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六十九章 制衡

第七百六十九章 制衡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建康城里的园子里,到处都是秀丽挺拔的青竹。

    只是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建康城里有一座园子,只有竹,却没有任何住所,甚至连座凉亭都没有。

    数名身着青衫的宫廷供奉有些紧张的梭巡在这座园子的破旧院墙外,他们不知道为何难得出宫的皇帝陛下今日为什么有兴致要道这座除了竹子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园子里来。

    至于这座园子的来历,他们却是十分清楚。

    南天三圣之中的何修行爱竹,这座竹园便是当年何修行的旧园,即便是何修行当年败在沈约之手,自囚于南天院荒园,这座竹园也无人敢动,皇宫里的皇帝陛下也似乎彻底遗忘了一般。

    然而今日皇帝陛下突然出宫到了这里,这便说明其实他从未忘记过这座园子。

    在皇帝陛下进这园子之前,他们所有人都确定这园子里边空无一人,这便排除了今日皇帝陛下要会见别人的可能。

    此时跟随皇帝陛下进这园子里的,便只有城中鸡鸣寺的慧栖大和尚。

    慧栖知道皇帝陛下今日必定有事,只是他和外面那些供奉一样,不知道到底是何时,虽然明知皇帝陛下宽厚仁慈,然而看着前方慢慢行进在铺满厚厚竹叶的小道之中的皇帝陛下的背影,他心中依旧十分忐忑。

    “我也是第一次进这园子,虽说之前听说了这园子里只有竹子,却没有想到真是如此干脆,连口井都没有,这倒是有些难办。”行到园中深处,萧衍停了下来。

    他今日也只是身穿着寻常青衫,只是天子自有威严,虽然只是平静点评这园子,但哪怕是对于权势无欲无求的慧栖大和尚却也觉得整座竹林瞬间笼罩在一种莫名的威压之中。

    难办?

    是什么难办?

    他心中不解,便遵循沉默是金的道理,只是也停下了脚步,安静的听着。

    “你说魔宗…他真正追求的是什么?”

    萧衍转过身来,看着这名聪慧的和尚,脸色却是认真起来。

    “这?”

    慧栖愣了愣,苦了脸,道:“那我如何能够猜测?”

    “按我所知,他在我南朝孤山剑宗修行之时,你也算是他的好友,虽然后来他逃离南朝,你们便无任何瓜葛,但若论对于他的过往之了解,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比得上你了。”

    萧衍直视着他的眼睛,温和道:“所以你尽可以为我猜一猜,只是以你的观感而猜,不需要考虑别人的想法,包括我在内。”

    慧栖在心中轻叹了一声,他知道若是皇帝陛下感兴趣的事情,便真的瞒不过他。

    “我和他接触数年,在去往孤山剑宗修行之前,他不像有野心之辈,倒像是个喜欢做学问的读书人,只是后来似乎突然一变,不只是醉心修行,而是无比追求力量的提升。后来说杀师夺经造成孤山剑宗不复存在,我并不知真假,但想来年轻人若非刻骨仇恨,便是因为情爱才会情感如此炽烈。北方王朝和南朝之争自古便是如此,年轻人断然不可能某天突然读书,便幡然醒悟,觉得自己要不惜一切手段促成南北一统,让千万百姓免受战乱之苦。”他看着萧衍,说道。

    “没有人是天生的圣人,哪怕是圣人,首先他也是个人。”

    萧衍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去评判慧栖的任何一句话,只是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人处在不同的位置,对于这个天下便有不同的观感,一个人的能力若是还无法应付一名承天境的修行者,他应该不会想到此时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要促成南北一统。至于他现在成为了北魏魔宗大人,但当时叛离孤山剑宗,远走北魏,便应该是有其它原因。那按如此来看,他哪怕诚心要回归南朝,结束这场战争,或许也是因为以前的事情,而并非是突然心怀天下,或者已经彻底超脱尘世,追求的便是天道。”

    慧栖看着他眉眼间的威严和宁静,便知道完全可以畅所欲言,他微微垂头,看着脚下厚厚的竹叶,道:“即便是南天三圣,也依旧不能免俗,更何况还未到他们境界的人。”

    “何修行从来没有想过要成为一名帝王,所以他看事情自然都只是站在修行者的角度,他的成圣,来自于他的力量,所以他根本不需要考虑别人的感受,他行事便纯粹由自己的喜好和爱憎出发,所以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容忍和忍让,没有妥协。”

    萧衍淡淡一笑,道:“然而治国便如水至清无鱼,便不能不喜的人便全部令其从世上消失,世间万民,没有一个完美。任何朝代,都会有酷吏,都会有清史,也会有杀人如麻不想战争停歇的战将。”

    慧栖没有接话。

    关于为人和治国的理念,他即便有资格评判,也不会去评判。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人必须为大局做牺牲,和千万人的安居乐业相比,极少数人的牺牲便是值得。”萧衍的笑意更浓了些,面色却越发温和了些,“今日军部接了一封铁策军林意大将军传来的信笺,信笺的内容便是诉苦求援,只是按我所知,却并非如此,最多便是懂得苦恼的孩子有奶吃。林意是何修行的弟子,在魔宗和天下人看来,我自然不喜,林意越坐大,天下人自然觉得我无法安枕,只是治国最需的却是制衡,魔宗若是过来,便自然也需要有让他忌惮的人物。”

    慧栖的面色大变,他听明白了萧衍的意思,即便是何修行另外那名弟子已经出现,但皇帝陛下却依旧会选择接纳魔宗,至于林意,皇帝陛下之前种种的表态可能便是自己的喜好表现,他或许的确不喜欢何修行的所有弟子,包括林意,只是不喜,却并不意味着他不抬。

    “对于小孩子,敲一竹棍,赏一颗糖,便是小孩子所喜欢的。别人只看得见敲竹棍,却未必看得见小孩子吃糖。”

    萧衍的目光落在周围的那些竹子上。

    这个竹园里的竹子都没有定数,种类不一,只是都很挺拔且笔直,就如同一柄柄剑,散发着一种森然莫近的味道。

    “何修行便是丝毫都没有回旋和容忍,你看诺大的竹园里,已经多年无人打扫,然而却连一根杂草都无。”

    萧衍动步,继续前行,一直走到墙边,他停了下来,看向墙角一处,慧栖顺着他的目光,才明白他为何驻足在此。

    只有那处墙角,有一株半死不活的野蔷薇。

    不只是恰巧,还是这竹园的确秉承着何修行的某种意志和大手段,那株野蔷薇之侧,有几根细竹笋正斜斜的生长出来,似乎要切断这株艰难生存的野蔷薇的最后生存空间。

    “这竹园今日起便改成同泰寺,你便调过来主持此间。”萧衍的声音再次响起,慧栖一惊,但也就在此时,他感知到一股分外柔和但分外强大的气息从皇帝陛下的身上流淌了出去。

    那株野蔷薇突然焕发了生机,一种令他都无法理解的气息和光彩,从那株野蔷薇上流淌出来。

    慧栖领旨。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皇帝陛下不只是强大的修行者,而且还是那种远超出他想象的强大修行者。

    所以所谓的气魄和常人无法理解的手段,还是来自自身的高度和境界。

    “林意太过年轻,但林望北应该懂。”

    萧衍收敛了所有气息,道:“更何况他都欠萧宏一个人情。”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