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六十六章 绑定

第七百六十六章 绑定

    “嗯?”

    这一块东西的药气一冲入体内,林意倒是也有些惊奇。

    寻常灵药的药气一发散,往往推动体内气血行走,气血行走一快,人就自然觉得浑身有暖洋洋的气流在行走。

    这块东西的药气明显也十分猛烈,也推动他的气血迅速行走,但是给林意的感觉,却反而是冷冰冰的。

    他现在肉身强大,之前齐眉所说的这种梵净天神树的树汁形成的白蜡对身体的其它好处他感觉不明显,但这股冷冰冰的药气却直冲他的双瞳,给他一种清泉洗目的感觉。

    他的目力本身远超常人,但在这药气浸润之下,也只不过是这一刹那的时间,他只觉得这黑暗之中的地宫都变得明亮了不少。

    “这东西药力如何?”

    夏巴萤看林意神情有异,还以为有什么不对,她看着手中的这种白蜡,也不敢直接就试。

    “对我而言,其余效用好像不明显,但药气直冲眼瞳,却似乎能够大大提升目力。”林意仔细感受了一下,道:“至于毒性之类,倒是也感觉不出来,应该是没有。”

    “是么?”

    夏巴萤听到林意解释,毕竟她也非寻常人物,也不心急,她又随手取了几块白蜡,道:“我族中有几名不错的药师,到时候让他们仔细试药,便能试出这种东西的药力到底有多少用途。”

    “我们先出去再说。”

    她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那根细藤,道:“现在有这种白蜡,再加这根细藤,只要魔宗看到,便一定会信此处的确有活着的梵净天神树。既然那古物库原来是魔宗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宝物,现在那处地方,恐怕是已经乱了套了。”

    ……

    夏巴萤所料不错,林意出手,这地宫之中拓跋熊信伏诛的消息是随着战斗的结束便已经传了出去,城中各路兵马都是心中大定,不过聚集在这古物库之外所有参与鉴宝的人,都是浑身发抖的厉害。

    赞策法王和他的两名得意弟子原本也是见多了世面,而且他们心中本身没有什么贪欲,其实更在意这些古物的传承和背后的历史,但即便是他们,此时也是双手都不断的发抖,甚至都不敢轻易去拿那些容易破损的东西。

    先前林意和夏巴萤等人在的时候,在最初清理出的几件东西里,便已经发现了天育法瓶、药皇土、虫银、软玉香飞鱼骨片等宝物,但随着清理的继续进行,前期的这些发现,甚至可以用冰山一角来形容!

    若不是听到林意和夏巴萤、白月露已经返回的消息,密宗的几位法王都已经按捺不住,忍不住要派人先去告知了。

    饶是如此,之前还在静养伤势的新任佛宗也被请了过来。

    这个古物库里的发现,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等到林意和夏巴萤、白月露再出现在这个古物库外时,古物库外已经用防风的黑色布幔围了起来,上方也是支起了一个穹顶。

    “所获实在太过丰厚了。”

    听到林意等人返回,心绪已然不宁的赞策法王停了下来,先行出了库房来见林意,他本身不善言辞,见了林意等人之后,足足呆滞了数个呼吸的时间,才终于苦笑着说出了这一句,接下来他才示意一旁的弟子古尔布替他禀报。

    古尔布手中已有一本麻布小册,所有已经清点的东西,包括已经确认来历和不确认来历的,都已经登记在这本小册上。

    “现在已经确定来历的…各色灵药有八十七种…对于修行者而言,用于修行和对敌的法器或是武器有五十三种….可用于炼器的材料有一百二十三种….”

    虽然是照册宣读,而且这册子也都是古尔布一笔笔登记,但哪怕读着自己的记载,古尔布依旧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读起来也并不连贯。

    “这是魔宗的库藏。”

    夏巴萤摆了摆手,示意古尔布不用再读,同时她一眼扫过周围的人群,直接说道。

    场间顿时一静。

    “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觉得不对,库藏太过惊人。”

    夏巴萤却是面色不变,淡淡的说道:“方才我们在达尔般城下发现地宫,拓跋熊信隐匿其中,现在他已经伏诛,但我们也已经得晓,其实拓跋熊信为北魏那大名鼎鼎的魔宗大人效力多年,这古物库之中的库藏,根本便不是拓跋氏的库藏,而是这赫赫有名的魔宗大人的库藏。”

    她说这些话时,场间是一片死寂,但等她这些话说完,却是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白月露和林意互望了一眼,都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魔宗的确威名太盛,南天三圣之后,整个修行者世界里,似乎便应该是他的威名最盛。

    这里是党项,在场的人小半来自党项,大半来自更远的西域诸国,但即便如此,这些人很明显听到魔宗的时候,都是忍不住的惊惧。

    “现在很简单,这到手的肥肉是魔宗的,我们要自己吃了,还是不敢吃,要再还给魔宗。”夏巴萤此时却是笑了起来,“东西虽多又好,但总得想清楚能不能要,而且若是不能要,再好也没有意义。”

    她这话说完,一时又是寂静无声,无人回应。

    罗姬涟此时也在库房门口,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由得面露嘲讽的神色。

    但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有不少人的声音响起,“魔宗又如何,北魏有魔宗,我们这里还有林大将军呢。到手的战利,岂有送出去的道理?”

    细封英山和细封英名这两人也在人群之中,此时听到许多人出声,两人都有些心惊胆颤,兀自不敢发生。

    他们下意识的担心是,若是今日在这里大声表态,若是说出了蔑视魔宗的话,将来会不会被魔宗算账。

    但在下一刹那,细封英山身体里反而热血上涌,他自觉自己已经跟定了林意,若是此时还如此畏惧魔宗,甚至连这种表态都不敢,那真是窝囊到了极点,也不配称为男儿汉。

    “夏巴萤,你也不用言语激我们,我是已经跟定了林大将军,既然魔宗是林大将军的敌人,那自然便是我的敌人。”他热血直冲头颅,大声道:“别说是一个宝库,便是十个宝库,也一口吃了。”

    “不错!”

    细封英名也深吸了一口气,厉声喝道。

    他眼光再扫到身侧的细封英山时,心中便生出异样的情绪,他之前在族中是怎么都看不起这人的,但是自从在这城中见过之后,他却是也越来越觉得之前看不起的细封英山有诸多可取之处。

    “那我们今日分了这宝库,今后面对魔宗,自然就不得反悔。”夏巴萤笑道。

    听到明显要共享这宝库,都有分成,在场众人顿时大喜,喝声顿时如雷,“自然是你死我活。”

    林意和白月露都未出声,但心中都觉得夏巴萤好手段,这便相当于绑定了西域的诸多盟友。

    “不是特别惊异之物也就算了,既然都登在册上,我们便可以自行细细看。”

    夏巴萤明显也是想让气氛变得更加热烈,她的目光落在古尔布身上,“古尔布,现在清点出的,可还有什么特别惊人之物?”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