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不做

第七百六十八章 不做

    “夏,没藏王……”

    一名男子安静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彼是达尔般城,他在洛阳。

    龙门山中无数洞窟,他在其中之一。

    他身着黑衫,石窟之中除了一个蒲团,一缸清水和一侧放在竹片上的数个硬馍之外,别无它物。

    他是魔宗,不管是在北魏还是在南朝,魔字往往意味着邪恶,但今日之北魏,这魔字却反而增加了他的神秘之感,尤其是那些天生喜欢质疑的桀骜不驯的年轻人,反而越发为他吸引,以至于几乎所有的北魏人提到魔宗时,便自然会称呼为魔宗大人,以示尊敬。

    他最早从漠北归来,带着一些漠北而来的苦修者在龙门山上挖窟修行,后来无数人效仿,有些是败在那些苦修者门下,成为诚心侍奉的弟子,有些却是北魏的权贵,想要获得和他亲近的机会,有些是寻常民众,想要获得他的庇护。

    但凡真心想要求他帮助的,他一概尽力满足,所以他的声名越来越盛,越来越得到人的尊敬,得到更多人的侍奉。

    要得到,往往最好的方法反而是不计报酬的付出。

    这龙门山苦修石窟之兴盛因他而起,但近十年来他渐渐行踪无定,此时悄然处在这寻常石窟之中,也根本不引人注意。

    “胜败乃兵家常事,只是对不住你。”

    魔宗有些感慨的抬起头来,看着恭立在这洞窟口一侧的一名年轻女修,道:“贺兰黑云,我原本答应将你祖上的那枚寒谕扳指赐你,还要令你有祖上之能,以回报你多年侍奉左右,尽心尽力的为我汇总军情。这达尔般城一失,却是令我食言了。”

    这名女修五官非常立体精致,和寻常的南朝和北魏人不同,她的脖子也分外白皙且长,一眼便能令人记忆深刻。

    听着魔宗的致歉,她面色平静的躬身行了一礼,道:“若已到了您手中却不赐予我,这便是您的过错,但您已经费尽心机帮我准备好了,只是途中出现了意外,那便不是您的过错。”

    “只是那寒谕扳指今后能够设法去夺,那仙灵玉却恐怕很难再有,难得齐全了。”魔宗摇了摇头,满眼歉然的看着他的这名部众,缓缓说道。

    “世事不如意,十有八九。”贺兰黑云道:“不执着,便能放下。”

    “好一个不执着,便能放下。”

    魔宗突然笑了笑,道:“算着时日,林意那铁策军应该也已经进入了党项细封氏的领地,夏巴萤和细封氏、野利氏的军队应该兵临夏尔康城下,那吐谷浑的阿柴谆也非善类,你便让吉祥天诸人不要设法去找林意和夏巴萤麻烦,安静的坐山观虎斗罢了。”

    “他们自然会听命,若是他们敢动手,也不会等待着您的命令。”

    贺兰黑云看着魔宗,道:“只是上官家恐怕心有不甘,他们不会甘心。”

    “他们不甘心?”

    魔宗微讽的笑笑,道:“你只需代我一句话去,反问他们一句,谁能杀得死林意?”

    贺兰黑云面色一直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毫无表情,但此时听着魔宗的这一句话,她的脸上却是微微动容,她没有想到魔宗对于林意会给出这样高的评价。

    “杨癫不是他的对手,吉祥天他们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你们也不会是他的对手。至于我?”

    魔宗脸上嘲弄的神色越来越浓,“既然他是何修行的弟子,即便我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能够杀死他,上官家心有不甘,只是想要我亲手去对付他,只可惜我不会因为他们的意愿去冒险。想要杀林意,便要想如何才能杀死林意,便要知道他所修的功法,他的弱点所在。”

    贺兰黑云点了点头。

    她当然很赞同魔宗的说法。

    魔宗之所以能够成为北魏人人尊敬的魔宗大人,并非只是因为他是个强大的修行者,更多还是因为他的智慧。

    他从不会看轻敌人,也从不会高看自己。

    而且身为一直追随在魔宗身边的人,她比所有人都清楚,即便到了今时今日,南天三圣,以及南天院,依旧是魔宗不想轻易去触动的禁区。

    对于魔宗而言,那是接近神灵的禁区,而凡间的事情,总有办法可以在凡间解决。

    “真的什么都不做?”

    在准备离开之前,贺兰黑云认真的问了魔宗这一句。

    “我若是现在多做些什么,也未必能够阻止林意变得更强大。更何况剑阁里面还有一个原道人没有老死。他现在自然视我为敌,但我不出现在他面前,我便不是他首先要面对的敌人。”

    魔宗淡淡的说道:“等到党项和吐谷浑按他的意思平定,他的强大,会使得他首先要面对的敌人是南朝皇帝。我越是表现出可以为南朝皇帝陛下效命,他便越是会成为南朝的威胁。”

    贺兰黑云点了点头,她转身走出两步,但又停了下来,道:“只是其实刚才我那句话不只是问这些。”

    “你说是我想找南朝皇帝会面这件事,需不需要做些什么解释给北魏的民众?”魔宗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贺兰黑云道:“我突然想找南朝皇帝会谈,这件事你怎么看?”

    “用最小的代价结束战争。”

    贺兰黑云道,“你只是要南北一统,到底是萧氏作为皇帝,还是元氏作为皇帝,这对于你而言都一样。”

    “所以你看,我不需要解释。”魔宗看着她说道:“每个人按照各自的喜好,对不同的事情便有不同的看法,认为我是魔鬼的,他自然觉得我所做的事情是魔鬼,但敬我爱我者,他自然会认为我所做的事情是为了天下苍生。若是大多数北魏民众依旧敬我,他们慢慢想了,便会自然觉得我做的是最正确的事情。毕竟不会再有那么多人死在战争之中,不会有那么多人失去至亲,毕竟南朝的皇帝更为仁厚。真正害怕改变和失去眼前一切的,并非是这些寻常民众,而是权贵。只是那些权贵,毕竟是极少数。”

    贺兰黑云点了点头,带着一些个人的好奇,看着魔宗道:“只是达尔般城失去了那么多…真的不心痛?”

    “如何能不心痛。”

    魔宗真正的苦笑起来:“天育法瓶、寒谕扳指、打神鞭、证道果、无字天书、落日弓、地煞真火法引….光是我只闻其名,却都未见过,让我心动的至宝和功法,都至少有一二十件,若说不心痛,那便是太过虚伪了。”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