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六十三章 悲哀

第七百六十三章 悲哀

    林意和白月露、夏巴萤三人都是面面相觑,心中震动。

    这不得不说人不疯魔不成器,这齐眉说起来虽然寥寥数句,但是那些鸟类飞行起来天高海阔,飞行路线涵盖的区域何等广泛,竟然真的被他找到这样一颗种子,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这梵净天神树的种子也十分奇特,是一根粗大的银针般模样。天可见怜,这颗种子被冰在这雁类的粪便之中,也不知道是多少年过去,这颗种子却似乎依旧有活力。”

    齐眉似乎彻底沉浸在回忆之中,咬牙道:“我终于寻觅到这梵净天神树的种子之后,便开始在心中思索,到底去何处种下这颗种子,我思前想后,脑海之中便想到了这拓跋熊信。这拓跋熊信当初也不过是承天境的修行者,但我最早来达尔般城时,却觉得此人很有野心,所以我来到这达尔般城,也并没有急着种这梵净天神树的种子,而是又隐忍了数年的时间,悉心传授他各种功法,帮他迅速的提升修为,在让他彻底信任我和让他更有野心之后,我才在这里种下梵净天神树的种子,并让他相信,只要这梵净天神树长成,便可以帮助他将来从神念境突破到入圣境。”

    “所以拓跋熊信到了这种时候还不走,是因为会觉得他借助这梵净天神树,即将从神念境突破到入圣境。”夏巴萤冷笑起来。

    “不错。”

    齐眉脸上的神色极为复杂和古怪,他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在我种下梵净天神树的种子之后的十几年里,我费尽心思悉心调教他,他顺利突破神念,成为党项有数的高手,野心自然更加增长,而且梵净天神树的成长之中的诸多奇妙,也让他越来越相信我为他描绘的将来景象,当然,他对我越发信任,是因为我让他相信,我虽然曾经是强大的修行者,但到了此时已经变得极为衰落,他根本不用忌惮我,而我费尽心力栽培他,也只是要借助他对付魔宗。而对于他而言,魔宗自然是他称霸之路上必须要面对的敌人,所以他很顺理成章的按照我的计划走了下去,他明面上为拓跋氏奔忙,但实际上,却是替魔宗做事,获得了魔宗的信任,后来的事你们便已经明了,魔宗应该也是早就做好了和北魏决裂的准备,所以他将他的很多势力和财富都放在了绝大多数人视线之外的吐谷浑和党项,尤其是北魏皇帝觉得尽在他控制之下的党项。魔宗部众将大量从西域和党项一带搜集到的有利于修行的宝物都放在了这达尔般城。而我在这些年里,便利用拓跋熊信,源源不断的获得一些修行者提供给这梵净天神树,静待这梵净天神树凝结出我所需的不朽神元。”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今夜你们的到来。”

    齐眉原本对林意已经畏惧到了极点,但是讲到此处,他看着林意,却是又无比怨毒的厉笑了起来,他目光不断的闪烁,给人一种真的要疯了感觉,“这梵净天神树正到成熟时分,这达尔般城里魔宗部众积累的宝物也足够多了,之前拓跋熊信得知的消息,是魔宗的部众也即将要将这些宝物运到吐谷浑境内,至于到底到了吐谷浑境内之后再往何处,我也不知,也不必要知道,因为我根本就不会让这些宝物离开达尔般城,我就会让拓跋熊信吞掉这批宝物,让得知消息的魔宗发现许多年的努力毁在我之手,我让拓跋熊信和细封英名联手,准备灭掉来犯的魔宗部众以及他们所能调用的军队。而且比我想象的还要完美的是,在这数天之前,我就已经感应到这梵净天神树渐渐凝聚的不朽神元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我只是在这梵净天神树下修行,这梵净天神树凝结不朽神元的过程之中偶尔泄露出的一些元气,便已将我脑部的旧疾全部治愈,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当我真正的将这梵净天神树凝结的不朽神元和万化剑元合二为一,我便发现我根本不用再惧怕魔宗能够抽引我的真元。我之前的担忧已经根本不复存在。”

    夏巴萤听得认真,一时懒得去想,忍不住直接问道:“为何?”

