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六十五章 天命

第七百六十五章 天命

    这些汁液原本并无特殊气味,但此时凝结起来,却是芬芳异常,而且都是奇异的凝成椭圆形状,如同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白色鹅卵石一般。

    此时不仅是这株巨藤下方的黑色山石上和前方的冰川上到处都是,就连一侧的热泉之中都是漂浮着不少。热气腾腾的水中,这些白色椭圆形之物随波晃荡,看似极轻,但也不被热水融化。

    “果然和齐眉所说,这梵净天神树的树汁凝结真的如同白蜡一般。”夏巴萤弯下身去取起一块,她在手中掂量,忍不住道:“西域有些国度也产白珀,也如同白蜡一般,但那种白珀应是古时松胶的凝结物,只有受热时才会散发些松香气味,不过就外观而言,两者分量和色泽相差无几,凝结时内里产生的云纹也极为相似,不同的是,这梵净天神树形成的这种白蜡看似更外干内油。”

    林意点了点头,建康城是南朝的中心,他又是出身权贵之家,夏巴萤所说的那种白珀他也见过,那种白珀打磨之后,要么看上去都是油光发亮,内外都显得极为油润,要么像是白色墙皮,内外都很干硬。但梵净天神树这树汁凝结的白蜡,却是外表像白色墙皮,有种干硬沙沙的感觉,但是内里看上去却是极为油润,就像是一团白色的肉油一般。

    他也从地上取了一块到手中,却是发现除了夏巴萤所说的这些之外,两者还有一点明显区别。

    那种寻常的白珀触手比较温润,除了重量极轻之外,摸起来和寻常暖玉类似,但梵净天神树凝结的这种白蜡,却是冰冰的。

    他从热泉之中也取了一块,的确不到片刻,这种白蜡的表面便是冰冰的感觉,十分奇特。

    “齐眉说这种东西对于许多疾病有着惊人疗效,我来试试到底是何等药力。”

    林意说了这一句,他想要直接吞一块这种白蜡入腹,但是刚刚抬起手来,眼睛的余光却是扫到那些巨藤上密密麻麻的白色骷髅头,便顿时一滞,有些难以入口。

    他当然不是迂腐之人,也知道这和猎户打猎吃那些猛兽的血肉差不多,那些猛兽也是吃人,只是若是亲眼见到那些猛兽在眼前吃人,然后又马上打死了这野兽吃肉,这应该是个正常人都会有些纠结。

    他此时下意识的一顿,心中便不由得想到,若是自己是寻常的修行者,那便可以利用真元直接将这手中白蜡炼化,用真元化入体内,这恐怕便不会有这种吞吃时难以下口的情绪。

    但他脑海之中也只不过自然的浮现这样的念头,他却突然听到手中啵的一声轻响,等到回过神来,却发现手中淡淡的银光缭绕,有如水流从体内涌出朝着这颗白蜡不断沁入的感觉。

    “这……”

    他这下倒是真的愣住。

    “齐眉所说的这种不朽神元和万化剑元的融合之物,现在对于你而言,就像是真元一般?”白月露恐怕是这世间最为了解他修行状况之人,看到此时的画面,她便顿时明白了林意为何发愣,她也是十分惊奇。

    “这东西依附于我体内经络之中,但又不和我体内元气融合,十分奇特,倒是和我所修的丹汞剑有相似之处。但比起丹汞剑又更好控制,而且比起真元也不同,哪怕是神念境的修行者,除非是有特殊的符文可以存继真元,比如飞剑剑身上独特的符文才能让真元停留其中,和修行者产生独特的感应,修行者再借由天地元气继续控制剑上的真元,以及借由天地元气形成的通道,不断朝着飞剑灌注真元。但这种元气,却是可以离体很远却依旧牢牢控制。”林意皱着眉头,他没有避讳,说的很详尽,但即便如此,他也觉得自己依旧无法特别完整和准确的将有关这种元气的感受描述出来。

