来,这封从党项境内以最快速度传递到他手中的密笺在他目光离开的刹那,便在他的手中化为灰烬。

    贺兰黑云垂首站在他的身后,她很明白魔宗此时的心情。

    她的情绪甚至比魔宗还要复杂。

    早在北魏迁都前的很多年,北魏皇帝就已经充分的认识到了迅捷而可靠的军情传递的重要性,在当时,北魏皇帝掌控军情的枢密院的组织便已经十分严密。

    至于后来和枢密院合二为一的元燕和元燕的影子,两者原先其实没什么关系。

    北魏的顶级权贵,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从很多年前开始便有培养自己替身的习惯,在很多并非一定要自己出席的场合,或者一些很危险的场合,这些权贵往往隐于暗处,反而让自己的替身顶替自己的位置。

    元燕最初在很多北魏权贵看来,只不过是外面捡来的野孩子,只是北魏皇帝和皇太后,却似乎从那时候开始就看到了她身上与众不同的地方,依旧按照北魏皇族的最高规格,为她挑选了她的影子。

    事实证明北魏皇帝和皇太后是对的。

    无论是元燕,还是元燕的这名影子,在北魏迁都之后便很快的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以至于北魏皇太后将整个枢密院交到了元燕的手中,而元燕和她的影子也并未让她失望,在今后的数年里,她们在南朝都迅速的建立了一个完善的军情收集和传递的组织,就像北魏枢密院在南朝的投影。

    在很多北魏人的眼中,元燕的影子甚至比元燕要来得可怕,尤其是那些知道皇族影子挑选过程的北魏权贵,更是明白元燕的这个影子是通过了什么样的残酷挑选,才最终成为元燕的影子。

    只是那些人,都不会有魔宗和贺兰黑云了解。

    因为北魏皇族的影子的挑选的一些环节,原本就出自魔宗的手,而贺兰黑云,也曾经是元燕影子的候选者之一,或者更准确而言,她是被淘汰的影子。

    在北魏皇族的挑选过程里,被淘汰的影子的宿命便只有死亡。

    只是她活了下来,因为魔宗。

    元燕的影子最终是谁,连她都不知道,连魔宗都不知道,然而谁会想到,元燕的影子竟然不在北魏,竟然会在他们无比重视的林意的身旁。

    “她是胜利者,你是当年的失败者。”

    魔宗感到了她此时复杂的情绪,他缓缓转过头来,目光平和的看着她,道:“但在处理这些事情上,我不希望你带着想要证明什么的情绪去做事,任何不该有的情绪,都会导致错误的生成。”

    贺兰黑云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有些时候,成功和失败并不意味着优劣,只在于规则,而规则没有绝对的公平。我们要成为的,便是制定规则和打破规则的存在。”

    魔宗淡淡的笑了笑,“按照皇太后的喜好和意愿,那人成为了元燕的影子,但我挑选人有不同的标准,所以在那些人里面,我挑选了你。你自然不会不如那个影子。”

    贺兰黑云再次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不需要说这么多。”

    几乎没有人敢对魔宗这么说话,更不会有人嫌弃魔宗多话,然而此时魔宗听到她的这句话,却是反而笑了起来。

    “应该是在我去眉山的时候,她便和南朝的这名年轻将领走到了一起。”

    魔宗认真的想了想,有些敬佩道:“那时候的林意,不过是一名修为低微的无名小卒,我都根本看不入眼,所以我在眉山之中找了些年轻人,他却都不在我的视线之中。能在那种时候,便选择林意作为自己在南朝的伙伴,元燕的确值得尊敬。”

    贺兰黑云眼中复杂的情绪已经完全消失,她觉得元燕是否值得尊敬也是废话,对于她而言,元燕一直是最为难缠的对手。她想了想,道:“能在那种时候便被元燕看重,甚至将自己的影子都派到了他的身边…”

    说到此处,她顿了顿,接着道:“而且连陈宝菀,萧淑霏都和他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这林意的确不同寻常。”

    魔宗沉默了片刻,道:“是我的疏忽。”

    贺兰黑云看了他一眼,异常简单干脆的说道:“要杀了元燕吗?”

    “林意身旁的那名女子是元燕的影子,但对于北魏皇宫里的那名老女人而言,元燕便是她的影子,是她的替身,是她在北魏行走的化身。”

    魔宗微讽的摇了摇头,道:“若是直接杀了元燕,在她看来和直接杀死她没有什么区别,她会不惜一切代价和我决裂,我尚且承受不了这样的怒火。”

    贺兰黑云微微垂首,表示认同。

    魔宗转过头去,看着天边的流云,淡淡的说道:“元燕和她一样,最难对付,只是在于她们的身份,但只要斩断了她们的所有触手,她们也搅不起多少的浪花。”

    贺兰黑云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只是她明白魔宗还有话说,所以她依旧安静的听着。

    “没有会突然无缘无故消失在世间,北魏那座新修的大庙里,有些外来人。若是我没有猜错,那些人恐怕来自南朝。”魔宗平静的说道:“那些人也必须死。”

    贺兰黑云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再次点了点头。

    魔宗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欣慰的微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故事?”

    贺兰黑云道:“听过。”

    “在我和剑阁之间,南朝皇帝原本难以取舍,但元燕安排在林意身边的这一手,却会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魔宗道:“以南朝皇帝的性情,他无法忍受林意这样的大将,和北魏长公主殿下暗通有无。”

    “所以让阿柴谆什么都不要做,他想要的,都满足他。”

    魔宗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烈了起来,但是却莫名的显得有些残忍,“党项和吐古浑那边,也什么都不要做,林意变得越强,这根稻草就越重。”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