    “我这不朽神元和万化剑元合二为一,一刹那便能补足近乎全身一半真元,这神念境的一半真元是何等数量?”齐眉想到魔宗根本拿自己无可奈何,便忍不住高兴,哈哈笑道:“我哪怕任他抽吸我体内的真元,对于我补充真元的速度而言,他的抽引也如同娟娟细流,而我瞬间便是一个池塘。”

    夏巴萤愣了愣,她想想的确是一个道理。

    哪怕是开一条宽阔的沟渠,要放空一个池塘也需要很久的时间,但这池塘能够瞬间满水,哪怕再多几条沟渠也是无用,而且魔宗自身的经络也不可能承受那样数量的真元。

    林意却是皱了皱眉,道:“就从功法本身而言,你却是并未找到克制他魔功的办法,只是不怕他抽引你真元而已?”

    齐眉对林意自然畏惧,若是换了别人,他自然已经忍不住嘲讽,但此刻他看见林意皱眉,却只是微微一怔,道:“有区别?”

    “当然有区别。”

    林意此时心中想着的是远在北魏都城的王平央和容意等人,在他看来,若是齐眉没有找出彻底克制魔功的方法,那王平央就不能直接借助这种方法来摆脱魔宗的威胁。

    只是他心中虽然如此想着,他摇了摇头之后,嘴上却是说道:“你这只是让他拿你无奈,只是不能彻底找出克制他魔功的方法,若是你们在战斗之中相逢,你用尽手段也杀不了他,他也可以不断抽引你的真元来补充体内真元,那到最后,哪怕是耗时间,你终究也会无真元可凝,但他却能够坚持到最后。”

    齐眉呆住。

    他此时虽然近乎疯癫,然而人却是的确不笨,林意所说的确有道理,池塘若是最后失去水源,也会渐渐干涸,而魔宗却可以抽干池塘之中最后一滴水。

    “魔宗当然不是笨蛋。”

    林意只是如实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如果是我,我发现似乎不可能和你硬拼,我就会很耐心的和你游斗,不断的躲避你的真元威能,却又缠住你不放,而且你是一个人,他却还有很多强大的部众,只要你稍露破绽,就算他不能杀了你,他的部众也会乘机杀了你。这种打法连我都想得到,更不用说他了。”

    齐眉的脑门轰轰作响,就像是有几百只苍蝇在他的脑子里不停的乱飞,他的头又疼了起来。

    “而且魔宗已经是入圣境的修行者,哪怕打不过你,他逃起来的速度也应该远胜于你,你追又追不上他,他却可以随时回来暗算你。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的修为还在不断的增长。”

    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道:“能够久战又如何,若论能够久战,我或许也比他强出太多,但我也不会认为我独自一个人能够杀得了现在的魔宗。”

    林意自认说的事实,他自觉若是魔宗真元充沛,又没有受伤的情形下,他和魔宗对敌,恐怕也不是魔宗的对手。

    他摇着头说完这句话,又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应该的确是这样,以对方入圣境的感知和真元手段,对方只要足够聪明的话,应该不会给自己太多近身的机会,所以若是真正单独对敌,魔宗不一定能够轻易杀得死他,或许也拿他无奈,但自己想要击败魔宗,却似乎不可能。

    所以他自己又忍不住点了点头。

    他的思索和此时眼中和脸上的神气,自然落在齐眉的眼中。

    齐眉看得出他并不是说假话。

    他原先觉得自己骤然融合不朽神元和万化剑元,已经运气好到极点,甚至是夺天地之造化,但在登临巅峰,以为出世就可以无敌的情况之下,却直接被林意干脆利落的击败,他直觉自己已经悲哀到了极点。

    但此时听着林意的这些话,他却发现自己真的还是太过兴奋和狂妄,以至于很多东西都没有想得明白,哪怕真的遭遇魔宗,恐怕会败得更惨。

    他原本已经觉得见到光明,但实则这光明却是因为自己的愚蠢而幻想出来的光明,如此来看,过去二十几年的执着和发疯,都简直只是自己的臆想,根本便是从未有成功的可能。

    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他呆了片刻,张开了嘴,他忍不住想要哭嚎,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哭嚎不出声音,只是他半边脸却已经湿了。

    他的泪水从他那只完好的眼睛里滚滚而落。

    “我之前和你说过,魔宗是我们的共同敌人。而且只要你不是真正的疯,你只要能够静下心来想想,你就会明白魔宗并不是那种随便一两个人就能对付的存在。”

    林意平静的看着他,依旧如实的说出自己的内心感受:“我并不同情你,因为在我看来,你为了复仇可以不择手段,而且你也不像寻常人一样需要朋友。在我看来,当年的隐剑山宗的齐眉已经死了,现在只是一个满心暴戾只知复仇的恶魔而已。但你如果真的还想要魔宗死,不让他快意的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情,你便应该帮我们想对付他的办法。毕竟从最初的将你从云端拉到地狱的人是他,而他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敌人。”

    “哪怕你还是不相信我所说的话,根本不可能再相信任何人,但你也应该相信一句老话,一山不容二虎,你应该明白,他不会容许我这样足够对他造成威胁的人存在。”林意顿了顿之后,看着他又说了这一句。

    至于自己是何修行的弟子,自己是剑阁之主,以及南天院的弟子这些话语,他觉得根本不需要和齐眉废话。

    “我现在还有什么用?”