    “你们剑阁的丹汞剑师专门阻隔对手真元,算是另辟蹊径。我看过不少典籍,古时有一段时间,一些修行宗门却都有所谓的剑丸之术或者叫做本命剑元之术。我刚刚看过这隐剑山宗的万化剑元法门,似乎就是失传的剑丸之术和本命剑元之术。”但白月露却偏偏听得有些懂了,她看着林意,道:“古时的剑丸之术在故事里传得最为离奇,说是那些修行剑丸之术的修行者可以将自己的配剑化为元气,然后凝成一颗弹丸,纳于咽喉之中,到用时张口一喷,便又变成一柄宝剑,但实则我看一些严谨的典籍记载,也是和隐剑山宗的这万化剑元类似,是常年累月用真元抽离出一些金铁之中的独特元气,与之融合,纳于体内,这剑元,便像是一柄藏匿在体内的融化了的飞剑。”

    林意目光闪动,他心念动间,体内的那些银色元气到似的确可以随着他的心意飞出体内,凝成一柄飞剑随着他心意乱飞的感觉。

    “当年那些剑修的本命剑元之所以奇特和强大,便是因为现在的飞剑最多算是用真元持物的手段,但那本命剑元,却就像是本身真元和飞剑的融合。”白月露看着林意此时的神色,便知道自己所理解的应该不差,于是她接着说道:“我看了齐眉这本册子上的万化剑元的法门和描述,在纯粹的杀伐方面应该远不如当时那些宗门的本命剑元,所以现在这万化剑元融合了不朽神元之后,更多给你的感觉是像真元,而不是一柄杀意极浓的剑。”

    “应该便是如此。”

    林意心中一动,骤然想到某些可能,但和白月露目光一对,他却觉得白月露似乎也想到了某些重要的东西,他便硬生生忍住,道:“你先说。”

    “纯粹论剑本身,真元当然不如那古时的本命剑元,按照确切记载,古时那些剑修的本命剑元堪比真正神兵,剑气纵横,连重甲都可以直接刺穿。”

    白月露也觉得林意已经想到,这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微微一笑,“只是后来修行者的世界慢慢变化,之所以真元功法占绝对主导,是因为演化出了更多比纯粹用剑更为玄妙和奇异的真元手段。”

    听到此处,连夏巴萤都彻底明白了白月露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真元功法大行其道,是因为真元演化成万般手段之祖。”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微的震惊,道:“所以既然这不朽神元和万化剑元所融的元气更像是真元,那便应该也可以用它演化其它手段。”

    白月露笑了笑,道:“我便偷懒一些,不去多想,但想必这元气和丹汞剑都不冲突,那丹汞剑虽然离体不远便会散失,有了这种元气的包裹,恐怕便能诸多妙用。而且我知道有许多宗门有真元凝符的手段,利用真元凝结符文来抽引天地元气,那他或许也能有此种运用。”

    林意也是忍不住一笑,他也觉得应该有诸多可以尝试的地方。

    “齐眉疯魔的追求对付魔宗的手段,他自己虽然落得如此地步,但他这留给你的东西,却或许能够成为将来对付魔宗的重要契机。”白月露的目光落在齐眉的尸身上,也是不由得一声轻叹。

    在她看来,林意和魔宗最大的差距便是林意需要近身才能对魔宗产生威胁,而魔宗却不必近身。而齐眉费尽心机凝聚的这种元气,却或许能够让林意找到可以追上魔宗而近身的方法,或者不必近身也能对魔宗造成威胁。

    “不朽神元和万化剑元,这两个名字都是相当的霸气。”

    夏巴萤自嘲般笑笑,道:“这种元气既然为灭魔宗而起,为灭魔宗而生,不如今后便叫灭魔神元。”

    “齐眉齐眉,这名字听上去便是有些倒霉。”白月露平时也并不喜开玩笑,但此时受夏巴萤感染,又觉得在对付魔宗的道路上踏出重要一步,她便也忍不住抿嘴一笑,道:“不过凡事触底,必有反弹,现在这元气离了他,便是否极泰来,便应有大运。大运谓天命,天命便不容世间存魔。”

    “那我觉得便应该听你的意思,今后万一有人记载,这元气便应该叫天命剑元。”林意也莞尔一笑,半开玩笑半当真说道。

    其实玩笑归玩笑,他此时倒也忍不住想到,若不是自己运气好,在那旧书楼之中寻觅大俱罗的典籍,正巧遇到南天三圣的沈约,又恰逢沈约和何修行有大赌约斗,何修行困于南天院,自己又岂会有后来的际遇。

    也就在这说话间,他手心那一块白蜡倒是在银色元气的冲刷之中,慢慢消失,就如同融化在他手中。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