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六十七章 立夏

第七百六十七章 立夏

    古尔布憋了半响,才憋出两个字:“可多。”

    这个问题对于他而言真的很难回答,因为在他看来,特别惊人之物实在是多。

    不说那各色灵药,便是那些可以用于炼器的一百数十种材料,其中大多数对于他而言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此时这为难神色,倒是让夏巴萤有些啼笑皆非。

    但这种为难,却终究更让胜利者心情越发愉悦。

    “便挑你觉得最厉害的往下说。”夏巴萤点了点周围那些一脸期待的人,“你这煮了一锅肉,都等着你分肉呢。”

    古尔布依旧觉得为难,尤其众人的目光越是热烈,他便越是有些不习惯而局促不安,他心中只是想着,那些宝物哪里有上下之分。

    “还是我来吧。”

    赞策法王的另外一名弟子松仁此时看出了这名师弟的窘境,他便走到了古尔布的身侧,轻声说了一句。

    古尔布顿时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道:“那便有劳师兄了。”

    松仁却不像古尔布纠结,他自然也知道许多宝物都是世所罕见,都是用途非凡,但就如爱花之人便看重花,爱玉之人便看重玉一样,此时这些宝物原本就是魔宗这种顶尖修行者收集而来,而在场的不是修行者就是将领,那在这些人眼中,自然是能够令战力大增的宝物便更为重要。

    “先前所说的那些软玉香飞鱼骨,也有人印证过了,和您所说的仙灵玉是一个东西。”松仁接过古尔布手中的册子,也不先看上一眼,却是对着林意身侧的白月露行了一礼,道:“现在这古物库里面,倒是出了一件足够惊人的法器,可以配合这仙灵玉所用。”

    他对白月露是极为尊敬,因为之前的交谈之中,白月露的学识就让他十分折服。

    “可以配合仙灵玉所用的法器?”白月露微微一怔,看着松仁的神色,她心中就隐然觉得应该非同小可。

    “不知您有没有听说过,西域之中曾有一个强大的王朝,叫做寒武王朝。”松仁问道。

    白月露眉头微蹙,眼中却已经闪出些惊讶的神色:“罗布泽畔的寒武王朝?”

    松仁眼中尊敬的神色顿时又多了数分,“寒武王朝原本只是罗布泽畔的一个渔猎部落起身,但后来成为西域中的霸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寒武王朝的国师独特的真元手段令人难以应付。后来寒武王朝也不过兴盛了数十年就消失,外界有关寒武王朝和这名国师的事情也几乎没有记载,不过我和我师尊之前有去过一处寒武王朝的古迹,在几处壁画之中却是得到了一些记载。寒武王朝的覆灭也是因为这名国师的篡位,这名国师和皇帝喜爱的妃子有染,然后图谋害死了皇帝,但后来却还是不得民心,王朝就逐渐衰弱,恰逢又有敌国入侵,这名国师治国不善,索性和那名妃子私奔,弃了这王国不顾。而那名国师最特别的手段,便是他的真元激发出去,周围便顿时天寒地冻,稍弱一些的对手直接被冻僵,根本无法反抗。按照那壁画上所说,这名国师的这种手段恐怕便是和一件法器有关,这件法器是一枚扳指,这名国师无时无刻都不离身,哪怕是沐浴和睡觉都戴在手上。”

    “我怎么都没有听说过西域之中有这样一个寒武王朝?”夏巴萤有些惊奇。

    “那是三百多年前的事情,灭掉寒武王朝的,其实也就是现在吐谷浑皇族的先祖。”当下就有一名西域的修行者在她身后出声,轻声解释道,“当年吐谷浑皇族的先祖在古念山一带建立了王国,叫做卑。后来他们那处地方因为一年大旱,草场枯死,不得已之下,他们才一路征战,渐渐迁往吐谷浑境内。当时寒武王朝内乱,他们却是抓住了时机,席卷了寒武王朝的所有财产。”

    夏巴萤也不纠结于这前尘旧事,点了点头,看着松仁道:“所以你的意思,便是当时那名国师的扳指出现在了这库藏之中,而你们推测,当年那名国师的真元特殊,也是因为仙灵玉的缘故?”

