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六十四章 诱饵

第七百六十四章 诱饵

    “这株东西好像快枯死了?”

    白月露知道林意心中应该已经有所计划,她的目光落在那株梵净天神树上。

    这株梵净天神树和他们一开始进来时相比已经有很大变化,先前他们进来时,这株巨藤表皮裂开处不停的流淌出白色的汁液,那些粘稠的汁液从骷髅头的眼眶和口鼻之中都不断的溢流出来,然而此时,这株巨藤的内里已经给人一种干涸的感觉,连表皮都开始色泽黯淡。

    夏巴萤也干脆,她伸手一挥,一道真元直接将拓跋熊信的尸身裹起,丢到了这株梵净天神树之下。

    按照之前齐眉所说,这梵净天神树以生灵血肉为生,应该会立时吞噬这拓跋熊信的血肉,只是她和林意、白月露等了盏茶时分,这株巨藤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反倒是在他们的感知里,这株巨藤的生机越发消散,内里的精气正在不断流失。

    这株梵净天神树恐怕已经是真正的独苗,之前齐眉虽然详细述说了如何得到这株神树的过程,但即便知道,真正要想再用同样的方法去寻觅一颗这种神树的种子,恐怕也是真正和运气有关,就如走在北魏漠北的广阔荒原里,有一颗陨铁砸在面前的运气差不多。

    林意自幼便明白器无善恶之分,这种巨藤虽然吞噬血肉,但和那些洪荒猛兽自然要吃肉为生一样的道理,更何况这种奇异巨藤还能够治病救人,甚至也有可能解决王平央的问题,所以他很自然的不想这株巨藤死去。

    “你们去看看他所说的留在剑坑之中的笔记,看看有没有这株神树的相关记载。”

    他转头对着白月露和夏巴萤说了这一句,自己却是纵身一跃,到了这株巨藤扎根的黑石上。

    在这个时候,他静心的感应了一下体内的那些银色元气。

    他心念动间,这些银色元气便极为顺畅的随着他的心意游走,和他体内的丹汞相比,这种不朽神元和万化剑元融合产生的元气,似乎更像是修行者的真元。

    一点银光从他的指尖悄然渗出,他的指尖就像是燃起了一团银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心意,一缕这种银色元气朝着前方的梵净天神树落了过去。

    柔和的银光在这株巨藤上流淌,星星点点,不断沁入这株巨藤的内里,然而在林意的感知里,却是如入死物,他原本期待着这种元气是否能够给这株巨藤一些活力,但他反而感知得更加清楚,这株巨藤根本无法吸纳这种银色元气,而且随着这种银色元气的渗透,他感觉到这株巨藤内里原本应该是输送|养分的通道都已经干涸,都开始枯萎和衰败。

    星星点点的银光回到了他的体内。

    这些银色元气不断在他体内顺着经络游走,只是在他的感知里,似乎的确都不损耗。

    而且最为独特的是,在他体内的大团银色元气就像是一团磁铁,当他动用真元般,将这种银色元气流淌出体外,这些流淌出去的银色元气,依旧会被他体内的银色元气吸引,然后重新流回他的体内。

    “他所说的笔记找到了,但除了一些隐剑山宗的修行功法和剑术,还有就是剑流道的阵法和万化剑元的法门,里面并没有什么梵净天神树的介绍。”白月露的声音很快就在他身侧响起。

    他转过头去时,白月露已经递上了一本羊皮钉成的小册子,林意接过这本小册子随意的翻了翻,只见羊皮之上却是一道道用真元刻出的刻痕,虽然不用笔墨,看上去字迹是淡淡的,但这些刻痕却是依旧给他一种剑气凛然的感觉。

    平心而论,能够将剑流道运用至此,这齐眉也算是修行者世界里罕见的奇才。

    林意轻叹了一声,将这本小册子递还给了白月露,有些怅然的看着眼前这株巨藤,他知道自己是应该救不了这株巨藤了。只是就如他之前劝说齐眉时所说,这世间事哪里有完美一说。

    夏巴萤光看着林意此时的神色,就知道林意尝试无果,这株巨藤想必是必死无疑了。

    只是她微微动念,目光闪动了一下,伸手一挥,嗤的一声轻响,却是直接截下了一根细小的藤蔓。

    林意微微一怔,一时不知夏巴萤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夏巴萤接住这根被她切断的细小藤蔓,道:“我们自然之道这株梵净天神树已然枯死,不可再生,但魔宗和他的部众却不知道。今日看过你和这齐眉战斗的修行者众多,哪怕我们刻意约束,也未必能够保证这消息不传到魔宗的耳中。”

    林意和白月露心中一动,瞬间明白她此时的想法,林意道:“你是想以这株梵净天神树做饵?”

    “不错。”

    夏巴萤朝着身后看了一眼,道:“现在不得我们的命令,外面没有一个人越过石桥到这地宫之中来,也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这株梵净天神树的死活,接下来我们便封死这地宫,派绝对信任之人看守,我们虽然知道梵净天神树已死,但魔宗不知道,既然这株神树对他极为重要,那以此为饵,即便他不亲自来,恐怕也会引出他座下的重要人物。”

    白月露点了点头,她凝重的看着夏巴萤手中的那一截细藤,道:“以魔宗对于梵净天神树的所知,只要在合适的时候将这一截东西让他看到,他必定会相信此处还有活着的梵净天神树。”

    “也是不容易。”

    林意冷笑道:“这传说中的北魏魔宗大人行踪不定,但却似乎无处不在,往往只有他算计人,想要算计他却是根本没有门路,现在有这梵净天神树为饵,倒是也有了算计他的可能。”

    “这?”

    正说话间,三人却同时嗅到一种异香,且越来越浓。

    这香气十分奇特,就像是一种淡淡的幽兰香气和肉香的结合。

    三人马上发现,这种香气来自于这株梵净天神树流淌下来的,已经彻底凝结的那些汁液。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