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七十章 残而不废

第七百七十章 残而不废

    风雪笼罩着西凤山峡口。

    风雪下笼罩的,还有黑压压的一批看不清数量的马贼。

    这批马贼在所有党项和西域、南朝、吐谷浑边境游走的马贼之中,论实力而言,可以排名前五,但是按存在的时间以及行踪诡秘的程度,却至少可以排在最靠前的两名。

    这批马贼有着自己的铁律规矩,他们从不和任何权贵合作,从不和任何一个王朝有着暗中的勾结。

    这种古老的铁律带来的好处,便是绝对的自由和很少有人能够把握他们的行踪,以及他们可以对任何一方下手,只要有绝对的利益和把握。

    之前这批马贼极少会到这片区域来劫掠商队,因为这片区域属于细封氏的势力范围,这些过境的商队每年都会给予细封氏足够的孝敬,细封氏在这些地方虽然没有直接驻军,但在沿途那些牧民的聚居区域,都设有驻军点,而且时常会有骑兵巡逻,他们要想完全穿越细封氏的大片领地而不和细封氏的军队起冲突,便多少有些麻烦。

    更何况一些南朝的商队和这边的另外两支马贼也多少有些关系,那两支马贼和他们不同,那两支马贼很喜欢和真正的权贵合作,从那些权贵的生意之中分得一些利益,他们当然也进行残暴的杀戮,但他们的杀戮往往针对妨碍那些权贵的生意的人,比如说像他们这种不速之客。

    但在过往的数十天里,党项已经发生了惊天巨变,夏巴族将党项最强的王族拓跋氏打得一败涂地,继达尔般城之后,拓跋氏的罗布要塞和风火城也相继被攻克,夏巴族已经正式立国为夏,女族长夏巴萤称王,而野利氏和细封氏和夏巴萤联盟,此时大军已经逼近党项中部咽喉重城夏尔康城。

    随着细封氏大量的军队调离,细封氏的大部分领地对于他们这样的马贼而言已经出现了难得的空当时候,他们可以任意穿梭,

    最为重要的是,另外那几支曾经对他们极有威胁的马贼,不知受了哪些权贵的意思,已经悄然的从细封氏甚至野利氏的领地之中撤出,最近他们得到的消息,已经是在千里之外的西域和吐谷浑的边境游走。

    那些马贼到底想要获得什么样的利益,因为什么大事而像游牧部落一样迁徙,这并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

    对于他们这种可以用“传统”两字形容的马贼而言,他们就是下水道的老鼠,只要尽可能的捡到足够多可以吃的残渣而已。

    这支即将通过这个峡口的商队他们之前已经仔细的查探过了,这是来自南朝的商队,运送的应该是武器类的东西,之前应该是和细封氏打好了交道,所以随行的人员很少,也不见有任何的军队保护。

    这批马贼安心的等待着。

    两道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从风雪那头走过来。

    令他们感到惊异的是,这是两名残疾人。

    这两名残疾人年纪都不轻,一人跛脚,一人却是双手都齐腕而断,在这风雪之中,就像是双手始终缩在袖口里不拿出来一般。

    在这样的高山峡口的风雪道上,任谁见到这样的两名残疾人,都会觉得很诡异。

    然而最诡异的是,即便这些马贼安心的潜伏在风雪之中的阴影里,甚至他们的身体都已渐渐被白雪覆盖,此时也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这两名残疾人却似乎已经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所在,看穿了他们的意图。

    “桥归桥,路归路,不要惹我们。”

    那名双手齐腕而断的残疾人看着他们藏匿之处,直接说了这一句。

    这算是威胁?

    藏匿在风雪里的马贼纷纷站了起来,包括这些马贼的首领在内,所有这些马贼都觉得很滑稽。

    他们觉得对方应该有些实力,只是似乎也估计错了他们的规模和来历。

    只是这些马贼的运气不算好。

    因为他们和这两名残疾人相比都显得太过年轻,他们之中的修行者也没有经历过南朝最为动荡的那些年,所以也没有人懂得,这句“桥归桥、路归路,不要惹我们”,其实并不算是威胁,而是一句隐然代表身份的江湖切口。

    他们很守马贼的规矩,但却不懂很多南朝修行者世界的旧事。

    看着这些在沉默中冷笑着出现的马贼,这两名残疾人便已经知道这批马贼的态度,他们也没有再说任何的话语,只是继续朝着前方行来。

    最前沿的一群马贼不约而同的全部抬起了手中的强弩。

    他们虽然觉得这两名残疾人太过嚣张和狂妄,但是在他们全部露出身影之后,对方还能保持这样的姿态,便让他们不得不小心。

    “找死!”

    一道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是异常简单的两个字,甚至在风雪之中也无法听清到底是两个残疾人之中的哪一个出声,但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风雪之中骤然亮起了一道更寒的剑光。

    随着这道剑光乍亮,这些抬起强弩的马贼的动作便瞬间静止。

    他们的咽喉全部碎了。

    不是被洞穿,而是彻底粉碎。

    大块的血肉和坚硬的喉骨直接被强大的力量激成粉末,他们身前的风雪里就像是骤然被洒了无数颜料,直接燃起了一层诡异的粉红色雾气。

    马贼群中骤然一片死寂,数息之后,一片惊怒的声音响起,数名修行者同时破开风雪,朝着这两名残疾人攻了过去。

    一阵暴烈的轰鸣声和脆响声响起。

    绝大多数笼罩在风雪之中的马贼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两名残疾人之中的哪一名出手,他们只看到所有攻向这两名残疾人的真元力量和剑光纷纷破碎,接着这攻去的数名修行者的身体就像是充了太多气的羊皮筏子一样炸裂了开来。

    只在一刹那间,数百块碎肉和内脏就像是暴雨一般落在地上,这些破碎的血肉甚至在风雪之中还热意缭绕,散发着白气。

    看到这样的画面,所有这些在刀头上舔血的马贼全部感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惧。

    他们的身体不断后退,就像是要将自己的身体压到后方山坡上的雪堆里。

    这些马贼见过许多穷凶极恶的对手,但此时这两名残疾人表现出来的不只是强大,他们在杀人时,眼中那份沉静和漠然,就连那些最铁血的军中修行者都无法与之相比。

    这些马贼也经历过许多次残酷的绞杀,然而此时和这两名残疾人相比,他们却觉得自己就像是刚刚离开巢穴的幼兽。

    到底是谁?

    怎么会如此可怕?

    就在此时,峡口的风雪里出现了更多的身影。

    陆续出现的人也并不多,但一眼望去,大多却都带着残疾,而且都散发着一种森然的杀意和剑意。

    “剑阁?”

    马贼之中一名修行者终于反应了过来,骇然惊叫道:“你们是铁策军的人?”

    这一声骇然惊呼直接打消了所有这些马贼的战意,所有人全部拼命转身朝着后方的风雪之中逃去。

    (今天看个IG的比赛…所以暂就这一更)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