    “不错。”松仁点了点头,道:“当时我和师尊他们所见的壁画之中,就有那名国师令人屠杀一些奇异大鱼的记载。那些壁画之中也有国师修炼出寒冰元气的画面,而记载他令人屠杀那鱼群的画面就紧随其后,当时看着觉着很突兀,因为那些壁画似乎是反对国师的民众所留,记载的都是国师作恶和一生之中所做的大事,那壁画之中的大鱼似乎也并不作恶,我们便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在这里清点出那扳指,我们才突然想到,会不会就是那软玉香飞鱼。他自己得了软玉香飞鱼的鱼鳞修出了异种真元,便不想再让其余人得到,这样对于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而言,即便得到他那枚扳指,也没有异种真元配合,也是无用。”

    “那应该便是如此。”

    夏巴萤知道松仁和赞策法王这些研究古物古史的人做学问都是十分严谨,没有个七八成的把握,以及那些壁画之中若是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特征,他们也不会轻易下这样的论断。

    “既然这扳指和仙灵玉必须都给一人才有用,那我先前既然将这仙灵玉让给林大将军,这扳指也自然归了林大将军,诸位有没有异议?”夏巴萤环顾四周,清声问道。

    “这达尔般城都是林大将军打下来的,由你们做主,我们有什么异议?”当下便有许多人哈哈大笑,“能有分肉,就已经是林大将军和您慷慨,我们难道还能挑三拣四,失了礼数和自知之明吗?”

    “那还不直接将那扳指直接给林大将军取来?”

    夏巴萤微微一笑,眼波流转,对着一旁的古尔布使了个眼色。

    所有人见她今夜是心情大好,兴致极高,一时只是都想到是因为这收获颇丰的问题,然而这些人却是一时并未想远,她和林意现在正式占了达尔般城,细封氏和野利氏又彻底和她联合,那她现在不仅是占据了半个党项,最为关键的是,她已经可以将通往南朝、吐谷浑和西域的所有商贸通道全部打通,那些边境的军事要塞也尽收入囊中。

    这些人并未想起,却不表示她不主动提醒。

    夏巴族有今日之成就和地位,便是她从不会被人推着走。

    “北魏魔宗大人….他的威望是如日中天,哪怕是西域的小国之中的寻常民众,恐怕也都有听说过他名号的。至于现在的林大将军,便应该也是快到边地都家喻户晓的地步了。”

    看着古尔布去取那枚扳指,她的声音再次响起,“现在我却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许多人觉得我自然是夏巴族的女王,但夏巴族只是一族,最多便是女族长,又何来女王之说。”

    周围本来热闹,此时颇有欢声笑语,但陡然听到她这几句话,这场间便顿时一静,所有的人都是面色一凝,知道她接下来必定还有重要话说。

    “现在你们称呼林大将军,便是林大将军喊得顺口,喊我恐怕多少有些为难,最多便用个敬称。这名正言顺,有个传出去响亮的名号,却是早晚都要有。”夏巴萤笑着,接着说道。

    听着她的这句话,林意和白月露互望了一眼,心中便已猜到了这位夏巴族的女族长接下来是要做什么,一时间心中也都有些震动,也是不免佩服夏巴萤的雷厉风行和气魄。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南朝神威镇西大将军在此,佛宗也在此,野利氏、细封氏,诸位西域盟友也都在此,哪怕他日我要做什么重要决定和大事,恐怕到场之人也不如今日之盛。”

    不出两人预料,夏巴萤接着便道:“所以便不如直接就在今夜。”

    佛宗天光纳错虽然跟随上任佛宗学习多年,见知也是极为惊人,但此时却依旧不如噶尔丹法王等人反应快,只听噶尔丹法王的笑声响起,道:“所言极是,有什么重要大事,便不如直接此时办了。”

    夏巴萤点了点头,她面色也一片肃然,朗声道:““我夏巴族今日便不再为族,由此立国。”

    在场众人之中,大部分人都是呆了呆,但旋即喝彩声四起。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名两个原先并不对路的细封氏王族兄弟此时又忍不住互相望了一眼,他们再次自觉远不如夏巴萤气魄的同时,心中却也是莫名的一松。

    党项是党项,夏巴族既然想要立国,便是和党项并立,那她之前的保证,便自然越发显得有诚意,他们细封氏,将来至少能在党项分一杯羹。

    “既然立国,你自然是开国之王。”

    天光纳错毕竟非寻常人,他此时也反应过来,微笑道:“立国为王,便自然须有名号,不知是否已经想好。”

    “您是佛宗,拓跋氏若是此等大事,若要定名号,想必也是由您祷告上苍,然后向神明祈福。”夏巴萤看着他,又是带着些狡猾,又是带着威严的一笑,道:“由你定,便显得更加名正言顺。”

    佛宗依旧微笑,但他头顶的坛城却是隐隐发光。

    所谓的繁文缛节便是今后做给凡人看的,今夜却不需要任何的繁文缛节。

    “你们夏巴族起源是在邦尼高原,自古便称夏,夏有丰盛热烈之意,国号为夏,便再完美不过。夏由党项而盛,在我党项古语,母权为‘没’,仁治而不穷兵黩武为‘藏’,若向神灵祈福,你的名号为‘没藏’,便再好不过。”他缓缓出声,字字清晰的说道。

    夏巴萤对着佛宗行礼,微笑道:“再好不过。”

    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片刻,接着便都反应过来,一时欢呼和颂赞声如雷响起,“夏,没藏王。”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