    齐眉惨然笑了起来,他一边流淌着眼泪,一边惨笑,道:“我千辛万苦凝练出来的不朽神元和万化剑元的融合,全部都被你吸纳进了体内,我现在的伤势哪怕能够养好,也已经是个彻底的废物。这些年我只知道凝练出不朽神元报仇,我满脑子想的全部都是这些,连南朝和北魏发生了什么,我都并不关心,几乎一无所知,我还能有什么用?”

    林意和白月露、夏巴萤三人同时都感觉到了齐眉的死意,或许是因为发现自己二十余年的挣扎也是无用,求生已经彻底泯灭的关系,他们三人都感觉到此时齐眉的生机都在迅速的衰弱。

    “你说的不错,当年隐剑山宗的齐眉,那曾经自命不凡,当时觉得自己一览众山小的齐眉,当年就已经死了。”齐眉惨然的笑着,他的眼睛里开始流淌出鲜血,他肌肤内里的血肉之中,经脉之中,也开始发出轻微的破裂声,当一名修行者根本不想去收敛自己的伤势时,那他的身体就会变得和凡人无异,而凡人遭遇到这样的伤势,很快便会无可救药。

    “其实不如就是不如,我只是始终不愿意承认我不如魔宗。”

    “半边脸都没有了,我还这么要面子,要面子给谁看?”

    齐眉惨笑着咳出血来。

    他眼中的神光也迅速黯淡下来,林意感觉出来,这名当年隐剑山宗的天才修行者已经将要走到人生的尽头。

    “那个剑坑里有本笔记,是我当年费尽心机调教拓跋熊信所用,当然其中其实有些我独门的手段并没有传给拓跋熊信,这本东西对你或许无用,对别人可能有用。”

    齐眉看了一眼林意,又看着白月露和夏巴萤,他确定自己所看的没有错,这三人应该的确是魔宗的真正敌人。

    “可惜我看不到最后的结果。”

    “我很想看到魔宗杀死,只是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他无限惆怅的用最后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垂下了头颅,死去。

    “什么感觉?”夏巴萤的声音响了起来,她对着林意问道。

    林意看着齐眉的尸身,忍不住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还是没有多少同情,但能够做到这些事情,却也有些佩服。”

    “我说的不是这个。”

    夏巴萤道,“你不是吸纳了他所说的不朽神元和他辛苦修行的万化剑元,他这一生的修行相当于为你做了嫁衣,你现在什么感觉?”

    “十分有用,原本像这种神念境的真元手段带来的威能冲击或许还能令我受伤,但现在看来,却是已经不能。”林意微微一怔,随即说道。

    夏巴萤却是凝重数分:“即便如此,还是觉得无法胜过魔宗?”

    “哪怕他的真元手段未必能够伤我,但他毕竟比我快,手段比我更多,恐怕他打得到我,我打不到他,哪怕只是每次出手给我带点小伤,或许便真的能够磨死我。”

    林意认真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在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他想要变得更强的念头便油然而生。

    “境界便是境界,我必须能够跟得上他的境界。”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哪怕南朝皇帝真的有一天想要借助他来平息战争,但我还是想要杀死他,因为在钟离之战,若是没有叶副院长,我应该会死在钟离城。”

    白月露明白他的意思。

    她是和他一起经历过钟离之战的人,所以她很清楚当时的所有状况。

    若不是因为叶暮峪,魔宗应该会到钟离城。

    那林意的确会被杀死在钟离城。

    林意原本就是南天院的弟子。

    林意很尊师重教。

    叶暮峪又是南天院的副院长。

    所以林意一定要为叶暮峪报仇。

    像他这样的人,和当年的何修行的性情,恐怕也相差无几。

    “现在有密宗那控雷的手段,又有得到他的修行功法,再加上魔宗留在城中的那些宝物,你们应该可以帮我追上他的境界。”林意转过身来,看着她和夏巴萤,说道:“应该不需要很久。”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