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一方天地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一方天地

    这些果子灵韵十足,散发出的一圈圈荧光之中,竟是隐隐形成一些奇秒的符纹。

    “走!”

    林意还在震撼之中,突然听到身旁云棠嘶哑的一声轻呼,他身体微微一震,顿时反应过来,将身前所有天心菩提收入袖中,伸手一揽,直接将已经浑身气机衰落的云棠背在身上,朝着洞窟外窜了出去。

    他的身体一窜出洞窟之外,左手顺势一抓,就直接将那截表面密密麻麻布满鲜红色果子的树心从山石之中拔了出来,接着顺势朝着下方掠去。

    他心中算计着时间,这一连串的动作敏捷如猿,比起绝大多数修行者在平地上的动作还要迅捷,但是拔出这根树心的刹那,他便着实吃了一惊。

    这些鲜红色的果子看上去极为柔软,内里的果浆似乎随时要炸开果皮溅射出来,然而他手掌接触到的刹那,却发现如同晶石般坚硬,而且果皮上不断震荡的气息,竟是震得他的手掌有些麻痒。

    与此同时,这些果子内里受到他气息的震荡,竟是发出并不响亮,却偏偏让人觉得宏大的轰鸣声,就像是远方有雷音不断在传来。

    他以前在建康城里读书时,看到过有一些典籍之中记载,有些最为顶级的灵药内里的灵气太过凝聚,互相挤压震荡之间,可发出雷音。

    他之前觉得简直是无稽之谈,但现在听到这声音,却是发现古人并没有欺骗他。

    除了这些果实之外,现在被他硬生生从山体之中抽离出来的这根树心也是十分奇特,明明刚刚拔出来时轻飘飘的,就如一根芦苇杆一般似乎毫无分量,但此时他抓着这根东西往下掠去,他只觉得好像这根树心依旧和洞窟口外的那一方天地气机相连,他抓着这根树心,直觉自己就像是抓住了一柄无比巨大的伞,而且这伞不断兜风,似乎笼盖住了这一方天地的所有元气。

    而在下一刹那,这种牵牵连连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他甚至感觉自己就像是扯住了一张巨网,形成这张巨网的丝线甚至超出了他感知的极限。

    这种感觉,就像是刚刚云棠散功时,他直接抓住了云棠,直接抓住了这一方天地一般。

    这简直不是抓一根树心,而是始终牢牢锁住这一方天地的气机,将这一方天地从整个天地之中硬生生的切割出来,然后他牢牢的拖着这一方天地一起下山一般。

    他原本体内气血彻底活动开来,此时体内力量爆炸,也已经看准了每一个落脚点,但此时随着手中这根树心的诡异元气牵扯,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扯得从这冰峰上震荡出去。

    一时间他动作骤然变慢,吓得脸色都有些微微发白,忍不住道:“师兄,你是想坑死你师弟还是坑死你自己,方才和你说扛一棵树就未必来得及,你现在倒好,让我扛着一片天地下山?”

    他这着急发问,却听不到回音,转头间只看到云棠的脸色发紫,嘴唇发乌,张开了嘴却是被寒风倒灌,云棠似乎连连用力,想要对他说话,却是非但说不出话来,连呼吸都似乎无法呼吸。

    林意有些醒悟过来,知道寻常修行者若是不用真元,恐怕根本无法在这种高度迎着风呼吸,他马上略微侧转过身体,让云棠的脸面转向背风面。

    云棠如同快要渴死的鱼一般艰难的动着鼻翼和嘴唇,看似好不容易能呼吸些空气进去,但要说话却似乎不能,只是看着嘴型,林意却猜出他似乎在不断的说个“丢”字。

    “你的意思是先丢下去再捡?”

    林意有些反应过来,他下意识想要将这根树心先丢向下方一处,但心头电闪之间,身体却是突然停顿,就在下一刹那,他的肩膀两侧浮现出淡淡银光,一团柔和的元气,瞬间弥漫云棠全身,如同一个气泡将云棠包裹起来。

    云棠本身已经将近窒息,而且浑身都有种被冻僵的感觉,但此时这银色元气一裹,他顿时觉得浑身压力一松,尤其外面的寒意都瞬间被排除出去。

    他虽然不如林意肉身强横,但毕竟是入圣境的修行者,即便失去真元,他的肉身依旧比起寻常人强大许多,此时对于他而言的最大敌人便是这极度的寒冷,此时寒意被尽数排除在外,这股元气之中又似乎带着林意体内的暖烘烘的热力,即便空气依旧稀薄,但他却感觉自己已经从死亡线上走了回来。

    “赫…赫…”

    他连喘了几口粗气,吐出些肺中的浊气,终于恢复了顺畅的呼吸和说话能力,“你不是没有真元,这元气怎么古怪,怎么好像是某种特殊的真元?”

    “这说来就话长。”

    林意无奈的看着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那根树心,道:“只是我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难道要在这里听我说这是什么?现在这东西怎么带下去,难道真的将它丢下去一段再捡起来,万一不巧落入冰裂之中,我可是捡不起来。”

    “你这元气能一直裹着我?”

    云棠感到包裹着自己的这些银色元气似乎极为坚韧,而且并不散失,他便更加惊异。

    “你若是愿意停在这里,想要多久都可以。”林意想到他方才就像比死还难过的样子,现在却是反而不急的模样,便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边说边小心翼翼的继续往下掠去,让他有些惊讶的是,他的动作缓慢下来之后,手中这根树心对于这方天地的牵扯感却没有那么强烈。

    “这东西就像是始终携带着这一方天地,只是难道和带动它的快慢有关?”

    他现在直觉云棠在自己的剑元包裹之下,也似乎并没有生命的危险,他便索性暂时停顿了下来。他这一停顿下来,果然又觉得自己手中的这根树心轻若无物,丝毫没有牵连周围的天地元气。

    但接下来,他试着挥动起手中这根树心时,那种感觉便顿时生出。

    “你猜的不错,不过我劝你不要在这地方试,否则引起雪崩,到时候就不是我坑死你和我,而是你把我和你坑死了。”云棠叹了口气。

    “看来你也死不了,那我便慢慢走下去了。”林意笑了笑,说是慢慢走,其实也不慢,只是不像方才那般急切。

    “师弟,方才我让你丢,你竟然还要犹豫一下,我真是有些寒心。”

    云棠此时也是彻底松了一口气,他故意道:“而且你有这样的特殊真元,先前也不和我提起,倒是让我左右为难,生怕自己自作自受,丢了性命。”

    “师兄,这是帮你练练胆,省得你太过胆小。”林意哈哈一笑,也不说自己只是习惯蛮力,只是一时并没有想起。

    云棠叹息道:“师弟,我看是你太过贪财。”

    “怎么可能。”

    林意摇了摇头,看着手中这根树心笑道:“世上有什么钱财可以比得上这根东西。”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