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平天策 >第七百六十一章 神树

第七百六十一章 神树

    齐眉没有应声。

    他的牙齿依旧在咯咯作响。

    任何修行者体内真元全部消失之后,就会变得无比的虚弱,越是高阶的修行者,这种虚弱感就越强。

    齐眉身置冰雪之中,他感觉自己浑身的鲜血都快凝冻起来,在呼吸之间,他的眉毛上都已经瞬间结起了白霜。

    “你没有太多时间。”

    逼供和威胁这种事情,这世上有很多人都比林意擅长,夏巴萤应该也算其中之一。她走到林意的身侧,也不管此时的齐眉还能不能够说出话来,她只是冷冷的接着说道:“你现在体内没有真元,最多不过数十息的时间,你将会无法呼吸,心脏也会停止跳动。不过我也可以设法护住你的心脉,然后让你还保持着清醒,让你看到你的手脚被冻硬,然后我再一截截将之敲碎。”

    齐眉这一生从未被人如此威胁过。

    他想象着那样的画面,根本无法承受,他张开嘴,一时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只是拼命的摇头乞求。

    看着此时的齐眉,想着这人之前的暴戾和狂傲,他忍不住有些感慨的苦笑起来。

    有些人飞得太高,便容易跌得太惨。

    尤其有些人的人生一开始太过如意,很轻易的冲到了高处,从未遭受过挫折滋味,但突然被人碾落尘埃,踩到烂泥深处,这些人便往往心境失衡,再难恢复寻常心态。

    齐眉便是这样的存在,像他这样的人物,如此惊人的手段,便是真正宗师一流的人物,这样的宗师即便是败亡,都应该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尊严,然而此时的齐眉,和建康城里那种被人吓破了胆子的破落户没有区别,哪里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说,那株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夏巴萤此时却是没有林意这么多感慨,她伸手一抓,便凌空将齐眉从冰雪堆中摄了出来,此时她也感知到齐眉已经气海破裂,根本用不出任何真元手段,又有林意在身边,她也不怕这人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齐眉身体虽然脱离了冰雪,但是这地宫之中有寒风不断吹拂,他却是并没有感到有丝毫暖意,浑身不停的发抖。

    夏巴萤冷冷一笑,伸手一弹,轰的一声,一颗弹丸落在

    齐眉身侧不远处,一团烈火顿时涌了起来。

    这暖烘烘的火光一起,齐眉略微缓过气来,他张口想要说话,但是浑身的血肉却是一阵抽搐,他哇的一声,直接连连呕吐起来。

    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可以长时间不用进食,可以汲取天地元气之中的精华便能壮大自身生机,此时他连连呕吐,却是只吐出些夹杂着淤血的黄水。

    此时连夏巴萤也不催促他,然而他却根本不敢有所拖延。

    “那株东西….叫做….梵净天!是传说之中….传说之中的上古神种。”

    他一边呕吐着,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直到说完这几句话,他的呼吸才渐渐平顺,也不知是难受还是真的害怕的哭了,他的那半边完好的脸上,竟然全是泪痕。

    “当初魔宗和我结交,之所以我也愿意和他多谈论修行心得,除了他是我所见天赋最佳,理解力也最为惊人的修行者之外,还因为他的见知实在是远超所有人。这种叫做梵净天的神树,便是当年他和我交谈之中提及,后来我被他暗算之后,我才知晓,原来他当初提及这种神树时全是惋惜遗憾的神色,便是因为这种神树便对他的修行有着惊人的好处,是他解决修行问题的首选,而后来从我身上得到的功法,只是他无奈之下的权宜之计。但他恐怕怎么都不会想到,他费尽心力让无数部众寻觅的这种神树,竟然是被我凑巧寻到了一株。”

    “梵净天?”

    林意看的书本身就驳杂,他听着这名字,直觉便是和北魏的漠北有关,因为漠北的许多游牧部落喜欢将很多他们觉得异常惊人或是神圣的东西用“天”来形容,“天”字在他们的命名之中,有着“巨大”和“神灵”的两种意思。

    特别大的东西,他们用“天”来形容,和天一样大,便自然惊人,而在这些看天吃饭的游牧民族看来,天自然也代表着神灵,代表着诸多他们无法理解的神圣。

    “你的意思是这不是藤蔓,而是一种树?”白月露微微蹙起眉头,有关北魏,她自然比林意了解更多,她看着齐眉,道:“你所说的这种神树,难道原本产自漠北?”

    “不错,这种东西,严格意义而言,花非花,树非树,藤非藤。但最早的那些游牧民

    根本没有见过树,所以他们想象之中的巨树便是这种。”

    齐眉颤声道:“这种东西原本按照记载,只在漠北的梵净山之中有生长,然而漠北的梵净山早在千年之前就被巨大陨石撞击,地貌皆变,这种所谓的神树,在当年就已经绝种。”

    说到此处,齐眉又有些呼吸难以为继,夏巴萤看他言无不尽的样子,默默冷笑一声,伸手一挥,一缕真元从她指尖流淌出去,沁入他的体内,推动他体内气血运行。

    齐眉体内气血流转开来,身体寒意缓缓消除,顿时好受了许多。

    “这种树原产于北魏漠北梵净山,当地游牧民便以梵净天称呼,当做神灵祭拜,这种巨树的汁液落于泥土之中,形成如白蜡般的物事,当地牧民不敢靠近这树,等到冰雪消融,有水流将这种白蜡般的东西冲刷下来,便趋之若鹜的收集,这种白蜡般的树汁凝结物对当地易见的一些疾病有着惊人的疗效,比如眼盲,比如风湿入骨,比如败血。但之所以根本不敢靠近,将之奉若神明,真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种树是一种食人树。”

    “食人树?”

    夏巴萤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她看着那株藤蔓内里透出的密密麻麻的白色骷髅头,即便是她看着这样的景象都有些心悸,“我看过一些有关食人花,食人树的记载,但最多便是有毒的汁液直接将人溶解,难道这种所谓的神树,竟然能够将人的尸骸融在树干之中?”

    齐眉不敢看她和林意等人,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身前地面,浑身发抖的接着说了下去,“这株东西依靠树根捕猎活物,但凡寻常的动物,便树根包裹住,直接便食腐消化掉了,但若是一些强大的生灵,比如体内蕴含真元的修行者,它却是如同捕获了难得的美食,树根包裹住之后,这诸多树根会不断收缩,变成藤蔓本体的一部分,这修行者的尸骸,也会融入藤蔓内里。到最后这修行者尸骸的其余部分都会化掉,但这骷髅头颅,却偏偏能够保存下来。”

    “难道这些全部都是修行者?”

    林意看着那株巨藤上密密麻麻透出来的骷髅头,忍不住问道:“那这株东西到底有什么玄妙之处,和魔宗和你的修行,又有什么关系?”

    (本章完)

推荐阅读:平天策(无罪)