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七十九章 他不知

第七百七十九章 他不知

    树下洞窟之中的男子看着林意,突然又笑了起来,“很多年以前,我也和你一样对于南天三圣之中另外一名圣者充满好奇和疑惑,因为即便是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另外一名圣者。”

    林意皱了皱眉头,道:“难道这一名圣者只是编造出来,并不存在?”

    这名男子摇了摇头,道:“不,这名圣者确实存在,我后来也终于有一天,忍不住追着我师尊问这个问题,我师尊犹豫了许久,才终于告诉了我答案,那时我才知道,有些人很幸运,出生时是含金带玉,但有些人出生时,却隐约已经带着皇位。”

    林意愣了愣。

    “南天三圣之中其余一名圣者,是萧衍的母亲。”

    在林意开始猜测之前,这名男子已经说出了答案,“南天三圣之中另外一名圣者,是一名女子。”

    林意忍不住苦笑起来。

    在这座空气的稀薄程度足以让神念境的修行者都产生幻觉的雪峰之上,他已经听到了太多令人震惊甚至觉得可笑的事情,所以听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的时候,他甚至有种麻木的感觉。

    “我师尊当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故意欺骗我,所以我自然就信了。只是好奇是人的天性,尤其是在这样的事情上,你应该能够明白,越是到了我们这种层阶,就越会关心我们这个层阶的存在。”

    这名男子也苦笑道:“我后来做了一些事情,确定萧宏和萧衍虽然都是那名圣者所出,但不知为何,萧宏却似乎不得她的喜爱,而萧衍便得到了她的真正传承。”

    “所以…萧衍便是南天三圣之中另外一名圣者的真传弟子。”林意苦笑着,他觉得自己的面容都有些发僵。

    “我试过他的修为,按我的判断,他现在的修为,不会比魔宗差。”

    这名男子收敛了笑意,道:“所以你到现在应该明白我的真正意思。他是皇帝,即便他想要对付魔宗,也不可能自己亲身犯险,像你我一样去和魔宗战斗,更何况他现在想要和魔宗谈,他想要接纳魔宗,促进南北合流。”

    林意也收敛了笑意,他沉默不语,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

    这名男子温和的等待着,他等待了片刻,出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一时有些乱。”

    林意道:“但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危险感觉。”

    “那便是和我感觉的差不多,想必你师兄也是这般感觉,才会去阻止他们的会面。”这名男子微微仰起头来,他的目光越过林意的头顶,也看向无尽的高空,“其实我真的很佩服师尊,很多事情的确在按照他所想的走,魔宗在北魏变得举足轻重,然后他想要更多所图,所以他想要见萧衍,先行让北魏消失在世间。”

    “我也越发佩服何修行。”林意沉声道:“原来当年他反对的并非是一名圣者,而是两名。”

    “当年我师尊便是觉得,若是不管…何修行和萧衍的母亲自然各展手段大战,整个南朝便不知会引起多少血腥的征战,所以他决定尽快让这件事平息。”这名男子缓声道:“只是的确没有任何人能够算无遗策,他算不到突然来临的灵荒,他算不到自己的修行会因为灵荒的到来而出现问题,他也算不到萧衍的母亲会突然断绝尘念,归入佛门。他也算不到魔宗会成长的超出他的想象,会连我都压制不住。他决定了很多事情运行的轨迹,只是他的生命不够长久,却已经看不到这些轨迹尽头的变化。”

    “萧衍的母亲归入佛门?”林意说道:“那她还活着?”

    “她在哪一座佛寺修行,我也是并不知晓,但按我所知,她皈依佛门,便是不想再插手凡尘中任何的事情,既然没有纷争和战斗,她自然是好好的活着。”男子点了点头。

    林意想了想,道:“所以萧衍独尊佛宗,大肆兴建佛寺,也应该有这方面的原因?”

    “所以当我得知我师尊和你师尊一起离开这世间时,我便觉得这越发危险。”这名男子温和而沉静的说道:“在我看来,此时修行者的世界里,最有资格决定南朝和北魏的命运的,只剩下了我和你、魔宗、萧衍以及你师兄五人,但萧衍的母亲虽然隐入佛宗,不插手任何的纷争,但她的一些想法和哪怕是慈悲济世的良善,也如同当年我师尊影响我一样,依旧在影响着萧衍的行事。”

    “所以你觉得,萧衍和魔宗的力量加起来,自然是超过我们其余三人。”林意认真的看着他,说道:“而且你比萧衍更加清楚,魔宗在达成他的阶段性目的,南北若是真的一统之后,他自然会和萧衍为敌,只是萧衍觉得一定可以压制得住魔宗。萧衍和魔宗必有大战,必定不会能够以温和的方式收场,所以你便觉得,到了最后,你师尊的计划,却违背了一开始的想法。”

    “你说的不错。”这名男子道,“不愧是何修行的弟子。”

    “该如何称呼你?”林意沉默了一个呼吸的时间,然后对着这名男子躬身行了一礼。

    这名男子愣了愣,他莫名的觉得林意此时这样的行礼很有问题。

    “外界有过我的很多名字,但我的真正名字叫做云棠。”他奇怪的看着林意,回道。

    “若是何修行真的算我师尊,其实你也算我师兄。”林意抬起身来,说道。

    云棠顿时震愕无语。

    “我所修的这门功法,最早是我在齐天书院的旧书楼里遇到你师尊,得到了他的指点,然后他知道我去了南天院,便又传信给了何修行,让他指导我修行。”

    林意平静的说道:“严格意义上而言,我分别从他们的身上得到了一门功法,之后我被剑阁认可,才成了剑阁的主人。”

    云棠呆呆的看着林意。

    今夜里他给林意带来了无数震撼的信息,但他没有想到,林意竟然也会给他带来同样的震撼信息。

    “天意…或许也在我师尊的计算之中,除了我之外,他难道还算准了,将来可能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你?”

    他忍不住再次仰头看向无尽的虚空,看向那些似乎触手可及的星辰。

    “魔宗现在,是否也不知道萧衍本身便是南天三圣之中那另外一名圣者的真传弟子?”林意问道。

    云棠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