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七十一章 风中的刺猬

第七百七十一章 风中的刺猬

    然而后方他们来时的路却并非他们安全的归途,在后方的某个避风山谷之中,原本是他们暂时驻扎的营地,安置着他们的马匹。

    马贼马贼,长途跋涉,最依赖的便是马,这些平日里和他们形影不离的马匹是他们最忠诚的挚友,即便是他们在难以视物的风雪之中,这些经受过严格挑选和汰换的马匹都能够在一些头马的带领下,急速而安全的穿过很多危险地带,甚至能够在积雪的山道上都保持着一定的骑速。

    因为太过熟悉彼此,这些马匹都甚至嗅得出主人的味道,甚至能够从主人的脚步声之中听出主人急切逃离的欲望。然而当这些马贼顺着山坡冲向这个山谷,他们从这些马匹骤然爆发的嘶鸣声中,也顿时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

    后方那些剑阁的修行者似乎并没有追赶下来,所以这些仓皇逃至此处的马贼的脚步随着这种危险的气息的传递而慢了下来。

    最前沿的马贼已经可以看到那些战马不停不安跳动的影迹,只是留在营地里的那些同伴,却一个都没有出现。

    在那些战马之前,一些看似雪堆的物体无声无息的往上升起,变成一个个半蹲着身体的人影,这些人影在马贼们的眼瞳之中越来越多,渐渐遮住了他们战马的影子。

    这些马贼都不蠢,见到这样的画面,他们早就明白,之前明明已经从垭口离开了数日的那支军队,竟然避开了他们的耳目,悄无声息的潜行了回来,而且乘着他们大部分人去那处峡口设伏,直接便偷袭断了他们的后路。

    “没有马,我们跑不远的,欺人太甚!和他们拼了!”

    一声愤怒的厉啸声在马贼群中响起。

    这声鼓动的厉啸声出自一名马贼首领,而所有的马贼此时心中虽然恐惧,虽然觉得凶多吉少,但都觉得他此时的话极有道理。因为失去了马和随行的行李,他们即便能够在今夜靠自己的双脚逃离,但他们还能够叫马贼吗?他们今后都只是阳光下过街的老鼠,谁都能够欺负他们一道。

    然而这名马贼首领的厉啸声却并没有能够让这些马贼重新加快前进的脚步,因为就在下一刹那,他的厉啸声就已经被一阵凄厉的箭鸣声淹没。

    一圈耀眼的火星在风雪之中亮起。

    这名马贼首领也是修为不俗的修行者,在箭矢袭来的刹那,一道飞剑便已经从他的衣袖之中飞起,剑光围绕着他的身体,迅速的切在那些落来的箭矢上。

    然而只在数分之一呼吸的时间里,剑锋切割箭簇的撞击声,就变成了无数暴烈的金属入肉声!

    噗噗噗噗…..

    无数团血花从这名马贼首领的身上同时涌出,他的身体骤然变得庞大起来,因为只在这数分之一呼吸的时间里,他的整个身体上就已经布满了箭矢,变成了一个巨大刺猬。

    所有的马贼不可置信的看着风雪里这样的画面,他们张开了嘴,却被迎面而来的风倒灌进口中,只觉得身体里都是极度的冰冷,却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除了一开始被这名马贼首领的飞剑切断或者击飞的数十枝箭之外,一瞬间从夜空之中飞来的箭矢全部都无比精准的落在了这名马贼首领的身上。

    这些马贼在过往的很多年里,也经历过和许多精锐边军的战斗,但哪怕是面对南朝和北魏最精锐的箭军,他们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画面。

    此时夜色如铅,风雪如怒,若是有数名箭师可以精准的在人群之中锁定这名马贼的身影,他们丝毫都不会觉得惊奇,任何军中都恐怕有数名神箭手的存在,然而这一瞬间出手的,恐怕是数十名甚至上百名这样的箭师,这怎么能让他们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从钟离之战之后,这边的边境线上也已经开始流传林意和剑阁的传说,但按照准确的消息,林意的铁策军也不过数千之数,数千军队之中,竟然拥有这样可怕的神箭手比例?

    “我们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

    也就在此时,随着那名被射成刺猬的马贼首领尸体的重重砸地,一声充满戏谑的声音从前方的风雪之中传来,“既然敢做,就要承受做错的代价,这和我们欺人太甚有什么关系?最多只能算你们运气不好。”

    听着这样的声音,所有这些马贼口中都泛起苦意,只是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此时心中竟然都觉得此人说的话很有道理,根本无法反驳。

    之前那两名剑阁中人已经提醒过他们不要动手,然而他们却反而觉得对方的言行可笑。

    至于现在,他们这批人之中最厉害的修行者已经死了大半,恐怕若是真的想和对方拼命的话,剑阁的几柄飞剑过来,就能够将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轻易的斩杀。

    所以的确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竟然撞上了这样的过江龙。

    所有这些马贼都沉默的低下头颅,朝着周围的风雪之中四散而逃,哪怕听到前方有同伴失足,顺着倾角极大的山坡滚落了下去,发出了清晰的骨折声,这些马贼都没有敢再回头。

    萧素心看着这些在生死的边缘仓皇逃窜的马贼的身影,眼中隐隐有些不忍。

    她身旁的齐珠玑收了收领口,看了她一眼,微讽道:“这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很好的结局。”

    萧素心心里明白他的这句话是对的,因为她很清楚这些马贼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往往会将劫掠的商队杀光,一个活口都不留,只是心中的这种不忍的感受,却并非她所能控制。

    “任何人做了马贼,的确都是运气不好。”她轻声说道。

    齐珠玑心中也觉得她所说的是对的,没有人天生喜欢做马贼,如果有选择的话,即便做马贼,也要做那种温暖如春的地方的马贼,不用在这种苦寒的地方求存。

    只是即便如此,他心中对于这些人也没有办法同情,因为甘心存在于这样的马贼群体之中,所谓的醉生梦死和苟延残喘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们跑不太远。”

    他看着那些几乎已经消失在他视线之中的马贼,鼓动真元说道:“只要你们能够提供对于我们铁策军有用的军情,或者能够提供对于夏巴族联军的军情,无论巨细,无用有用或者无用,我都可以将你们的马匹归还给你们。”

    风雪之中很多人的身体就像是被骤然冻僵般停顿下来。

    这个山谷里,所有的铁策军军士都已经挺直了身体,静默的等待着那些人的归来。

    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都是第一次面临之中真正的战斗,但即便他们今夜甚至也没有真正出手,没有亲手杀死任何一名敌人,但被军中那些从钟离城活着回来的人的气息所染,他们面对这些马贼,竟然没有一个人感到紧张和胆怯。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