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七十二章 夜景

第七百七十二章 夜景

    有时候勇气和某种气质的形成,未必需要靠杀人。

    就在这些铁策军军士沉默的看着这些因为齐珠玑的话语而停下脚步的马贼时,距离他们这处垭口还有着不知多少距离的夏尔康城的城墙上端,几名身披着厚重披风的颇超氏权贵也正沉默着看着城外。

    城外的荒原上,山坡上,远处的河流畔,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营帐。

    这些看似粗陋但结实耐用的营帐就像是一个个从地里钻出来的蘑菇,密密麻麻的延伸在他们视线之中的每一个角落,即便那些在平时看来根本不太适合驻扎的地方,都竖满了这样的营帐。

    军队的数量之多,已经超出了城中所有人的想象。

    只是这几名颇超氏的人都很清楚,到了明天日出之后,将会有更多的军队到来。

    打自然是不能打的了。

    夏尔康城在党项虽然号称咽喉之城,这座城池虽然就直接建立在党项东部到党项中部的最关键垭口,就像是一道巨闸落在两山之间,直接掐住了党项东部到党项中部唯一可让大批人马通过的通道。

    但不管如何占据地利,这些颇超氏的人在听说了达尔般城陷落的消息之后,他们也绝对不会狂妄到还觉得自己能够对抗夏巴萤和吐谷浑的大军。

    夏尔康城无论是在军队实力,还是在军械数量,修行者数量上面,都根本无法和拓跋熊信镇守的达尔般城相比。

    既然不可能打得过,那似乎剩下的就只有投降一途。

    但投降却也不投降,这便令人有些想不通了。

    颇超勤恭看着自己身侧的这几名叔辈,他眉宇间的忧色和疑虑越来越浓,他是颇超氏族长的长子,所以对于这场已经兵临城下的战争,他知道更多寻常将领不知的细节。

    颇超氏在党项所有王族之中最弱,这座城里囤积的兵马也不过五万左右,要想守住这座城,更多的便要依靠米擒氏和费听氏。米擒氏是此刻党项王位的拥有者,他们自然不甘心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绝对不可能朝着夏巴萤直接俯首称臣,而费听氏的所有重要领地,就在这座城之后,他们颇超氏的这座城池一破,对方大军直驱而入,费听氏的领地便也不存。

    然而除了最开始觉察到吐谷浑边境的异动,米擒氏和费听氏一共调集了四万不到的军队到这里之后,无论是米擒氏还是费听氏,都并没有再派军队来援。

    原因其实并不难猜,米擒氏和费听氏也并不觉得倾尽全力之后,就是夏巴萤和吐谷浑联军的对手,因为他们觉得不可能强过拓跋氏。

    按照最新传递而来的可靠军情,米擒氏和费听氏甚至已经在做着大规模迁徙的准备,他们已经将大批的财富运向党项的最西边,在面对无法战胜的强敌时,这两个王族也选择了以前那些弱势族群一样的做法,尽可能的减少损失,迁徙到那些可以躲避战火的地方。

    这些军情,这些叔辈恐怕比自己还要清楚,那为什么这些人还不尽快做出决定,难道还有什么奇迹能够发生?

    “是我父亲舍不得吗?”

    他心中太多疑问,所以忍不住轻声对着这几位叔辈问道:“还是有别的我不知道的原因?”

    “他和你一样,不会有人在城在,城亡人亡的想法。”

    他的这句问话却引起了这几名本来极为严肃的叔辈的发笑,“我们颇超氏屈从于米擒氏和屈从于夏都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从来都不可能有玉石俱焚的想法,但我们颇超氏之所以有别那些寻常的部族,是因为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会告诫自己,在最合适的时刻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颇超勤恭眉间纠结的纹理并未消失,他还是不太明白。

    “夏巴萤,或者说没藏王,她的敌人不在我们城内。我们没有资格成为她的敌人。”这几名颇超氏人之中,一名身材最为瘦削的男子转过头来,看着颇超勤恭说道。

    他是颇超缺,他生来就是他那一代兄弟之中最为瘦小,幼时最为多病的一个,他的母亲甚至怀疑他能不能活过三岁,但是在十几年之后,他却凭借智慧成了颇超氏之中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

    “我觉得会有变数。”

    他看着颇超勤恭接着说道,“她的变数可能来自这阿柴谆将军,也可能来自于北魏,毕竟她有了新的盟友,南朝的那名神威镇西大将军林意,南天三圣何修行的弟子,剑阁主人,达尔般城的破城者,以及异龙的主人。”

    党项比南朝更注重血脉,血脉和头衔便是他们为了维持王族的统治而不断朝着所有民众灌输的观念。

    党项的重要人物都会在称呼之中加上一些头衔,但是只有广为人知,足够震慑人心的头衔才算是头衔,而此刻,颇超氏的这名智将在提及林意时,加了一连串的头衔,却没有人觉得冗长,没有人觉得好笑,反而越多说一个头衔,这些人眼中的敬畏神色就越浓烈。

    颇超勤恭愣了片刻,道:“所以无论是我父亲还是您,都从未想过要死守这座城?”

    “要投降也应该是向夏巴萤投降,先行向这吐谷浑人投降,怎么都不对。”颇超缺沉默的看着城外密密麻麻的营帐,道:“更何况他们一直都未攻城。南朝的这名大将军林意并不好杀,从他之前的所有事迹来看,他和夏巴萤一样比较守信,所以夏巴萤才会选择和他结盟。现在这些吐谷浑人要是攻城,我们还比较难办,若是等到夏巴萤和林意到来,他们至少会给我们谈一谈的机会。”

    颇超勤恭终于明白了这些人的想法,只是他的眉头反而皱得更深了些,道:“在平时守株待兔都并非最好的选择,更何况我们面对夏巴萤和林意,还选择在这里等着,便显得太过倨傲。”

    颇超缺的目光里终于有了些欣慰之意,他看着颇超勤恭,轻声道:“所以您父亲才会到现在都不在这座城里。”

    颇超勤恭的呼吸骤顿,他终于彻底反应过来,有些失声道:“我父亲已经去求见……”

    颇超缺笑了笑,道:“远处没有任何烽火示警,所以没有什么意外,他现在应该已经和没藏王和林意大将军会面。”

    此时另外一名男子也转过身来,看着颇超缺一笑,道:“要不然你以为我们在看什么夜景?”

    (今明两天要参加杭州那个网络文学周的活动,所以更新会有些不稳定,尤其明天一天应该没什么码字时间,明天下午还被安排了一个剑王朝的签售。签售时间是明天下午三点四十到五点,地址在杭州白马湖会展中心A馆论坛区A。如果有附近的朋友想来抓人可以来玩玩…)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