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八十一章 实际的对话

第七百八十一章 实际的对话

    此处明明空气稀薄到了极点,也寒冷到了极点,即便是林意这样的存在,在这种地方停留也并不轻松,然而当这些天地灵气受感召而来,这个洞窟之中却充满了令人心神振奋的新鲜气息,就连寒气都被逼迫出去,如同春风骤然涌起般,变得温暖起来。

    真正令林意震惊的,是云棠此时散发出的真元气息之中,有着许多他从未接触过的神圣味道。

    即便之前云棠在交谈之中已经明确的告诉过他,他已经越过了神念境,踏入了入圣境,但真正的沐浴在这种境界的真元气息之中,却依旧让他感到了强大的压力。

    深红色的花苞晶莹如玉,而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长大。

    它宛如神迹一般,直接在石缝之中生长出来,无枝无叶,亦无任何的根系。

    那些蔓延在虚空之中的元气法则,硬生生的从天地之中抽引而来了它成长所需的养分。

    只是在十数个呼吸之间,啵的一声轻响,这些深红色的花苞长到手指粗细,便骤然绽放,也只在一息之间,花瓣便骤然粉碎。

    粉碎的花瓣形成了无数道明亮的深红色光线。

    这些光线射向四面八方,然而最终却被那棵树所吸引。

    那棵树好像瞬间活了过来,它吞噬了所有的深红色光线,它的一些枝叶之间噼啪作响,覆盖在它的枝叶上的坚硬冰雪纷纷炸裂开来。

    没有任何开花结果的过程,但是它的枝叶之间,却是生出了果实。

    感受着这些果实之中充沛到了极点的天地灵气,林意便已经知道了答案,“这就是你给阿柴谆的天心菩提?”

    看着这些果实的生成,云棠的眼中也再度生出莫名的感慨,他点了点头,道:“一次能结成二十三颗。”

    “有什么限制?”林意转头看着他,却发现他脸上的血痂似乎掉落了些碎屑,但又有新的生成,“应该不可能随意的施术结果?”

    “当然不可能无限制的结出这种果实。”

    云棠看着他,说道:“这棵树有着昔日那名强大修行者向死而生的法则,既然我修行了这种法门,我也自然不会让我辛苦修行的真元就凭空浪费掉。所以在这里,我也花了些时间,也逆推出了一门结出这种灵果的法则。”

    林意眉头不自觉的蹙起,道:“所以这些天心菩提,其实是以你的修为跌落为代价。你是将你流失掉的真元,凝结成了这种灵果。”

    “你的理解大差不差。”云棠自嘲般微微一笑,道:“这种向死而生的手段,每隔数日,便会很自然的令我的真元修为往下小幅跌落,在我真元修为跌落的同时,这种怪异的法门又会从我体内逼迫出许多气血,就如同一种神奇的淬血的手段,让我身体之中的杂质变得更少。所以等到我真元修为彻底消失,变得如同和从未修行过的人一样时,我的身体将会彻底干净通透,变成天地灵气最好的容器。”

    “你是入圣境的亚圣之躯,你的真元当然比任何淬体的灵药都要有效,用这样的真元不断的淬练而成的身体,再重新开始修炼时,凝结出的真元自然比任何同阶的修行者都更为纯净,更为强大,更能引起更多的天地元气的共鸣。”林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由衷的说道:“这种法门的确强大,也的确可以用变态来形容,按照这门法门的道理,越是强大的修行者,越是肯舍弃修为重新修炼,获得的收益便自然越大。而且按照这种法门的道理,即便你将来修为更强,亦可以用这种法门再来一次。”

    “向死而生,再向死而生…的确便是这样的法门。”云棠有些诧异的看着林意,他觉得自己有可能还是小看了这名年轻的师弟的见知,“当年留下这棵树的强者,修行者的世界里便叫他九死散人,有记载说他修炼的功法叫做九死神功。按我看,恐怕他当年真的是经历了九次这种向死而生的重修,否则也不可能空穴来风的有这种称号。”

    “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试上九次。”林意虽然明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刻,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这样一句。他潜意识里觉得一名强大的修行者修为掉落终究是极其令人沮丧的事情,尤其是有可能要十几年之后才看到成效。他觉得自己这样说话,恐怕会让对方心里好受一些。

    云棠笑了笑,道:“换了你,你会试上这么多次吗?”

    “不会。”

    林意很干脆的摇头,“除非实在没有办法,除非有着一定要靠这种手段才能击败的敌人,而且那名敌人和我有深仇大恨,这种仇恨的程度,可以让我不惜一切代价。”

    “如果将来有一天,光凭你或是你师兄就能让天下平定,人人安居乐业,我也根本不用理会我师尊的遗愿,我又何必辛苦修行?”

    云棠看着林意,有些莫名的孩子气般反问道:“难道建康桐舍的桂花酒不好喝吗?难道宁姚的火腿肉煮笋不够鲜美吗?何必浪费那么多时间在修行上。”

    林意笑了起来。

    他还是觉得,一个人能够修到别人难以企及的境界,终究是有些特别的。

    但在下一刻,他收敛了笑容,他有些敬意的轻声道:“所以按你的个性,是应该撒手什么都不想管的,游手好闲的喝酒吃肉最佳,但是你终究还是不忍你师尊犯错,你还是想要这世间如他想象的美好,尽可能温和的结束战争,少死些人,南北最好能够合流,但不要玉石俱焚。”

    云棠用看着知我者林意也的目光看着林意,但心中却是无限感慨,他沉默了片刻,轻声道:“授业之恩,重于巨山,我起身于微末,有他的悉心教导,才能够有超脱于凡尘,可以随意喝酒吃肉的权利。我不赞同和追随他所有的想法,但是我尊敬他,他想要做到的事情,我觉得好的地方,能够尽力的做一做,还是要做的。”

    林意点了点头,也认真道:“既然如此,师兄,说些实际的,在你的修为跌落到无法再形成这种天心菩提之前,你还能无中生有的结出多少颗这样的灵药?”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